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6章 为公子扬名
    葛存一的看着段岩的眼神,是如此的火热!

    人生在世,求名求利,可往往很多人打破头,都难如所愿!

    而现在,却有一个名利双收的机会摆在他的面前——只要段岩愿意将这治疗外伤之法以及白药的方子给他,那么他葛存一不但有机会名与仲景一样名垂青史,更有机会赚的盆满钵满!

    葛存一的心思,段岩当然清楚。

    想到曾经的那些人,什么学术造假论文抄袭,那是信手拈来,即便被人指着鼻子痛骂,都不带脸红的。

    可现在,葛存一已经学会了伤口缝合,以及白药的配方,并清楚的明白其价值,却在征得自己的同意之前,根本不敢将之据为己有……

    段岩不得不感慨,这个时代虽然没有什么专利,但老祖宗们心底却自有自己的道德标尺!

    否则的话,自己所想之事想要顺利的实施,恐怕就没有现在这么容易了!

    而现在嘛……

    看着葛存一火热的眼神,段岩道:“葛大夫,你想要什么我很清楚,但时下兵荒马乱,白药之方和创伤救治之法,不知道能让多少伤者起死回生,所以此治伤之法,段岩万不敢让葛大夫你专美,而是希望能够尽可能的扩散开去,救治更多的大宋儿郎!”

    听到这话,葛存一满脸失望,同时又长鞠及地,由衷道:“此等良方,小相公却无意于用之索取私利,而是愿意无偿奉献出来造福于天下人——此等胸襟,小老佩服!”

    想到这阵子,重庆府四处传言段岩好大喜功却不学无术,现在再看段岩,葛存一心说,要是那些诋毁段岩的家伙,要是听到他此刻之语,不知道会不会羞愧而死!

    “葛大夫谬赞了!”

    段岩笑笑,心说自己可没你想的那么高尚!

    之所以不打算用白药的方子以及外伤消毒缝合之法来牟利,完全是因为没有必要!

    以自己的知识储备,段岩相信,只要自己想赚钱,那绝对是想不财源滚滚都难,根本不需要拿这种可以救无数人性命的东西去赚钱!

    “段小相公你不必过谦!”

    葛大夫当然不知道徐晋心中所想,只是拱手道:“小老无能,唯一能做的,可能就是竭尽全力,将小相公之术传扬开去,为公子扬名,让那些胆敢诋毁官人之人知晓,什么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如此,段岩就先谢过葛大夫了!”

    段岩点头,并未拒绝葛存一想要为自己扬名的提议。

    因为他知道,在这个时代,名望对于一个人来说,会是多大的助力——更别说,要是那些挣扎在死亡边缘的伤兵们知道,他们之所以能最终活下来都是因为自己,那是一个什么结果!

    他敢肯定,到了必要的时候,只要自己登高一呼,便有不知道多少士卒愿意为自己舍身忘死!

    这种好事,段岩岂会推却?

    当然了,想要达到这种效果,那肯定需要漫长的时间去积淀,而现在,段岩缺的就是时间!

    即便因为自己穿越回来,即便在自己的帮助下,自己那便宜老爹段元鉴和刘整率军守住了白箭滩,成功让蒲择之彻底夺回成都府,将巴蜀内之蒙贼清扫一空,那也只是替巴蜀之地觅得了喘息之机而已!

    等几个月后,哥蒙御驾亲征,蜀内军民,根本无力抵挡蛮蒙之铁蹄!

    所以,段岩现在要做的,就是利用一切手段,加名望积累的进程,争取在哥蒙亲征之时,已经有大量人马对自己忠心耿耿,愿意为自己所用!

    但想要做到这点,可不简单!

    毕竟他知道,现在自己的名声已经臭大街了,而且手上根本没有可用之人!

    所以,段岩不得不将目光看向了葛存一,沉声道:“葛老,你能信任我段岩吗?”

