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16章 导火索
    段岩需要毛成所做的事,有好几样。

    先当然是黑火药,越多越好。

    鉴于毛成本身做爆竹,黑火药的配置方面,段岩根本不需要多操心,只是跟毛钻确定了一下药性最烈的爆炸配比,便让毛成放手去做。

    要仅仅是做黑火药,段岩不至于非得找毛钻这个手艺最好的,还花那么多的口舌去说服他跟着自己。

    之所以找毛成,是因为在黑火药之外,还有一件东西需要毛成去做!

    火药的明很早。

    但在很长的时间里,火药都是用来做烟花爆竹的,用于战争,或者是用于实用方面的尝试,却少的可怜!

    出现这种原因的根本,就是因为人们没有现一种东西,可以实现对火药的有效控制!

    要是有了导火索,可以控制黑火药燃烧和爆炸的时间,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段岩煞费苦心的来找毛成,为的就是让毛成将简易的导火索给搞出来!

    从毛成能做出别的烟花爆竹等手艺人做不出来的七彩烟花或者爆竹来看,段岩相信,毛成一定是那种喜欢钻研,创新的人,将这个制作导火索的任务交给他来完成,是最好不过的。

    当然了,段岩也不可能让毛成自己一个人埋头摸索,而是告诉了毛成一些自己知道的制作导火索的重点,比如用棉线沾染火药为芯,外层以多层防水的牛皮纸包裹,一是防水,二是控制导火索燃烧的时间。

    “这些银子你先拿着,不够再找我要!”

    段岩让来福拿了十两银子给毛成,然后才道:“记住了,我们最多还有十天的时间——十天之内,无论是火药,还是导火索,你都必须准备好,明白吗?”

    “官人放心,毛成一定竭尽全力!”

    毛成狠狠点头,让段岩放心。

    “小郎,你说那毛成那么穷,他不会拿着咱们给的银子偷偷跑了吧?”

    回去的路上,来福是一脸的担心。

    段岩笑笑,没有搭理来福的蠢话。

    或许一般人,可能真的会拿了银子偷偷跑路,但毛成,段岩知道他不会……

    因为从他的眼神里段岩看出,其实这家伙是非常有野心的。

    活成现在这个样子,这家伙的心里极其不甘,却又无法改变。

    而现在,自己给了他改变命运的机会!

    段岩相信,毛成就算拼了老命都会抓住这个机会——退一万步来说,万一他真的跑了,那么自己也就是丢了十两银子而已!

    可他要是不跑,自己就得到了一个绝对值得信赖的部下!

    仅仅花十两银子就做到了这点,段岩依旧觉得很值。

    因为葛家没要银子的缘故,出去卖盐的十两银子,再加上给了毛成的十两,现在段岩手里还剩下四两银子……

    这些银子最后也没在兜里呆到回家。

    在铁匠铺,段岩花了二两银子订了一百斤铁砂,要求铁匠铺将铁砂全部做成黄豆大小的丸状,十天之后来取。

    除了铁砂之外,他还交给了铁匠一张早就绘好的图纸,其上有尖端尖尖的钳子,还有弧度弯曲堪比鱼钩的钢针,而且都已经标明了尺寸……

    这些,自然都是外科手术所用的一些工具。

    段岩嘱咐铁匠,按照图纸上标明的尺寸都打造几幅,取铁砂之时,一并来取。

    离开了铁匠铺,段岩又让来福带着去了木匠,花了一两银子让对方帮忙做数十个带夹着夹层的木桶,约莫能装十来斤水大小,依旧是十天来取。

    剩下的一两银子,段岩则买了一只烧鸡……

    切成大块的烧鸡,配上纯咸味的盐巴和白米饭,那叫一个香。

    来福胖花一边吃的满嘴流油,一边眼神悲苦的看着段岩,心说今儿可倒是吃的好,但现在家里一文钱都没了,明儿要是不能拿回钱来,咱们仨不得喝西北风去啊?

    “放心吧,明儿我一定会带回银子来的,而且不是一点点的银子!”

    啃着鸡腿的段岩老神一笑,见二人依旧一脸如何是好的表情,顿时不满的哼哼道:“要是你们不信,怕明天没饭吃,那就将鸡肉给我放下……”

    “信,信的——小郎你说的话,我们怎么可能不信?”

    来福胖花连忙一脸谁不信了的表情坚决否认,夹着鸡肉猛啃,生怕段岩一怒之下,剥夺了自己吃鸡的机会……

    虽然段家怎么也是一府之尊,不是普通人家,但即便如此,一年到头别说大块吃鸡,就连见油荤的次数都不会太多——就更别说是他们这些下人了!

    现在段岩大方让他们一起吃,他们又哪里舍得因为担心明天没饭吃而美餐一顿的机会?

    夜里,下起了雪。

    看着那纷纷扬扬的雪花,正忙着公务还未休息的蒲择之的嘴角泛起了微笑,心说下吧,最好再下的大些……

    毕竟这雪下的越大,天气便越冷!

    占据着成都府的那帮蛮蒙贼子可能露出的破绽也就越多……

    不多时,一道命令便从府衙出,传递往重庆府内或者周边各处。

    七天的准备时间改成了六天,原本就时间紧迫而有些忙不过来的各部驻军便更加觉得应付不来,但即便如此,各部将领却依旧没有任何怨言!

    因为他们都看到了这纷纷扬扬的大雪,都看到了这极其难得的战机。

    成都府内,阿达胡左拥右抱,大块吃肉大块喝酒,不时伸出油腻腻的大手在旁边虏来的佳丽身上狠捏几把。

    听着那些女子吃痛的尖叫,阿达胡不但没有觉得心疼,反而有种额外的快意,得意的哈哈狂笑……

    “都元帅!”

    一名部将进来,低声汇报道:“根据密报,蒲择之正召集巴蜀各部,异动频频,但看样子,并不像是准备驰援夔门,似乎是有意攻击我等所在之成都府!”

    “不能!”

    虽然酒气熏天,但阿达胡的意识还算清醒,闻言大笑驳斥道:“现西之利州已在我手,若夔门也被我军攻占,那整个巴蜀之宋军便腹背受敌——蒲择之老谋深算,绝不会做出此等蠢事……”

    “都元帅说的有理!”

    部将先是点头,然后才道:“属下以为,为了以防万一,我成都府,不得不防!”

    “即便真有万一,那又如何?”

    对部将所言,阿达胡毫不在乎,狂笑道:“平原野战,我军战宋军如屠鸡宰狗,更别说现在我军有成都府之坚城可守——他蒲择之若不攻我成都府便罢,若他真敢率众而来,我定然让他有来无回……”

    阿达胡这话,说的很有道理。

    毕竟野战都不怕,有了成都府之坚城可守,就更没有怕的道理!

    只是阿达胡忘了,他们蛮蒙之兵,所擅之战便是野战游击之骑兵机动,守城之余他们,从非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