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5章 大言不惭
    “偶然从古书上看到的,本是眼见伤重姑且一试,至于效果,爹你也看到了……”

    段岩将伤势的清创,缝合等等,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至于具体从哪儿看到的,自然是推说忘了——至于段元鉴信不信,那他就管不着了!

    “如此简单?”

    听到这些话,段元鉴吃惊不已。

    毕竟在他看来,任何一个好的郎中,都要经过无数年的治病救人的积累,才能做到应症施药,而现在根据段岩所说,似乎任何人稍加训练,就可以为伤员进行救治一般!

    天底下,难道真有如此成之医术?

    他当然不会知道,自古中医之弊端,都在于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重经验而轻原理,想要学有所成,当然是没有个数十年的积累,万难成为一代名医。

    但西医不同。

    想要将西医学精,当然也难,可要论上手的度,那就真的是太简单了……

    就拿这外伤救护来说,找几个胆大心细的培训几天,再做好消毒防感染措施,经过简单救护之后所带来的治疗效果,往往就不比从医数十载的老郎中来的差多少了!

    这些段岩当然知道,不过他绝不敢说出来。

    否则,除了之前在考场百无一用是书生诋毁文人的罪名之外,脑袋上恐怕又得扣上一顶诋毁岐黄医者的大帽子了!

    “若给我些时间,让我将酒精,缝合线处理的更加精细些,再配上白药金疮药一起使用……”

    段岩斟词酌句道:“只要负伤士卒们所受之伤全是外伤,没有伤到内府,那么依照此法,至少能多治愈半数的大宋士卒!”

    说着这话的时候,段岩一边观察着段元鉴的脸色。

    他本以为,段元鉴定然会欣喜若狂。

    原因自然是简单的。

    军医制度,从齐魏之时便已有之,时下大军出征,也会就地征召郎中随军以充军医之用。

    但可惜的是,一般成名之郎中年迈体衰,根本无法跟上行军之节奏,一般的郎中医术不精不说,数量更是少的可怜,往往万人大军,也未必有一名军医!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注定了绝大多数的士卒负伤之后根本不可能得到恰当的救治!

    这也是长期以来负伤士卒死亡率居高不下的根本原因!

    段岩相信,要是自己这个便宜老爹足够机敏,一定会现既然随军郎中可以成,就干脆军中抽取一些人等经过简单的培训,以充军医之用!

    说不定,就能让更多的负伤士卒活下来!

    但段元鉴的反应明显让段岩失望了……

    段元鉴虽然表现的很激动,但更多的还是出于一个父亲眼瞅着自己那没出息的儿子似乎还有那么一点可取之处……

    然后就没了!

    “虽然犬子之伤已经大好,但接下来还得葛大夫你多费心!”

    高兴过后,段元鉴又嘱咐了葛存一几句,便准备回屋更衣出门去衙门。

    “爹你稍等!”

    段岩忙道,在暗暗腹诽自己这个老爹的官僚习气,罔顾士卒生死的同时问:“父亲最近早出晚归,可是与蒲府尊等商议应对蒙贼纽璘率部攻击夔门之事?”

    纽璘率军万余,出利州经白龙江,兵锋直逼夔门之事,现如今已是人尽皆知,不是什么秘密。

    所以,段元鉴对段岩之言也没什么意外,只是叹道:“夔门乃我巴蜀西南之门户,一旦失守,巴蜀危也……”

    “现如今,可有良策?”

    段岩问,见段元鉴摇头叹气表示此次川中将官齐聚重庆府,便是为这一战之应对之策,可惜到现在为止,所有人都一筹莫展之后,才拿出了一副昨日从书房中翻出的地图!

    地图上,几处已经被他做好了标记,分别是成都,以及白箭滩!

    “围魏救赵?”

    看到地图上之标记,段元鉴嗤笑一声,一脸你小子还嫩的表情道:“成都府有都元帅阿达胡率军数万亲自坐镇,若能轻取,还用你说?”

    “蛮蒙骑兵来去如风,攻无不克的确不假,但守城,却非蒙贼所长——现在蒙贼占我成都府时日不久,若能突出奇兵全力攻之,未必就不能重夺成都府!”

    被段元鉴挖苦两句之后,段岩却丝毫不气,而是信心十足的笑道:“若能顺利夺回成都府,我巴蜀内之蒙贼便为之肃清,方能全力以赴,以拒蒙贼于蜀地之外!”

    这话,当然有几分道理。

    但段元鉴等人在商议对策之时,也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因而冷哼道:“若能拒蒙贼于蜀地外当然很好,可一旦被纽璘攻下夔门,西有利州之汪德臣,北有自贵州之兵而来——到时,我巴蜀将腹背受敌,你可知道?”

    “若无法肃清成都府之阿达胡,我巴蜀照样内外交攻——到时候同样是死!”

    段岩毫不畏惧,铿然出声道:“现在,我们只有赌,赌我大宋国运未殇,赌纽璘之区区万人,攻不下夔门,并眼见成都之围,不得不全力来援……”

    去衙门的一路上,段元鉴的脑海中全都是段岩说这些话时那自信至极的模样!

    “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哪儿来的自信!”

    虽然心底觉得段岩的话很有道理,但一想到自己这个当爹的被之驳斥的哑口无言,段元鉴就又是有点不爽,心说这臭小子,都已经这般田地了还如此大言不惭——难道是不知道自己的名声现在已经有多臭了不成?

    段岩当然知道自己现在的名声有多臭。

    但他更知道,现在若想稳住巴蜀之局势,就必须攻下成都府,拔掉蛮蒙埋在巴蜀之内的这颗钉子!

    否则的话,等到年底哥蒙御驾亲征,到时巴蜀内外交困,人心离散,到时候可就真是连一战之力都没有了!

    当然了,他的信心,其实主要还是来自于历史上,蒲择之为解此次之围,也是采用了围魏救赵之法,弃夔门而攻成都的……

    只可惜当时,虽然已经差不多将成都夺回,甚至还阵斩阿达胡,却最终功亏一篑!

    原因,居然还是出在自己老爹他们拒守之白箭滩这边!

    史书记载,刘整,段元鉴率部于白箭滩阻截自夔门而来驰援成都之纽璘所部,因指挥失当,蒙贼过白箭滩,直扑成都,蒲择之不得不率兵退走……

    这些记忆清晰的浮现,让段岩不得不感谢曾经爹娘赐予自己的头脑,过目不忘的本领不但让自己曾经是学霸,哪怕是穿越而来,依旧都受益匪浅!

    然后,段岩才将目光看向了葛存一,而葛存一,此刻也在看着段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