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24章 已富,但还想贵
    作为盐商之后,孙休自然有的是钱。

    但即便如此,见段岩那一小袋盐巴,最多不过七八斤的盐,居然卖出了二百两银子的高价,孙休依旧是震撼不已!

    “当着某的面售卖私盐,你就真不怕某去报官于你么?”

    吃饱喝足,在感慨自己活了二十来年,就吃了足足二十来年的猪食,唯有今天这顿饭才是人该吃的东西之后,孙休终于正了神色,看着段岩道。

    “谁告诉你我这是私盐了?”

    段岩嘿嘿一笑道:“这些盐,只不过是某利用在街市上所购之官盐提纯所得,所用之法,正是之前某与尔言之化学反应提纯之法……提纯官盐可不违宋律,不信,你可以问某之家仆来福!”

    “的确如此!”

    来福佐证,表示如有必要,自己都可以当场演示。

    但对到底用何法提纯,来福不傻,自然是只字不提。

    “若是孙兄你感兴趣,肯出银子,此制盐之法,某愿意低价转让与你!”段岩道。

    “段小兄从梅园助某开始,怕是都是为了此刻罢?”

    已经搞清了段岩之意的孙休满脸不忿,对段岩低价转让的话更是嗤之以鼻,道:“你那几斤盐巴,就卖出了二百两银子,再如何低价转让与我,能少得了几万两银子?”

    “可以先给个几千两,剩余的,以别的方式进行结算!”段岩笑着回答,这也是他事先都想好的。

    他现在的确缺银子,但除了银子之外,他还缺很多的东西。

    而且所缺的这些东西里面,很多东西都巴蜀之地还都没有!

    在这年头,交通不便,运输全靠骡马人力,想要得到什么本地没有的东西,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所以,段岩拿出这盐巴,除了想要从孙休身上得到银子之外,更想要得到盐帮的运输支持!

    毕竟盐帮必须要带着盐巴走南闯北的进行运输,要是能说动他们,让他们帮着带些自己所需的物资回来,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听到这话,孙休的表情稍稍温和,却又道:“现下盐价高企,百姓早就不堪重负,用汝精盐之法,不得让盐价更高?再者说来,我盐商利用之古法所炼之盐,便已经不愁卖——既是如此,我盐商又何必额外花钱,得这精盐之法?”

    孙休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他们用老法子炼制出来的盐巴,根本不愁卖,所以根本没必要再改进,搞出什么好盐来……

    这态度,就跟所带的学生回答老师,我考试已经及格了,还努力干卵一样,气的段岩差点想一个大嘴巴给甩过去……

    要是都跟这家伙一个态度,那这人类文明还能有什么进步!

    只不过,段岩那一巴掌终究没能甩出去。

    说到底,孙休终究不是他曾经带的那些博士生!

    再者,他也知道,孙休的思想,根本还是受到了时代的禁锢才会如此!

    时代的力量,局限的可不仅仅是看问题的方式,更有看这世界的方式。

    因此,想要说服孙休掏银子,说服他让他们孙家的盐帮帮着自己从外往内带自己所需的东西,就一定要让他知道,如果买了自己的精盐法子,能给他们孙家带来多少的好处——而且那好处,还不仅仅是银子,因为孙家,最不缺的就是银子!

    说到底,这天下,终究还是利益为先的!

    “方掌柜刚才花二百两买了我几斤的精制盐巴,你也看到了吧?”

    段岩吸了口气笑道:“你有没有想过,市面上的官盐,一斤不过两吧银子,方掌柜肯定不可能不知——但他为何还远远花二百两银子,购买我之数斤精盐?”

    “自然还是有那有钱之人,为了好东西,不怕多花银子呗!”

    孙休理所当然的回答,紧接着便是眼前一亮,激动的道:“段小兄你的意思是?”

    “然也!”

