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28章 不想让我大宋男儿,流血又流泪!
    “我军之制,从无什么随军医疗队!”

    杨大渊指着段岩大吼道:“校场阅兵,事关此战成败,此子率一众浮浪子搅乱校场,该问之一个搅乱校场之罪!”

    听到这话,来福葛渐行等一众脸色煞白。

    唯有段岩,神色如常,甚至连看都没看杨大渊一眼,依旧保持着拱手等蒲择之话的姿势。

    蒲择之冷冷的看了杨大渊一眼。

    明显,对杨大渊为何如此,他心里门清!

    当然了,要是往常,谁和段岩这般,打着一个军制中没有的旗号而来,不用杨大渊提醒,他也会下令,重责不误!

    但今天不行!

    因为要不是段岩来上这么一出,大军就这么死气沉沉的出征,别说收复成都府或者围魏救赵等等——还没出,就已经输了一半了!

    还打个屁?

    而经过段岩这么一通大吼,不但让老百姓们热血沸腾,兵将们的士气也因之一振!

    能不能打胜仗不好说,但至少看着,要比之前顺眼多了……

    在这种情况下,蒲择之怎么可能下令对段岩重责?

    当然了,心里这般想,事却不能这么处理——毕竟,军制中没有医疗队这点是事实!

    “段岩,你有何话说?”

    蒲择之脸色冰冷的问,身后传来了蒲纤纤低低的叫声。

    但蒲择之只是假装没听见,心说自己就不信这段岩有胆带人来大闹校场,居然没想过应对之策!

    段岩的确也没让蒲择之失望。

    “回禀府尊!”

    面对杨大渊出声责难,段岩不慌不忙,大声回道:“我大宋之军,虽的确没有随军医疗之制,但段岩以为,我大宋军中为国死战之伤兵,理应有得到妥善医疗之权,所以才向吾父段知事讨要了此之一职——段岩不才,但真想为我大宋朝做点事,也为为了我大宋百姓喋血厮杀,死战不退而英勇负伤之铁血男儿做点事,段岩真的不希望我英勇的大宋将士,流血又流泪……”

    段岩话未说完,无论是兵将,还是那些百姓,早就是轰的一声!

    “这段岩,真是传言中的那浮浪子段岩?”

    “朝廷都没考虑到的事情,他却考虑到了,居然还有人说他除了狺狺狂言,就一无是处?”

    无数的百姓在议论纷纷,更是有不少人尖叫高呼道:“段相公不过是想救负伤之英勇儿郎,何罪之有?”

    在这同时,更有无数兵将看向段岩的目光中,几乎隐有泪花,因为段岩那句不想让我大宋将士流血又流泪,简直说到了他们的心坎里!

    当兵吃饷,上阵杀敌,理所应当。

    但其实,相比于让他们在战场上和蒙贼拼个你死我活,更让他们害怕的反倒是负伤!

    几乎任何一个曾经上过战场的军卒,都曾经看到过那些曾经熟悉的战友在负伤之后,因为得不到恰当的救治,最终只能苦苦哀嚎等死的样子……

    所以,他们宁可死在沙场上,也不想受伤!

    而现在,段岩居然冒着被责罚的危险,成立了一个随军医务队,想要救治那些受伤的士卒……

    虽然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能真的救活一些伤员,但仅这份心,就已经实属难得!

    想着这些,他们甚至有些羡慕那些顺庆府之兵,因为那些家伙至少不用担心在他们受伤之后,根本没有人去理会他们!

    那些百姓的议论尖叫,还有那些军卒的眼神,段岩都注意到了。

    但他假装没注意到,端着一副为万千将士请命不惜一切的表情,看着蒲择之和杨大渊慷慨激昂的道:“若府尊,若杨将军认为段岩有错,那么,段岩认罚!”

    “好一个奸滑的小子!”

    看着段岩那表情,蒲择之的面皮就又是忍不住的一阵抽搐,心说有本事你将话一气说完,不用等周围的军卒百姓声就开始请罪啊!

    现在,这么多的百姓为你声,那么多的军卒视你为救星……

    谁敢在此时说你有错,那简直就是于天下为敌!

    这时摆出一副愿为民请命而不惜一死的表情,给谁看呢?

    当谁傻子呢?

    心头这般想,但面上蒲择之却是不为所动,只是冷哼一声看向了最先责难的杨大渊,哼声道:“杨兼制,你以为这段岩,当如何处置?”

    面对这被踢回来的皮球,杨大渊面青如紫!

    他当然绝不想被人安上一个陷害忠良,罔顾士卒死活的帽子,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段岩对了,那又等于自扇嘴巴……

    无论如何,他都咽不下这口气。

    “此子所言,虽有道理,但终究于制不合!”

    吭哧一阵之后,杨大渊道:“现军情紧急,末将以为此刻无需为此等小事计较,等到大胜归来之后,再问之该当之罪不迟……”

    此言一出,不知道多少人嗤笑出声!

    毕竟,最先跳出来责难的是他杨大渊,现在又说军情紧急等回来之后再说的也是他……

    听到这些讥笑之声,杨大渊臊的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给钻进去,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忍着。

    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段岩,将之恨的牙根子都在痒痒,心说你个臭小子,胆敢当众让我堂堂蓬州节制难堪——你给我等着!

    段岩依旧保持着那拱手听令的姿势,杨大渊想什么,他根本不在乎!

    “杨兼制的话,你都听见了?”

    蒲择之终于开口,冷冷的对段岩道:“汝虽好心,但于军制不合,它日定当严惩——当然,你也可以用你的行动证明给本帅,给杨节制看,证明你对了,我们错了!”

    “段岩不敢!”

    段岩拱手,这才大声道:“但段岩一定会和我所率之医疗队,竭尽所能!”

    听到这话,蒲择之的脸又是一阵剧烈的抽搐,没好气的道:“希望你之行能如你之言,别言行不一,丢乃父段知事之脸面——下去吧!”

    “喏!”

    段岩领命唱喏,这才吼着如向左转齐步走之类,一边呆着去了!

    看着段岩的背影,想着这家伙的言行,憋笑憋的肚子都疼,心说这家伙,除了狂之外,还真能装……

    军鼓起,献三牲祭旗!

    万胜声中,三军开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