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18章 十年陈酿竹叶青,一百两一坛!
    因为伤还没好利索,加上下雪路滑,段岩是能走多慢就走多慢,丝毫没想到自己的迟到,早已引了梅园之中众人之众怒。

    “这家伙怎么还没来?”

    “都听好了啊——不管那段岩是不是真如传言所说的那么不堪,就冲他如此怠慢我等,待会儿就不能让他好过!”

    “不错,非得让他在纤纤小姐面前,狠狠的丢个脸面不可!”

    诸多贵少士子在暗暗狠的同时,也说起了重庆府最近之事。

    调兵遣将准备出征之类,众人仅仅是三言两语的略过,更多说起的还是最近府中趣事,比如什么地方又出了什么好玩的之类……

    “诸君可知,最近城中出了一款好酒,名为竹叶青?”

    一名贵少晃着折扇对黄亮道:“此酒色泽碧绿,饮之自带草木清香之气,简直让人回味无穷啊……”

    “此酒让人回味,但更绝的,还是那酿出竹叶青之酒坊坊主专为此竹叶青所赋之诗!”

    好几名文人闻言纷纷附和,笑眯眯的对黄亮笑道:“不知道黄兄可曾听说?”

    “此等好诗,某怎么可能没有听说?”

    黄亮点头,摇头晃脑的吟唱感慨道:”……泻我竹叶青,烹我翠云涛,勿与俗人对,且读楚人骚——这简直就是我等清苦文人之写照,更是在告诫我等文人勿忘初心,牢记读书是为了陶冶性情增长学问的根本,而不该将读书视求取功名投机钻营,俗不可耐的手段啊……”

    “然也!”

    几名文人纷纷应和,借题挥道:“有些人,成天读书,都忘了为何而读,简直可悲可叹……”

    “我等寒窗苦读求取功名,为报效朝廷,为造福天下苍生,这才是真的志向高远!”

    知道黄亮等文人又在借机挖苦自己等人,一群贵少士子哪吭示弱,立即反唇相讥道:“不像某些人,求取功名不得也罢了,却偏生自我标榜自命清高,实在可笑……”

    “求取功名而不得?简直笑话,我等只是不屑为之尔!”

    “真是不屑么?口说无凭,尔等倒是考一个给我们看看啊!”

    “我等的确尚未考取功名不假,但我等胸中之学问,却是尔等无法比肩的——若是不服,今日尔等可敢当着纤纤小姐的面,和我等在诗词之上,一决高下?”

    “诗词虽是学问,却远不是学问的全部!”

    “少说些无用废话,尔等只需答敢还是不敢!”

    几乎在一瞬间,一群人便吵成了一团,一干贵少士子是死活不远答应比试诗词。

    毕竟他们都知道,比科考八股,这帮文人或许不是自己等人的对手,但要论吟诗作对,却是这帮以黄亮为的文人的拿手好戏!

    看着一干吵的面红耳赤的士子文人,听到那些尚未考取功名的文人们率先提出比诗作,孙休岂会不知,这都是黄亮在暗中鼓动的结果!

    毕竟,这黄亮身无功名,家世也一般,但声名却能和他这个举人以及身家巨万的盐商之后并驾齐驱,靠的就是那信手拈来,意蕴深远无人能比的吟诗作对的本事!

    要是平常,孙休绝不会轻易应战,给对方折辱自己的机会。

    但今日,孙休却是欣然应允!

    “哈哈哈,好!”

    见孙休居然答应,黄亮喜出望外道:“那如何比法?”

    孙休没有回答,只是看向蒲纤纤笑道:“纤纤小姐,以为如何?”

    “此次纤纤邀大家出来赏雪,实是为了增进我巴蜀才俊之间的情谊,所以万不可伤了和气!”

    蒲纤纤想了想才开口道:“分出高低则可,其他的就不必了吧?”

    “如此也好!”

    孙休黄亮应声,但在心里,又岂会这么想?

    “黄兄,那帮士子仗着自己侥幸考取了功名,处处看低我等,今日当着纤纤小姐的面,你可要为我等出头,好好煞煞尔等的威风!”

    一干文人在抓耳挠腮苦思的同时,纷纷将目光看向了黄亮,岂会不知自己等人要真想赢,恐怕最后还得落在黄亮头上!

    “诸君放心,包在我黄某的身上!”

    黄亮信心满满,瞟了一眼容貌靓丽的蒲纤纤的身影,心说只要今日能让那孙休颜面扫地,那么定然能让纤纤小姐对自己刮目相看!

    “孙兄,你明明知道那黄亮之诗才冠绝全蜀,怎么能轻易答应跟他们比诗?”

    一干贵少士子同时却在暗暗埋怨孙休,心说要是平常,输了也就输了,可今日要是当着纤纤小姐的面输的一败涂地,那自己等人以后见着这帮家伙,岂不是再也抬不起头来?

    “怕什么?”

    孙休冷笑一声道:“我等不以诗词所长,因此即便是真输了,相信纤纤小姐也可以理解,但要是他黄亮输了,而且还是输在一个无名之辈的手上的话……”

    “无名之辈?”

    听到这几个字,一众贵少士子才明白孙休之所以答应和黄亮等人比诗,实乃早有计划!

    在欣喜之余,一众人等又不禁纳闷,心说在这巴蜀之地,难道还有谁之诗文,能比的过黄亮?

    “虽然黄亮以其诗才冠绝蜀内,但你们觉得黄亮之前所做之诗,比日那酒坊管事为竹叶青自咏之诗如何?“孙休压低声音问。

    “远不及也!”

    一干贵少士子几乎想都不用想的开口。

    “那不就是了?”

    孙休嘿嘿笑道:“我早已料到黄亮等人今日肯定要借比诗之名折辱我等,所以早就派人去找那何管事,订了他之酒坊最贵的十年陈酿之竹叶青,并让之亲自送来,为的就是让他在这里赋诗一……要是他黄亮输了,你们以为,他们一干人等,以后还有脸在我们面前出现吗?”

    “他们考不中功名,现在引以为傲的诗作却连一个籍籍无名的酒坊管事都比不过……”

    一干贵少士子闻言兴奋怪笑,心说若真是如此,那这群家伙,以后还有脸在自己等人面前出现?

    何记酒坊的十年陈酿竹叶青,卖的那可不是一般的贵——一百两银子一坛!

    这是段岩订下的价格!

    当初听到这个价格,何欢都觉得段岩是疯了!

    毕竟这所谓十年陈酿之竹叶青,其实也就是库存稍长的一些普通的酒,以往售价不过都几钱银子一坛……

    而现在,多加了竹叶多浸泡了两个晚上,不过就是颜色更绿了些清香之气更浓了些,就敢买一百两银子一坛……

    他的何记酒坊往年一年,都不一定能赚到一百两银子!

    何欢觉得,要是有人来买,那才是见鬼了!

    但现在却就是偏偏有人来买,而且还一下就要两坛——唯一的要求,是让他亲自送去。

    何欢都要高兴疯了,想也不想就立即牵上老马送货!

    在兴奋不已的同时,何欢觉得,自己有幸认识段岩这等奇人,那绝对是自家的祖坟上冒了青烟!更

    毕竟要不是如此,自己哪里能想到如此轻松赚取银子的法子?

    想着这些的时候,何欢觉得自己简直都能飞起来……

    只是不知道要是他知道孙休买他这酒,还包含着要让他作诗这附加条件的时候,他还笑不笑的出来……

    而与此同时,段岩终于在来福的搀扶下,慢悠悠的进了梅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