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23章 一袋盐巴二百两
    俗话说的好,再好的菜不放盐,味道就肯定出不来。

    菜里不放盐,和放那因为各种杂质没祛除干净带着各种怪味的盐,效果其实差球不多……

    所以,任何厨子,对盐巴都极其的敏感。

    所以,才尝了第一口小二带回来的那点盐巴炒的菜之后,万江楼里的厨子们都哭了……

    接着,几名厨子便开始据案大嚼,一副不吃光就决不罢休的模样。

    害怕被责骂的小二拉都拉不住,只能哭兮兮的去找店东!

    “你们这班杀才!”

    看到那盘子都跟被舔过一般的模样,到了后厨的店东是忍不住破口大骂,心说老子平时也没亏待你们啊,你们特么要不要跟从没吃过好东西一样?

    “东家!”

    一群厨子虽然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却丝毫不惧,个个意犹未尽的表示,只有用今天客人带来的盐巴所做的饭菜,那才是给人吃的——之前吃的那些,完全都是猪食!

    当然了,他们之所以不怕自己吃光了客人的饭菜被店东扣工钱甚至扫地出门,那也都是有原因的!

    “东家!”

    几名厨子赌咒誓的表示,以自己几人吃过了那盐巴做出的饭菜的经验,只要店东能搞到同样的盐巴,那么他们能保证,从今以后,重庆府之人但凡想吃酒席,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们万江楼!

    “那客人带来的盐巴,真有这么神奇?”

    听完这群厨子的表态,店东都顾不上责怪几名厨子了,回身对小二道:“快,去找那两位客人,就说之前给的盐巴,被你不小心撒了,问之再要一些……记住看看那客人,到底带了多少这等好盐!”

    “喏!”

    小二应声,再次去找段岩和孙休。

    同时也暗自好奇,心说不知道这盐巴做出的饭菜到底有多美味,才会让店东不责罚一众厨子坏了规矩的罪过?

    孙休早已心急火燎,恨不得早点吃到用段岩带来的盐巴做成的饭菜,看看到底有个什么不一样的滋味。

    毕竟这盐巴好不好,终究还是要做成饭菜,吃在嘴里才算数,否则的话,那任由段岩他什么元素什么成分的吹过大天去,那都当不得真。

    “撒了?”

    也因此,听到小二过来说之前带去后厨的盐巴不小心给撒了,要再要些盐巴的时候,孙休心里的那股邪火立即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气急败坏的起身,就想要赏这小二几个大嘴巴。

    “孙兄息怒!”

    段岩摆手制止了暴躁的孙休,然后让来福用纸包了足够做两桌酒席的盐巴给小二,意味深长的笑道:“这次,可莫再撒了!”

    “定然定然!”

    小二知道段岩肯定是看出了其中的猫腻,心虚的连连点头,同时也暗自庆幸,心说幸好这相公大肚能容,要不人,自己肯定要给骂个狗血淋头不可!

    菜是被那帮厨子吃的,自己汤都没沾着却被骂个狗血淋头……

    想想他都觉得冤枉。

    “这些杀才!”

    看到小二离去的背影,孙休依旧怒骂不已,同时嗔怪的瞪着段岩道:“你可倒是好心,明明知道被人愚弄都不追究!”

    他可不是蠢人,既然段岩能看出的猫腻,他又岂会看不出来?

    “孙兄此言差矣!”

    段岩呵呵一笑道:“且不说他等此举算不得愚弄于某,就说某带来之盐巴,能让他等在酒楼作事,见惯了山珍海味之人都忍不住大快朵颐,也算是从侧面证明了某之前更孙兄你之所言非虚——某感谢还来不及,又岂会对他等大加斥责?”

    “倒也的确如此!”

    孙休心说,但嘴上却是万万不会承认的,只是道:“话虽不假,但终究得我孙某尝过之后,才能确定段小兄你所言之真假!”

    这一次,饭菜就上的很快。

    同时跟着上菜的小二而来的,还有店东和几名厨子。

    包括小二在内,几人每个人的嘴唇之上都带着油光,一看就是刚刚吃过什么东西。

    “这是我店东家!”

    上菜完毕之后,小二躬身引荐。

    “小的姓方,二位相公唤我方掌柜便可!”店东道。

    “原来是方掌柜!”

    段岩回礼,孙休则是急不可耐的拿筷子,同时哼哼道:“现在某要用菜,就不劳方掌柜伺候了,尔自便罢!”

    方掌柜直当没听到孙休赶人,眼巴巴的看向了小二偷偷指向的方位——正是来福放在一边的盐袋。

    看到那盐袋,方掌柜是满眼火热,只是看到运筷如飞的孙休不得不强行忍住,想等三人吃完之后再说。

    好在,段岩终究还是不习惯自己吃饭,旁边一群人看着,回头笑道:“方掌柜可还有事?”

    “求问相公!”

    方掌柜拱手指指袋子道:“不知相公所带之盐,是从何处购来?”

    “偶然所得!”段岩道。

    一听这话,方掌柜便知段岩不肯透露,便也不再追问盐巴的来路,只是低声下气的道:“那,不知道相公此袋盐巴,可否能割爱转让?如若不能,那么即便是能匀本店一些,也是好的——价钱方面,相公尽管开口!”

    “二百两,要的话,就全部拿走,不要就算!”段岩道。

    “要要要!”

    原本以为自己还要费一番唇舌,最起码也要花上一大笔银子,没想到段岩居然直接开口二百两,方掌柜闻言简直是喜出望外,像是生怕段岩反悔一般,让小二赶紧拿盐袋,自己则小跑着去取银子。

    “这是二百两银子,相公你点点?”

    交给段岩之后才松了口气,方掌柜才松了口气,小心的道:“不知道小老可有幸得知相公名讳?”

    “那袋盐巴,不但是某偶然所得,而且目前也仅此一袋!”

    段岩根本不给掌柜继续问下去的机会,便直接回答道。

    “小老多嘴,相公勿怪!”

    方掌柜忙道:“小老知道,私盐罪重,但还是想相公知道,万一相公有机会再得到如此好盐,定要通知小老——银子方面,好商量!”

    “好!”

    段岩点头。

    “如此,小老多谢相公!”

    见段岩答应,方掌柜激动的长躬及地,表示为了感谢段岩之慷慨,这顿饭算他请客,这才千恩万谢而去……

    虽然忙着大快朵颐没工夫插嘴,但这一切都生在眼皮子底下,孙休是想注意不到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