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7章 君子之交不提钱
    酒精的蒸馏,和白酒的蒸馏,区别不大——至少在蒸馏工具上是如此。

    之所以会出现酒和酒精,之间的区别也仅仅是蒸馏的温度而已。

    在蒸酒坊里上下检查了一番之后,段岩非常的满意。

    白酒蒸馏技术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说法莫衷一是,不过从相关历史文献上看,宋代开始还是占据了主流。

    现在眼前的所见,也让段岩再次确定了这点——一个底部连着铁锅,上部套着一个巨大的木制被称之为甑子的蒸笼,一次能蒸馏数百斤酒糟的蒸酒器,已经和段岩小时后在农村见到过的土酒坊内所见到的设施,相差不大了。

    虽然没有温度计是一大缺点,但考虑到酒精蒸分离的温度和酒的温度之间,相差了接近二十度,加上酒坊的匠作们常年蒸酒积累下来的丰富经验……

    只要自己略加指点,这酒坊蒸馏出自己所想要的医用酒精,应该不难!

    想到有了高浓度的酒精,加上葛存一帮着准备的那些东西……

    段岩相信,自己就一定能让更多的伤兵们活下来,顺利的打响自己穿越回来的第一炮……

    想着这些,段岩心里非常满意——毕竟俗话说的好,好的开始,就等于成功了一半嘛!

    当然了,非要要说有什么让他不满的地方的话,那也是有的——主要是因为酒坊那管事何欢对于自己的态度。

    时下,因为和蛮蒙之间旷日持久的战争,大宋之国力早已消耗一空。

    为了抗击蛮蒙,朝廷可谓想尽了办法筹措军需,酿酒官营收取酒税,也是其中的举措之一……

    何欢,就是代表朝廷执掌这小酿酒坊内的主事小吏。

    他当这个小吏,虽然能够获得一定的好处,但前提是每旬都能按时足额的缴纳规定的酒税!

    否则的话,那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想到最近因为蒙贼再次大肆出兵,酒坊所酿之酒水销售额大降,此旬之酒税缺口甚大,一旦到时候交不齐,自己被打板子是小,一个不慎,更有充军之危……

    所以何欢再看到上窜下跳的段岩,那脸便黑的跟锅底也似。

    “手,手!”

    段岩明显没注意这些,此刻正反复将手放在木甑壁上,告诫着酒坊匠作道:“蒸锅绝对不能烧开,快开的时候立即加入冷水降温,保持在要开不开的状态——明白吗?”

    酒坊的人点头表示明白的同时,一脸为难的看向了何欢。

    “小相公你应该不懂酿酒吧?”

    何欢过来,强忍怒气道:“按小相公你之所法酿造之酒,根本无法饮用——你可知?”

    “知道啊!”

    段岩笑道:“我想酿的这酒,根本就不是用来喝的……”

    何欢摆手,一脸你酿酒来干什么,我根本没兴趣知道的表情道:“那还请小相公先付了酿造所需之银,到时候你想怎么酿,就怎么酿,何某定不干涉,如何?”

    “我没钱!”

    段岩两手一摊道。

    一听这话,别说是何欢,就连一干匠作都是怒冲冠,厉声道:“没钱?没钱你到我们酒坊指手画脚,是意欲何为——莫不是以为你是段知事之子,就可以肆意消遣我等不成?”

    看到一群人怒目圆瞪的模样,来福直吓的脸色煞白,一边埋怨段岩没事找事,却又不得不小心的保护着段岩——毕竟段岩身上的刀伤可才好了一点点,要是再给人揍一顿,那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

    “诸位,稍安勿躁,某绝对没有消遣诸位的意思!”

    段岩示意来福放松,这才对何欢拱手笑道:“一进酒坊,某便看到何主事脸色不好——可是因为最近最近酒类销售大减,为酒税不足而烦心?”

    “既然段少爷知道,就更不该到我酒坊无理取闹,消遣我等!”何欢闷哼道。

    “何主事,且听某言!”

    段岩笑道:“酒税不足,那是因为酒买不出去,所以何主事你应该多在酒水销售这方面下功夫,而不是埋怨某消遣于你等——就算没有莫有借用酒甑,你们能多酿造些酒水,可酿酒再多却卖不出去,不也终究于事无补?”

    何欢冷哼,心说酿酒再多卖不出去于事无补我当然知道!

    可这,难道就是你在我酒坊胡闹的理由?

    “都说没有胡闹了……”

    段岩无语,但也知道无论怎么解释,何欢等人也不可能听进去,所以只是摇了摇头,这才对何欢道:“某有一策,能让贵坊之酒销量大增供不应求,不知道何主事可信?”

    听到这话,何主事眼前一亮,但立即又神色黯然道:“本坊之酒,无论名气口味,都只泛泛,想要供不应求,谈何容易?”

    “这点某知!”

    段岩点头,然后才笑眯眯的对何欢道:“若有一法,能让贵坊之酒,和所有酒坊之酒截然不同——何主事你觉得,贵坊之酒会愁销路吗?”

    “当真?”

    “当真!”

    “难否?”

    “简单至极,可谓举手之劳!”

    段岩回答的掷地有声。

    何主事的眼睛顿时亮了,长鞠及地道:“还请小相公教某!”

    “那这酿造酒精之事?”

    段岩指了指还半天没动唤的匠作等人。

    “按照小相公所言尽快酿造,不得有误——凡有差池,看我不扒了你们的皮!”

    何欢冲着匠作等等一阵厉吼,这才低眉顺眼的对段岩道:“请这边……”

    进屋落座。

    “听闻小相公之前伤于蒙贼之手,伤势可无大恙?”

    何欢泡茶,殷勤的伺候,嘘寒问暖,见段岩只是老神在在的喝茶却半点没有开口的意思,不得不道:“若小相公之计的确可行,小相公借用酒甑蒸那酒精之所有费用,一概全免——如何?”

    见段岩依旧还没有开口的意思,何欢硬着头皮道:“除此之外,还当有十两纹银奉上!”

    “何主事,君子之交,提钱可就俗了!”

    段岩摆手道:“五两纹银,足矣!”

    十两变五两,就是君子之交了?就不俗了?

    听到段岩的话,何欢的面皮剧烈的抽搐一阵,让段岩赶紧说,只要法子真的管用,银子不是问题!

    段岩招手,让何欢附耳过来,小声道:“摘新鲜竹叶洗净放入酿好之酒水之中,待酒水变为青绿之色捞出竹叶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