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27章 震动校场
    蛮蒙之兵,残暴嗜杀,动辄屠城灭户……

    不说两国交战之近百年来,蛮蒙于巴蜀境内所犯下的滔天血案,就说那阿达胡于数月之前攻占成都府,便几乎将成都府内之百姓屠戳一空,伏尸数十万……

    因此,即便大宋之兵面对蛮蒙,屡战屡败,但每逢出征,依旧有无数的百姓自前来,为大军壮行。

    希望他们能打上一场胜仗,煞煞蒙贼之威风,为那些惨死的冤魂讨回血债……

    今日,也是如此。

    守军四散各处,都要半途汇合,能在这校场接受检阅之兵将,多是重庆府周边之兵,人数不过万人余……

    “绞杀蒙贼,为我蜀地之乡亲父老报仇!”

    “驱逐蒙贼,还我巴蜀大好河山……”

    一看到汇聚之兵将列队入场,无数的百姓们便已经疯狂的尖叫了起来,声震云霄!

    只可惜,和激动的百姓们相比,汇聚的各路兵将却显得有些死气沉沉,甚至是有点神思恍惚……

    毕竟现在,几乎所有的兵将都已经知道,他们此次出征的目标,可并不是驰援那被纽璘所率之兵所攻击的夔门要塞,而是去往成都平原,攻打成都府!

    在平原上对抗蛮蒙之骑兵,甚至是要拿下城墙高企的成都府!

    光是想想,都不知道有多少兵将泄气无比,觉得自己等人简直是去送死,而不是去作战……

    在这种情况下,又有谁还能兴奋的起来?

    前来的老百姓们明显也注意到了这些兵将的情绪,一个个心都凉了半截,心说这些家伙还没出就这般死气活样,等真正面对蒙贼之时,那还不被那些如狼似虎之蒙贼给撕碎了不可?

    看着那些神思恍惚,队列松散跟没吃饱饭一般入场的各路兵将,蒲择之是脸色铁青!

    震怒之下,便是冷哼一声,想要拿几个人头开刀祭旗,以正军纪!

    “爷爷息怒!”

    身后不远的蒲纤纤注意到了蒲择之的怒气勃,忙低声开口劝道:“大军出征在即,临阵斩将,恐伤士气,还望爷爷三思!”

    “就这帮杀才这副模样,还有何士气可言?”

    蒲择之闷哼,就要招呼刽子手过来拿人开刀!

    可就在这时,校场之外的方向,传来阵阵高呼!

    虽身未着甲持械,人数也仅有二三十余,却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打鸡血一般的高呼着誓杀蒙贼,为惨死于蒙贼刀下之父老乡亲们报仇等等的口号,进入场中!

    “誓杀蒙贼,夺回成都府!”

    “不砍阿达胡之狗头,绝不罢休……”

    段岩手举旗帜,扯着嗓子大吼于前,在他的后方,来福葛渐行徐晋汪城等人也跟着大吼而行。

    在段岩的带领下,二三十人的队伍路过蒲择之等将领所站之高台都没停下,而是继续绕场而行,继续放声大吼!

    “取阿达胡之狗头……”

    “夺回成都府!”

    一群人的脚步整齐划一,那因为吼的过于用力而青筋暴突的模样,情不自禁的感染到了那些原本心都凉了半截的老百姓们,忍不住的齐声跟着大吼了起来!

    “这群王八蛋是谁啊?特么二十多人,居然敢吼出砍阿达胡之头的狂言……简直是不知死活!”

    “我认得这家伙,这家伙就是那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段岩!”

    “原来是这小子……”

    众兵将议论纷纷,在听到段岩的名字之后便一脸恍然,心说这家伙都敢视大宋之所有读书人如无物,那么吼出此等狂言,也就算不得什么稀奇事了!

    “妈的,我大军接受检阅出征,却是被这小狂徒抢尽了风头!”

    张大悦浦元圭等将看着绕场大吼,无数百姓跟之疯狂高呼的段岩一行,气的简直两眼喷火,恨不得差人立即上前将之一行拿下,砍个人头滚滚!

    但一旁的蒲择之没有说话,他们又哪敢放肆,只能闷哼着对自己所率而来的兵将打眼色,让这些家伙都打起精神来!

    谁要是再敢如之前般死气活样,自己事后,定斩不饶!

    “夺回成都府……”

    “蒙贼不灭,我等誓不回师!”

    主将严令,加上段岩等一行人的刺激,原本死气沉沉的诸多兵将,终于撤着嗓子厉吼了起来!

    一时间,吼声如雷,士气昂扬!

    和之前简直云泥之别!

    看到这一幕,段岩总算消停,带队停于高台之前,大吼立定,稍息!

    那整齐划一的模样,别说是蒲择之,就连张大悦等人都不禁侧目!

    他们率军经年,可太知道想要将一群人训练到如此程度有多难了!

    “难怪这小子之前胆敢狺狺狂言,今日又敢扰我校场……”

    一众将领盯着段岩,心说今日看来,这小子倒不是传言中那只会胡吹大气之狂徒,多少还算是有两下子的!

    “若是能领兵千万,还能做到如此整齐划一,某倒是会高看之一眼!”

    杨大渊不屑道:“现在不过二三十人,只要肯花功夫练至这般,能有何难?”

    这些议论或者别的,段岩当然听不到。

    即便是听到,他也不会在乎!

    毕竟他率领众人来这里,为的是打响自己的名号,确切的说,是想引起蒲择之这个蜀地第一人的注意——杨大渊张大悦等将领怎么看他,他根本不在乎!

    因此,在稍息一声之后,段岩上前两步,冲着蒲择之一个拱手大喝道:“利州西路军,顺庆府军随军医疗队,请府尊检阅!”

    蒲择之面皮直抽抽。

    在他的身后不远,蒲纤纤也是憋着笑,毕竟段岩就带了二十余人,但他这副模样气派,却好像率着千军万马也似!

    想着这些的同时,蒲纤纤又忍不住看了蒲择之一眼,心说在梅园见过段岩之后,人家可是告诉过你这段岩恐非泛泛之辈……

    爷爷你当时还不信。

    不知道现在,你信也不信?

    蒲择之也在回想着蒲纤纤的话,在看着段岩,心说这少年,难道自己还真小瞧了他不成?

    不过现在,明显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正想说声已阅让之归队……

    却不成想,杨大渊排众而出,大声道:“府尊,末将有事上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