    看到段岩那郑重的表情,葛存一微微犹豫,然后满脸肃然的躬身道:“小相公有事,但请吩咐,只要能做到的,我葛存一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看到葛存一的模样,旁边的来福的眼珠子都差点要瞪出了眼眶!

    因为他能看出,葛存一此举,简直等于是向段岩效忠了——名满重庆府的名医葛郎中,居然向自家声名狼藉的公子效忠……

    “我向你保证,将来你们葛家,一定不会后悔葛老今日信我段岩!”

    段岩扶起葛存一,然后才笑道:“不过我想让你做的事,可没有赴汤蹈火那么严重……”

    他想让葛存一做的,是三件事。

    一是白药成药,现在能配多少,就尽量配多少,二是召集十几个机灵些的年轻人,对之进行简单的救护训练,三是按照自己的要求,做一些脱脂棉。

    “钱我暂时没有……”

    将制作脱脂棉的工艺详细的给葛存一做了讲解之后,段岩才有点不好意思的道:“不过葛老你尽管准备,到时候我一定会想办法,把银钱凑齐,绝不会让葛老你白忙一场……”

    “阿郎,老爷一个月就给你五百文的零花钱,到时候你哪儿有钱还葛大夫啊?”

    葛存一一走,来福便立即凑上来道。

    “山人自有妙计——你就别多问了!”

    段岩摆手,转头便问来福:“这么些年,我一共攒了多少私房钱?”

    来福举起了两个指头……

    “二百两?”段岩眼前一亮。

    “……”

    来福一脸你真敢想的表情道:“二两!”

    “……”

    段岩顿时无语,心说自己好歹也是一府知事的儿子,放曾经,那可是标准的二代啊!

    可十七八年,才攒下了二两银子的私房钱——这二代当的,也实在是太失败了吧?

    “阿郎,你可就知足吧!”

    来福道:“你的私房钱,那可是实打实的银子,不是那什么银钱会子铁钱会子之类的,也能办不少事呢……”

    交子会子这些东西,就算没保有记忆,段岩也是清楚这些东西的来历的。

    所以,他也懒得去想朝廷为了筹措军费滥纸钞造成货币大量贬值,不但让天下百姓加倍困苦,更是让华夏历史上第一次最有可能成功的货币改革被扼杀在了摇篮之中有多么可惜这些了,只是让来福跟自己走,去酒坊。

    此去,他当然不是为了买酒喝的,而是为了准备些医用酒精。

    虽说原浆酒的度数够高,可以勉强替代医用酒精,但其效果肯定比之医用酒精还是很有距离的!

    要是没机会也就罢了,现在既然有机会,段岩当然会想尽一切办法,做到最好!

    毕竟接下来的一战,可是他洗刷污名,确立名望的唯一机会!

    要是在接下来的一战中无法做到声名鹊起,并借机掌握一定的权力……

    那么,等到哥蒙亲征,那可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阿郎你等等,我去拿银子!”来福道。

    “别拿了!”

    段岩摆手,不是舍不得这身体攒这么十几年才攒下的二两银子,而是因为仅仅二两银子,对他想要办的事来说,根本不顶用!

    “有总好过没有!”

    来福道,心说要是一文钱都没有,想让酒坊办事——那还不得给人轰出来啊?

    “放心吧!”

    段岩老神一笑道:“我自有办法酒坊免费帮咱们办事——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让酒坊倒掏几两银子给咱……”

    “啊?”

    听到这话,来福直接抱着门框都不愿意跟段岩一起出门了,心说不但想让人免费办事还想让人给自己倒掏银子……

    那到时候,可就不光是被轰出来的事了——十之八九都得挨揍啊!

    不过想到何存一帮段岩治伤,忙前忙后七八天,到最后一分钱没收不说,最后还乖乖的按照段岩的要求回家准备白药金疮药,以及什么脱脂棉之类的东西,来福才终于大起了胆子,跟着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