    段岩一脸算你还不笨的表情哈哈大笑道:“虽然现在所有人都在吃同样价格的官盐,但我敢保证,只要市面上有我所制这般的好盐,那么即便价格再贵,也一定是有人舍得花钱吃的……

    孙兄你试想一下!

    你们孙家的盐帮,每次向外运盐,可能一百斤盐仅得数两银子之利,但从现在开始,你家盐帮每次向外运盐之时,除去普通官盐,再带上一百斤价格昂贵之精盐,专门售与那些不差钱之达官贵人……

    这精盐虽然可以卖的很贵,但其成本却和普通官盐相差无几!

    如此之下,你家盐帮每次向外贩盐,所得之利,岂不成倍成倍的提升?”段岩循循善诱。

    成本差不多,重量差不多!

    但售卖的价格,却是原本的十倍,甚至二十倍……

    光是想想,孙休的心就忍不住的突突狂跳!

    当然了,让他最动心的,其实是段岩的最后一句话——段岩说,这精盐之法,不过小道!

    如之这般指法,他还有千万!

    “这盐巴精制之法,我孙家要了!”

    孙休长躬及地,神情虔诚无比。

    两三千两银子,放在一起足足一大堆,重达数百斤。

    即便是见多了更值钱的钻石黄金等等东西的段岩,看着这一堆的银子,也不免震撼——换算一下,值得百万现钞呢!

    至于孙休所求之精盐之法,段岩也懒得演示,直接让胖花跟着孙休走,让她去孙家直接指点。

    不过在孙休带着胖花离开之前,段岩没来由的说了一句:“其实这法子还有改进之余地,只要再给我一些时间,某定然能想出万全之策,能将你们现在之炼盐法精简十倍,而且所成之盐,全都是这等上好精盐……”

    要是之前段岩说这话,孙休定然嗤之以鼻。

    但现在,他看向段岩的眼神,却满是哀怨!

    很明显,他已经明白了段岩说这话的意思——那就是,你们孙家要是好好的听话合作,那么我就可以将新式盐法传于你家,要不然……

    这巴蜀之地之盐商,的确是你孙家最大,但却不是仅仅只有你孙家!

    听懂段岩这话外之意的,可不仅仅是孙休,跟着同来的孙家之人,可全都听懂了!

    “阿郎,这段相公,当真是我重庆府那臭名远扬之段岩?”

    回去的路上,孙家老人孙显咋舌道:“不说得何等天才,才能想出能将盐巴精制如斯之法,就说这拿捏之手段,便已经证明这段相公,绝非寻常之人——真是不知其为何如此作践自己的名声?”

    段岩为何要搞的自己臭名远扬,为何要将所有风头都让给别人,而自己只躲在其后这些事,孙休不知道。

    他只知道,既然段岩能略施小计,就能将这连传承数千年之盐人都无法解决的精盐之法完美解决,就足以说明,段岩之能,绝不是如此简单!

    甚至他所言之灭蛮蒙如覆手,让大宋扬名寰宇,万国来朝,或者是如精盐之法等手段还有万千等言,怕是都不是虚言!

    “显叔,今日所见,除了你我,不可与外人知!”

    想着这些,孙休小心的叮嘱孙显,同时决定要将此事第一时间进言给孙家之主,他的父亲孙仲林!

    让孙仲林下令,在可能的情况下,最大程度的满足段岩之所求一切!

    想我孙家,从唐起便是盐商,到现在已经二十余代!

    富则富也,但贵却无从谈起!

    现在,整个孙家都将贵的希望,落在了某孙休身上!

    孙休心说,以己之能,虽或可让孙家既富且贵,但很可能只是一世富贵!

    毕竟,能力有限!

    但要是这富贵自于段岩身上,那就不一样了!

    一个身怀无尽奇能的家伙,同时还有一颗连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都不放在眼里的家伙……

    若不能成事则已,一旦成事,那绝对能成惊天动地之伟业!

    此等人物,若能助其于微时……

    想到此处,孙休不禁笑容满面!

    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一本万利!

    而这,就是一本万利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