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9章 后顾之忧
    重庆府府衙之内,蒲择之等人,再次开始了针对自利州来犯之蒙贼的对策商议。

    看着一群人抓耳挠腮,蒲择之也是心急如焚。

    其实在他心底,对此事之应对已经暗有计较,只不过此计风险太大,一旦失败,整个巴蜀之地,都将万劫不复!

    也是因此,若是此计由他这个巴蜀宣抚使制置使自己提出,到时候所有后果,都得他一人负责!

    有宋一朝,刑不上士大夫,所以不至于掉脑袋,但即便是为千夫所指,那也是蒲择之绝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因此他更希望能由别人之口提出,然后自己再来一个顺水推舟……

    如此一来,将来即便不敌蒙贼,自己还可以说是诸将商议的结果,还可以说自己只不过是在所有有用之策中挑了一条看起来最有用的!

    但很可惜,一个上午下来,一干人等各种出谋划策,却没有一人之计于自己心底之计相符!

    眼见已到午时,蒲择之总是心头烦闷,也不得不让众人先去午膳,下午接着再议。

    官邸饭厅里已经准备好了吃食。

    菜肴虽不多,却都是蒲择之平时最喜欢吃的。

    可蒲择之此刻却毫无食欲,吃了两口便放下了筷子,唉声叹气。

    “爷爷,饮茶!”

    青衣少女进门奉茶,身段婀娜眉目如画,却是孙女蒲纤纤。

    蒲择之嗯了一声,看到少女之时眼神中便充满了怜爱,柔声道:“昨日不是听闻有不少青年才俊,邀你于西郊赏梅?”

    “什么么青年才俊,不过是一干附庸风雅之辈而已……”

    蒲纤纤瘪嘴道:“这些家伙,不过都是看爷爷你身居宣抚使之高位,想要借纤纤之身攀龙附凤尔,所以全都推却了……

    “你爹娘去世的早,爷爷现在又忙着抵抗蒙贼,无瑕顾及于你……”

    看着这个聪明伶俐,却从一出生就父母双亡的孙女儿,蒲择之愁叹道:“所以爷爷现在是真的希望你能早些找个好人家,如此的话,即便爷爷这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下去之后也能给你爹娘有个交代,你在这世上也好有个人照应——可你这总是谁都看不上眼,爷爷这边,如何放心得下啊?”

    “爷爷你就这么想将人家嫁出去么?”

    蒲纤纤娇嗔道:“可人家真的还不想嫁,还想多陪你一阵呢……”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现在都十六了,再过两年,那可就真成老姑娘了!”

    蒲择之白眼,然后才探听道:“前阵子那个黄亮就不错,一表人才不说更是诗画双绝,他那绝句,爷爷我看了都拍案叫绝……还有那个孙休,乃是盐商之后,本身年纪轻轻却早已有功名,爷爷很看好他将来金榜题名……此二人,都可为佳婿之选!”

    “爷爷,咱们能不能先不说这些了?”

    蒲纤纤没好气的噘嘴道:“现在蒙贼来犯,我巴蜀朝不保夕,爷爷你日夜为此忧心,纤纤又哪儿有心情想些儿女私事?”

    说完,也不给蒲择之插嘴的机会便接着说道:“不知道今日上午,爷爷和诸位将军们可以商议好抗击蛮蒙之良策?”

    蒲择之顿时脸色默然,摇头叹息。

    “前夜纤纤伺候阿爷饮酒,阿爷心中不是已有计较?为何……”蒲纤纤问。

    “若只我一人,爷爷自可乾纲独断,一言而决——败了,也不过遗臭万年尔!”

    蒲择之道:“可你也知道,爷爷并不是一个人,还有整个蒲家,还有你——要是爷爷一意孤行,但凡兵败,那么我们整个蒲家,还有你,恐再也没有机会抬头做人啊——你明白吗?”

    “爷爷苦心,纤纤都知道——可蒙贼来势汹汹,我大宋这边却久拖不决,也不是个办法啊……”

    蒲纤纤点头,这才低声道:“爷爷,纤纤倒是有一计,或能解今日之局!”

    “说来听听!”

    正一筹莫展的蒲择之闻言,忙让蒲纤纤细细说来。

    在蒲择之和孙女蒲纤纤商议着这些的时候,在不远的某处酒楼之上,一众蜀中文官将领,也在边吃边谈。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也不知府尊到底意欲何为!”

    杨大渊张大悦等人连连叹气,心说兵贵神,而现在蛮将纽璘已经过了白水江,自己等人却还在这里商议,坐失战机……

    “这些人,只知怪罪府尊无破敌之策,自己却又无良策献上,除了狺狺狂言便一无是处,实在是……”

    现隆庆府知州杨礼听着这些议论,满脸愤怒——毕竟,要不是数月前蒲择之奇兵收复剑门关苦竹隘,他这个知事连自己的辖境都无法回去。

    所以对蒲择之,杨礼是异常崇敬,听到众人在背后诋毁,极其不满。

    “杨兄,慎言!”

    段元鉴摆手示意道。

    他和杨礼先后都曾为隆庆府知事,现在又辖区相邻,因而颇有私交。

    此刻制止杨礼,完全是不想让杨礼因为些许琐事,在这乱世之际于诸将交恶——否则将来蒙贼来袭,一干人等袖手旁观,那就不妙了!

    杨礼明显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意气用事,平静下来才注意到段元鉴的气色比之前好了不少,心头一动道:“看来,令郎之伤势,应有好转?”

    “大好了——今早还起床入院溜达来着!”

    提及段岩之伤势,段元鉴也是心情大好,笑道:“这小子不但伤势大好,居然还为我们今日所议之事献了一策……”

    杨礼不但和段元鉴颇有交情,而且也见过段岩,所以也算得上有些情谊。

    所以听闻段岩伤势大好都能下地,杨礼也是颇为开心,恭喜一声才担心道:“不过这孩子在蒙贼手里吃了这么大的亏,居然都还不消停,想来是心有不甘啊——段兄你可记得看紧些,别让他给再惹出祸端来……”

    他这话说的毫无问题,毕竟根据他对段岩的了解——这小子要真能想出什么破敌良策,他是打死也不会信的!

    只是他哪里知道,现在的段岩,早已不是当初的段岩!

    他更没想到的是,听到这话段元鉴居然面有愠色!

    虽说段岩这阵子臭名远扬,让段元鉴觉得丢尽了脸面——可到底是自家儿子,自己看不上眼没问题,可别人对之瞧不上眼,那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