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4章 老子大如天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段岩便醒,并且再也无法睡着。

    十几二十年如一日的学霸生涯所养成的习惯,明显没有因为他的穿越以及换了副身体而有任何的改变。

    “阿郎,你这伤刚刚好点,还是多在床上躺会儿吧?”

    看段岩艰难的起身,来福吓了一跳,生怕因为段岩的起身,造成伤口崩开之类。

    “我没事!”

    段岩笑笑,毕竟这缝合过的伤口,可不会那么容易崩开并造成二次伤害。

    见段岩坚持,来福也没办法,只能在伺候他穿衣的当口,让他小心些……

    随着段岩的起床,段家暂住于重庆府的这座小院,便全都醒了,丫鬟开始生火烧洗脸水做饭之类,而来福则在伺候完段岩之后,忙前忙后的生火盆,打扫院子之类……

    而段岩便站在院子里缓步走动着,活络着身体,同时欣赏着这原汁原味的古时代的生活景象……

    因为有原主人的全部记忆,所以这一切段岩都很熟悉,但因为他那穿越而来的灵魂的缘故,却又多了几分阔别经年又再次重逢的新奇……

    然后他便看到了段元鉴。

    段元鉴在历史上,并不出名,只有只言片语的介绍。

    段岩知道,不仅仅是因为他还是历史博士导师,更因为在穿越而来之前,他本身就是整个巴蜀抗蛮山城防线之一的苦竹隘周边之人,所以对相关资料便格外留意。

    现在的段元鉴,任顺庆府知事,但在担任顺庆府知事之前,他却是隆庆府知事!

    剑门关苦竹隘,就是段元鉴主持修建的。

    所以,看到段元鉴,段岩便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大半年之后的事情——几个月之后,哥蒙御驾亲征四川,刚刚被夺回来不久的苦竹隘被再次攻破!

    紧接着,蛮蒙大军便势如破竹——鹅顶堡,得汉城,大获城等,破的破,降的降……

    领兵驻防青居城的段元鉴力主死战,被偏将刘渊所杀……

    随着这些久远的记忆潮水般的涌出,段岩便忍不住的咧嘴直笑——当初记得这些,仅仅是家乡所在是抗蛮要地所以随手了解,然后被强大的学霸那过目不忘的基因给储存在了脑海的深处,本以为不会再有任何用处……

    但现在他现,因为自己穿越回来了,这些记忆似乎带给了自己逆天改命的能力!

    在段岩看着段元鉴的时候,段元鉴也在看着段岩,他现,自己这个儿子居然有点陌生……

    不是说段岩本身,而是他眼神里藏着的那些东西,让段元鉴陌生无比!

    不过在段岩咧嘴笑起来的时候,这种疑惑便立即被打散了——段元鉴脸色一沉,开始冷哼!

    段元鉴的忽然变脸,让段岩微微一愣的同时立即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忙请安道:“爹,早!”

    “嗯……”

    段元鉴嗯了一声,神色稍缓的道:“伤刚刚好点,不好好在床上躺着,爬起来作甚?”

    “已经无碍了……”

    段岩回答,并告诉段元鉴,若没有什么反复的话,最多十天半个月的,这伤也就好的差不多了……

    “回去躺着!”

    只是段元鉴根本不给他说下去的机会,语气不由分说并不容置疑。

    “……”

    段岩无语,却也只能乖乖的往回走——没办法,这时代就是一个老子大如天的时代!

    来自于父亲的命令,和皇命一样,不容违抗和质疑。

    就在此时,敲门声响起,葛存一被来福迎了进来……

    “段小相公,你居然起来了?”

    一看到段岩居然在院子里走动,葛存一大惊失色,连跟段元鉴打声招呼都顾不上了,一溜小跑的扶着段岩,生怕有任何闪失。

    毕竟他伤口二次崩裂后果有多严重,他这个大夫可比谁都清楚!

    “真的无碍了……”

    段岩无语的回屋坐下,然后解开衣物让葛存一查看伤口……

    虽然仅仅过了一夜,但在彻底消毒,缝合,以及自配的云南白药的强大效果之下,伤口虽然还有些红肿,但和昨日那恐怖的状况相比,现在的伤口情况,简直不值一晒……

    “真乃,奇迹也……”

    看到伤口的模样,葛存一激动的都快要跳起来了!

    这些年兵荒马乱盗匪横行,经他之手医治的刀枪创伤之人,没有一千那也绝对过八百。

    像段岩这么严重的伤势,其治愈者,绝对是百不存一——这也是即便是段元鉴这个知事求上门来,他都不太愿意接手救治段岩的根本所在!

    几天下来,他都以为段岩是必死无疑了!

    可谁知道,昨日段岩垂死猛醒,一番操作之后,今儿伤口居然已经好转如斯,都能自个儿下地走路了……

    他岂会不知道,段岩的伤势好转的度如此之快,除了跟这被段岩称之为白药的金疮药的奇效有关之外,更是跟段岩之前用原浆酒清洗伤口,用牛筋丝缝合伤口有关!

    而现在,无论是伤口清洗,缝合,甚至是金疮药的配方,自己都心知肚明……

    葛存一的目光,便情不自禁的激动了起来!

    一旁的段元鉴也看到了段岩的伤势,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感激的对葛存一抱拳道:“多谢葛大夫妙手回春,救犬子一命,请受段某一拜……”

    “段府尊,使不得也……”

    葛存一忙扶住了段元鉴,激动道:“小相公能好起来,可全是他自己之能——有幸亲眼目睹小相公之岐黄神术,已经是老朽之天大的造化了……”

    “啊?”

    听到这话,段元鉴一脸错愕,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老爷,你忘了?”

    来福在一旁提醒道:“昨晚我都跟你说,阿郎这伤,可全都是阿郎自己治好的,你还不信——现在总该信了吧?”

    “的确是小相公自己的手段,老朽……倒是也有从旁协助……”

    见段元鉴望来,葛存一点头,并硬着头皮往自己脸上贴了那么点金——即便缝合伤口,会做针线活的丫头都会,照方抓药跑个腿,更是是人都会……

    可为了能跟这创举性的,必将青史留名的创伤治疗方式沾上那么点关系,葛存一厚着老脸拼了……

    而在一旁的段元鉴,则早已急不可耐,让段岩赶紧老实交代,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