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30章 只有我能救巴蜀,救大宋
    蒲择之虽只是巴蜀制置使,主政一方。

    但当下蛮蒙肆掠,朝廷偏居江南,早已无力统御全局。

    巴蜀之地虽依旧受命于朝廷,但事实上无论是税收还是军制,早已全部自主,用割据一方来形容,都毫不为过。

    可以说,蒲择之之于当下之巴蜀,几乎算得上是巴蜀之无名之王。

    蒲纤纤作为他的孙女,自然也是锦衣玉食,什么好东西那都吃过见过。

    但吃过来福所烹煮的羊肉之后,蒲纤纤不得不承认,其滋味绝对是自己之前所吃过的美食中最美味的——没有了普通盐巴中的那些苦涩怪味,今日之羊肉甚至羊汤,都带着奇特的鲜香,让她都忍不住多吃了一碗饭。

    想到段岩不但能想出攻击成都府围魏救赵之谋,更有昨日校场领数十之部扬军之威风,前有两句残诗让以诗才闻名巴蜀的黄亮自愧弗如,后有精盐之法让世代盐商的孙家都向之求教……

    蒲纤纤情不自禁的看着段岩道:“这世上,到底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纤纤小姐所问,是当下还是未来?”

    段岩笑道:“未来不敢说,但当下嘛——恐无人能与某并肩!”

    虽然对段岩表现出来的东西吃惊无比,但听到段岩的回答,蒲纤纤也忍不住在心里骂上一声狂徒道:“段相公你倒是一点都不谦虚——真当这天下除你之外,便再无英雄?”

    “不敢!”

    段岩开口,但脸上却无半点不敢之意,看着蒲纤纤的眼睛道:“纤纤小姐可知某为何对你说这些?或者说纤纤小姐以为,某之狂言,不过性格使然?”

    要是仅仅联系与段岩相关之那些流言,蒲纤纤绝对会觉得段岩这小瞧天下英雄的狂言,绝对是性格使然。

    但现在,她却不敢这么回答。

    想了想之后,蒲纤纤才道:“那你对我说这些,意欲何为?”

    段岩摆手,让伺候一旁的来福和康延出去之后,这才正色说到:“不知道纤纤小姐,对当今之势作何看法?”

    蒲纤纤很不想承认大宋朝已经危在旦夕,却又不得不承认这点!

    毕竟这一战,蒲择之决定攻击成都府,几乎就是拼死一搏!

    如若不然,整个巴蜀之地,都会被蛮蒙大军逐步蚕食!

    一旦巴蜀再沦于蛮蒙之手,大宋便再无可以牵制分散蛮蒙大军之兵力——江南之朝廷所在,必将遭到蛮蒙倾力之攻……

    结局如何,不说蒲纤纤兰心蕙质,就说作为蒲择之的孙女耳濡目染,她都不可能想不到!

    因此,听出段岩话外之意的蒲纤纤情不自禁的心头一突,颤声道:“段相公难道是想说,我阿爷此次率兵攻击成都府,将大败而归?”

    “若是攻击成都府会大败而归,那段岩又岂会让乃父代为献这围魏救赵之策?”

    段岩笑笑,让蒲纤纤放心,表示此次蒲择之率众攻击程度,绝对会大胜而归!

    毕竟,即便自己这边无法帮助自己那便宜老爹守住白箭滩,成功阻击纽璘所率之增援之兵,一切按照历史原来的展……

    蒲择之攻破成都,阵斩阿达胡,在纽璘领兵驰援之前撤出成都府——依旧算得上是一场大胜!

    所以,这次大胜,是毋庸置疑的!

    段岩继续道:“但纤纤小姐你应该知道,仅仅是这一场大胜,可救不了我巴蜀,更救不了我大宋……”

    听到这话,原本已经松了口气的蒲纤纤的心又悬了起来,紧张道:“那依你之见,该如何做,才能救我巴蜀,救我大宋朝?”

    “若是纤纤小姐能向府尊进言,让府尊重用我段岩……”

    段岩自信一笑道:“剿灭蛮蒙,复我大宋河山,将指日可待!”

    “……”

    蒲纤纤无语,心说你可倒真是说大话一点都不怕闪了舌头!

    “某知纤纤小姐你现在肯定不信段岩之言!”

    段岩笑道:“但某真心希望纤纤小姐能关注这一战中段岩之表现,若纤纤小姐觉得段岩之表现不负段岩今日之狂言,再决定是否向府尊举荐不迟……”

    “小郎,你刚刚在屋里跟纤纤小姐说了什么?”

    送走蒲纤纤一行,来福回来忧心忡忡道:“为何纤纤小姐离开之时,脸色如此难看?”

    段岩当然不可能告诉来福,自己牛逼哄哄的告诉蒲纤纤,这天下没有任何人能救巴蜀,救大宋,就连她爷爷蒲择之都不行!

    只有自己才行这话……

    蒲纤纤的脸色能好看那就有鬼了!

    段岩当然也不想表现的这么狂妄,但他没办法!

    即便在接下来的一战,自己表现出色,力挽狂澜……

    可那又如何?

    最多不过让蒲择之另眼相看,提拔个小将官之类听从调遣!

    这点权力,面对几个月后哥蒙率部御驾亲征,不灭巴蜀誓不罢休的滚滚洪流,照样只有被碾碎的份!

    所以,段岩才不得不借蒲纤纤之口,希望能够打动蒲择之,给自己更大的权力!

    现在,蒲择之几乎等于巴蜀之主,只要让他绝对相信自己,给予自己足够的权力,再加上半年的时间去准备……

    段岩有绝对的把握,那蛮蒙大汗哥蒙不御驾亲征则罢,要是他敢御驾亲征,自己就敢给他一个当头棒喝!

    仅仅是如历史一般要了他哥蒙的小命,那可不够!

    与此同时,康延看着脸色阴郁的蒲纤纤忐忑至极,心说段岩这家伙,也不知道到底干了什么,才惹的小姐如此不悦……

    虽出身仆从,但康延却极有野心,他绝不甘一辈子给人做仆从,也想出人头地,也一直在寻找机会!

    只可惜以他的身份,谁又会将他的意见放在眼里?

    直到被蒲纤纤派去请段岩参加赏梅之会,现段岩并不像传言那般不堪,而且可能因为遭到重创格外平易近人,康延才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所以,他不时的在蒲纤纤面前帮段岩说好话,期望在机会来临之时,段岩也能够帮他一把!

    可谁知道,现在段岩居然不知道干了什么惹的蒲纤纤这么不高兴!

    想着之前自己替段岩说了那么多的好话,蒲纤纤震怒之下说不定就会连带着怪罪自己……

    康延便后悔不跌,心说早知道如此,自己就不该如此冒进!

    正想着这些的时候,康延忽然听到了蒲纤纤在叫自己,忙回道:“小姐有何吩咐?”

    “这些日子以来,你常常在我面前夸奖段岩……”

    蒲纤纤道:“既然你那么看好他,那你愿不愿意跟他一起,去白箭滩走上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