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12章 我这金大腿,你抱还是不抱
    翌日一早,段元鉴在嘱咐来福照顾好段岩之后,便立即率部出城,回顺庆府调兵遣将……

    杨大渊张大悦浦元圭等人,也是各自回去调集人马。

    他们这一走,可带走了不少人,但重庆府内却绝没有因此而空旷下来——因为重庆府各部驻军也在加紧调配,训练,或者准备粮草,满大街的都是一路小跑的成队军卒……

    战争的气氛,再次笼罩在了重庆府的上空,坊间百姓,因而人心惶惶。

    街头巷尾,都有人在议论着此次出兵,不知道胜败如何。

    不过从大家那满脸愁容来看,明显是对战果不太乐观……

    人一担心,就爱借酒浇愁,今朝有酒今朝醉!

    于是最近,重庆府内所有的烈酒销量,一夜爆增!

    其中一款其色碧绿,自带清香名叫竹叶青的烈酒,也随之而畅销开来……

    对这些,段岩都是不会关注的。

    别说他熟知时下的历史走线,就说经过这莫名的穿越,他已经看开了!

    所以他更愿意活在当下,做自己所能掌握的事情。

    至于未来,便交给那可能存在或者不存在的命运去决定!

    此刻,段岩正舒舒服服的躺在房间的躺椅上,不远处的火盆里散着的温度,正不断驱散巴蜀严冬的阴冷……

    在他的面前,站着的是满脸堆笑的何主事。

    “大坛的,是小相公你所要的酒精,小坛内的则是按照小相公你的法子酿造的竹叶青,特意送给小相公,让你也尝尝鲜……”

    何欢一边招呼着人将两个坛子抬进屋里,这才又摸出一锭纹银奉上——这银子,当然就是之前没有兑现的那五两银子了!

    “不是说这银子,要等到确定某给贵坊支的招管用才兑付么?”

    段岩开口,同时看着银子笑道:“而且这银子的分量,看着怕是不止五两吧?”

    “十两……”

    挥手让人出去之后,何欢才长鞠及地,赔笑道:“多出来的五两银子,就算是给小相公赔罪了——之前何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望小相公大人大量……”

    “何主事言重了!”

    段岩摆手,这才笑道:“这才过了两天而已——难道这竹叶青,当真如此好卖?”

    “可不呢么?”

    何欢闻言,乐的是嘴都咧到了耳根子!

    之前,因为酒坊其名不显,所酿之酒不但价格低廉,而且还往往卖不出去!

    短短几年,仓库里便已经积压了上万斤酒!

    那让他愁的,可叫一个茶饭不思……

    但自从听了段岩的主意之后,自家的劣酒变成了竹叶青……

    短短一天,酒坊多年的库存便已去了三分之一!

    更让他开心的是,因为段岩所作之诗,此竹叶青酒格外受到府内士子文人们的青睐,经常是指定要喝他酒坊索所酿之竹叶青——因此,他足足将竹叶青的价格加了三成!

    但即便如此,竹叶青也是供不应求!

    不但是府内的酒楼,饭店,现在甚至都有府外的客商前来订购!

    现在,酒坊内三个酒甑日夜全开,加上那些库存,何欢都依旧在担心,再过个几天,自家酒坊将无酒可卖!

    想着前两天现在自己还为酒卖不出去而愁,可现在自己居然在担心酒不够买而愁……

    何欢在感慨万千的同时,看着段岩的眼神,那就跟看着神灵一般,充满膜拜……

    毕竟,对方做到这些,靠的也就是一把竹叶,一歪诗而已!

    等闲之人,安能做到?

    “可笑现在,还有不少无知之人对小相公大肆诽谤,言小相公除了口出狂言之外一无是处……”

    何欢一脸只有我知道公子你是深藏不露的不忿对段岩的道:“要是他们知道小相公之才,不知道会不会羞愧而死——当真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啊……”

    “何主事过誉了!”

    段岩笑笑,指指那银子笑道:“主事此来,除了送来酒精和银子之外,想来还别有所求吧?”

    何欢便将怕酒不够卖的事情给说了出来,讪笑道:“若小相公能解决此事,某必将还有银钱奉上!”

    段岩点头,看着何欢片刻才道:“不知道何主事是想多赚些小钱,还是想长长久久的赚钱?”

    “此话怎讲?”

    何欢闻言肃然问。

    “何主主事不会以为仅靠一把竹叶做的竹叶青,就能让你何家永远富贵吧?”

    “赚小钱,有赚小钱的法子,只要何主事你给银子,主意某随时都有,想要长长久久的赚钱,自然也有长长久久赚钱的法子——不过这主意,可就不是区区银两就能买到的了!”

    说着这些的时候,段岩一副我这金大腿可就摆在你的面前,抱还是不抱,那就看你有没有这眼光了的表情,笑眯眯的看着何欢。

    要是之前段岩这么说,何欢肯定是觉得段岩不过故弄玄虚。

    但现在,从竹叶青一事之上,他已经真正的看到了段岩的本事,因而哪敢怠慢?

    在稍稍犹豫之后,何欢再次长鞠及地道:“何欢,请小官人示下……”

    “何主事,请起!”

    段岩终于从躺椅上起身扶住何欢笑道:“承蒙厚望,我段岩,也定然不会让你失望——长久赚钱的法子很多,但都需要时间,现在我先教你靠着这竹叶青多赚些小钱的法子……”

    不过是些饥饿营销,将现有的酒分成三六九等,酒本身差别不大,但一分等级,卖出去的价钱立即就天壤之别的常见手段……

    但这些手段在时下,却可谓旷古烁今,听的何欢是一愣一愣的同时,更是对段岩之才,没有了半点疑虑,决定要死死的抱紧这根大腿!

    因为他相信,只要抱紧段岩的大腿,那么自己何家将来,就一定有飞黄腾达的机会!

    “看来这金子,真是到了哪儿都能光啊!”

    看着何欢的背影,再想到之前同样决定对自己效忠的葛存一,段岩忍不住咧嘴直乐——虽然这两个家伙目前,更多的还是因为利益而对自己效忠,并不算太可靠。

    但有了他们的帮助,自己行事起来就方便多了这点,却是肯定的!

    然后段岩便又开始愁——来了几天,好不容易折腾了二十多两银子在手里,可除去早上差来福送去给葛存一家的十两银子,现在自己手上依旧只有十来两银子!

    相比于自己欲挽狂澜于即倒的大事,这点银子,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啊……

    想着这些,段岩长吁短叹,大有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惆怅。

    正想着,有人敲门进来,却是一青衣小厮。

    “敢问是段岩,段小相公?”

    青衣小厮确认之后笑道:“我是蒲府下人,是纤纤小姐派我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