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26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一码归一码,该给的银子,一定要给——至于多余的银子……”

    段岩笑笑,这看向汪城徐晋等人道:“多余的银子,便是诸位跟某出征战场之饷银,现某将之暂存于葛老处,如此,即便我段岩有什么三长两短,只要诸位能顺利归来,依旧可以于葛老处领取饷银——诸位以为如何?”

    汪城徐晋一众,本就因为受惠于葛存一才留下,自然对这点不会有任何反对。

    在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之后,看着像是领头的徐晋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官人可否告之,我等随你出征之饷银几何?万一不测,又该几何?”

    听到这话,葛存一葛渐行面色不悦,明显是觉得众人落了他们的面子。

    倒是段岩丝毫不以为仵,呵呵一笑中拿出一张早已写好的文书交给葛存一,让之代念,同时笑道:“口说无凭,所以某早已写于纸上,也交于葛老保管,倒是也好作为汝等领取饷银之凭证!”

    “官人考虑的可真周到!”

    听到这话,徐晋汪城一众心悦诚服,然后便巴巴的看着葛存一,想知道万一自己等人真跟着出征,会给多少银子。

    “相公!”

    葛存一扫了一眼文书上的文字,吃惊的看着段岩道:“其上之数,相公莫是写错了?”

    “虽说我等并不会上阵厮杀,但既然是战场,便是刀枪无眼!”

    段岩摆手道:“因而,他等与我同去,所赚之银,也可谓是买命钱——拼命的钱,价格自然高些!”

    听到这话,葛老动容长躬,这才开始念文书。

    所有人等之饷,皆从参与培训之日算起,每日半钱!

    开拔之后,每日一钱!

    战阵之时,其饷每人每日,一两整!

    若不幸于战阵之中伤亡,视乎伤重程度,二两至三十两不等!

    死者,纹银五十两!

    “培训之时,每日都有半钱,战阵之时,一天一两银子!”

    “受伤了也有银子,万一死了,还能给家里留下五十两银子……”

    葛老还没念完,徐晋汪城一众就已经兴奋的脸色通红,话音一落更是兴奋欢呼一片,表示都愿意跟着段岩前去。

    “相公仁义,尔等到时,也定要以仁相待——所以今日,我和你等,有言在先!”

    葛存一冲着众人吼道:“若是让我知道你等在外,贪生怕死不听相公号令,可别怪我不念乡邻亲族之义,不但不会给予尔等允诺之饷钱,以后家中有病痛之患,也莫怪我葛存一,见死不救!”

    “表叔放心!”

    “葛大夫你尽可安心!”

    众人纷纷大喝道:“我等虽没读过什么书,但也知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道理——到时我等,定然全凭官人差遣,刀里刀里来,火里火里去!”

    “诸位言重!”

    段岩笑笑,然后才叹道:“可惜人数还是少了些啊,要是能再有多些人手,和我等一起,便是再好不过了……”

    “官人还想要多少人?我等立即给你去找!”

    段岩话音未落,汪城徐晋人等,便已经急急忙忙的询问,确定之后,便立即去找人……

    不一会儿,便已经来了数十!

    “一群小人!”

    看着这些人中,居然有不少之前听到危险而溜走之人,葛存一是气不打一处来,没半点好脸色。

    “葛老至于他等恩情虽重,但终究是要命之事,怪不得他们不念情义!”

    段岩安慰笑道:“其实这样也好,无论什么都用银子来算,生死无怨!”

    “相公所言有理!”

    葛存一想了想,便也想开了,呵呵一笑应道。

    来的数十人加上徐晋汪城等人,一起怕是不下于五六十之数。

    之前人不够,但现在却又明显太多了!

    好在这人一多,给了段岩去芜存菁的机会。

    然后,他便带着葛渐行和来福,对这所有人等进行训练,挑选其中的可用之人。

    训练的东西很简单,不过是立正,左右转,齐步走之类。

    但即便是这些简单的东西,对来的一众人等,那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光是一个左右转,便是小半个时辰,都还有大半的人等学不会……

    这一幕,段岩是无语无比,毕竟在曾经的那个时代,左右都分不清,绝对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

    但在这个时代,却事再正常不过了!

    毕竟,一百个人里面,都不一定有一个人有机会读书认字……

    分不清左右,岂不是再正常不过?

    段岩不得不采取措施,让所有人在左脚鞋子里放上一颗小石子儿,才再次开始训练……

    有了小石子的帮助,再加上只要跟着出去,每天都有一钱银子,顶的上平时累死累活的五六天,打仗的时候,一天顶的上几个月银子收入的刺激下……

    训练的进展,便顺利的多了!

    到了下午时分,在去除了一部分死活都学不会的人之后,剩下的包括徐晋汪城等等在内的二十七八人,便已经在各种口令之下,操练的有模有样了……

    看着操练的有模有样的一群人,数十被放弃的人满脸羡慕,因为他们知道,这二十几人,都可以跟着段岩去赚大钱了!

    不过好在,他们自己也不算白干。

    “这些人什么都没干!”

    听到段岩不但留那些被放弃的人员吃饭,还每人五个铜子,葛存一一脸不忿,心说他们什么都没干,管饭已经就了不得了,居然还钱?

    “千金买马骨啊,葛老!”

    看到葛存一这模样,段岩忍不住好笑,心说对方虽然有些眼光,所以才会努力抱紧自己这根大腿,但其见识终究还是差了些……

    自己用人,可不是用这一次!

    只有让这些人得了好处,那么以后自己再要用人之时,才会有更多的人前来!

    如此,自己才有可能得到更多好用的人才!

    听到段岩的解释,葛存一心头不满顿消,由衷佩服的同时,也暗自庆幸自己的决定!

    他相信,只要段岩好好的活着,那么自己的儿子跟着他,将来就肯定有出人头地的机会,不会再和自己一样,依旧做一个小小的郎中……

    夜幕时分,段岩带着训练了整整一天,吃饱喝足的葛渐行等人,小跑而去。

    而与此同时,重庆府外的校场之上,已经是旌旗招展,兵将林立!

    只等集合完毕,就要祭旗出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