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20章 奸雄
    “孙举人,我等与你等比试,于何管事何干?”

    “就是,你等要是比不过我等,直接认输便是——找来何管事为你等撑腰,知不知羞?”

    一众文人大声叫嚷,齐齐鄙视,显然都已经看穿了孙休之险恶用心。

    “某已经承认诗才不如黄兄了!”

    孙休笑笑,只是盯着黄亮道:“不知道黄兄你以为,自己和何管事相比如何?”

    黄亮牙根子都是痒的,心说你诗才不及我黄某,整个重庆府谁人不知?

    你认输当然无所谓,可我呢?

    我要是承认诗才不如这何欢,那我黄亮以后,还如何在这重庆府立足?

    可要是不承认,就难免一比!

    可真要比,黄亮还真没信心!

    毕竟那竹叶青之赋,功力之深,意蕴之深远,他只有望之兴叹的份!

    黄亮之尴尬处境,一众文人都看在眼里!

    “这何欢那竹叶青赋虽然的确不凡,但也不知是这何欢花了多少时间才做出,若真如此,现在一时片刻之间,他只所作,绝不可能越黄兄刚才所作之梅赋……”其中一名文人附耳对黄亮道。

    黄亮闻言,眼前一亮,心说的确如此!

    毕竟,要是这何欢真的诗才如那竹叶青赋般高绝,绝不可能只是一酒坊管事,籍籍无名!

    “差点被之吓住!”

    想到对方可能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打磨才做出了那一竹叶青赋,黄亮看着孙休大声道:“比就比,不过我们要有言在先!”

    “讲!”

    “若何管事能在午时之前作出不下于我只梅赋之咏梅诗作,某便自认不如,可若是不能,孙兄又当如何?”黄亮冷笑道。

    “听闻黄兄等早想离开蜀地,去江南之地游学,却苦无盘缠无力成型?”

    孙休笑笑,转身对蒲纤纤长揖道:“请纤纤小姐见证,若是何管事之诗作无法与黄兄之梅赋比肩,他等之人游学江南之银两花销,孙某一力承担,绝不反悔!”

    “这家伙,简直太阴险了!”

    远远一角呆着的段岩听到孙休的话,差点都想起身为之鼓掌——这家伙,简直将黄亮一众给算到骨子里了!

    原因相当简单!

    黄亮要是输了,自然无脸再跟孙休争锋!

    要是黄亮赢了,想拿银子,就得离开巴蜀,照样无法再对之形成威胁……

    总之,所有的好处,最后都给这家伙占完了!

    “人才啊!”

    想着这些,段岩大感佩服,心说以这家伙只能,史书上居然没有其的名字,,可能是这家伙后来出现了什么变故。

    要不然以这家伙的能力,这家伙怕是不想青史留名都难!

    蒲纤纤也在为孙休表现出来的能力而感到惊讶——兰心蕙质如她,段岩能想到的,他当然能想到。

    “此人心机深沉虽不讨喜,但在这乱世,此人若是真心,倒也不失为夫婿之选!”

    想着这些,蒲纤纤心头意动,但面上却平静如旧,看向黄亮道:“孙官人之提议,黄相公以为如何?”

    黄亮当然不愿答应。

    但现在,他却已经骑虎难下,要是再不答应,反倒是恶了蒲纤纤!

    所以最终,黄亮不得不拱手道:“全凭纤纤小姐做主!”

    蒲纤纤点头,目光在看到何欢的时候,眼眸微动——因为她现,何欢此刻,早已汗出如浆!

    “何管事,此间情况,我想你应该已经有所了解了罢?”孙休问。

    何欢点头,苦着脸找托词,表示自己现在毫无灵感,根本做不了诗!

    “何管事无需担心!”

    孙休笑道:“你只管放胆去做便可,至于输赢,全都无碍……”

    说完这话,孙休又压低声音道:“若是赢了,贵坊之竹叶青,我孙家之盐帮定然帮忙贩卖,到时候远销数省都不是问题,还望何管事务必尽力!”

    听到这条件,何欢心头那叫一个火热,同时表情更苦!

    毕竟他那竹叶青赋,压根就是花了十二两银子,连诗带署名权的从段岩手里买来的!

    就他自己,连打油诗都做不出来,又哪里做的出能赢黄亮诗作之诗?

    “完了完了!”

    就在何欢急的团团转之时,来福也在一角急的团团转对段岩道:“孙举人让何管事作诗——这可如何是好?”

    “急什么?”

    段岩白眼,让来福赶紧找笔墨来!

    “找笔墨作甚?”来福纳闷。

    “还能作甚?”

    段岩白眼低声道:“当然是做诗给何管事应急,同时也是咱们从孙休身上挖出大把银子的绝佳机会!”

    “你又想抄诗?”

    听到段岩的话,来福不但没动,甚至差点叫出声来的急道:“在座皆为饱读诗书之才俊,万一被他们现少爷所做之诗是抄袭,怕是会适得其反!”

    “他们现不了——这诗是之前偶遇之人所赋,只有你家少爷我一人知晓!”

    段岩道,说完也不管来福信不信,让他赶紧去取纸笔,并让之小心些,千万别给人看见……

    只是,做贼心虚的来福在取纸笔之时,一个不小心打翻了砚台……

    看到诸多人等的此刻的目光都在何欢身上,来福偷偷松了口气,拿着纸笔一溜小跑的回到了段岩身边,却不知道他的一切行径,早已被康延看在了眼里……

    “取纸笔所用而已,如何偷偷摸摸如做贼一般?”

    康延心下疑惑,不禁追看过去,却现段岩在接了纸笔之后,刷刷书写几笔,然后便将写完的小块纸张折起握在手心,向着人群走来……

    因为段岩和来福一直在角落,所以何欢一直没现他。

    此刻,正抓耳挠腮都快要急疯了的何欢一抬头,看到段岩之时欣喜不已道:“段相公居然也在此?”

    “应纤纤小姐之邀前来赏梅,看到管事,所以过来打个招呼!”

    段岩笑笑,在靠近的瞬间,借着身体的遮挡,他扣在手中的纸张,便已经落在了何欢的手中……

    这一切,几乎没有人察觉,除了孙休!

    因为他离何欢最近,也因为是段岩故意让他看到!

    感觉纸张入手的瞬间,何欢心下大定!

    而看到这一幕的孙休,眼神惊愕——虽然还不知道段岩递给了何欢什么,但他几乎可以肯定其中绝对是咏梅之诗!

    下一秒,孙休就忙低头掩饰,同时暗自震撼,心说万一自己所猜是真,那么这被整个重庆府之人引为笑柄之段岩,得是多么的深藏不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