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3章 风雨飘摇
    几十年来,巴蜀之地在前宣抚使余府尊的统御之下,依靠蜀地山川之利,筑多功城,云霄城,大获城等以对抗蛮蒙铁骑,虽无力大败蒙贼,却也能屡屡让来犯之贼无功而返!

    但现在,随着蛮蒙改变战略,居然也开始在巴蜀屯田筑城,余玠之策,渐有支拙之危!

    更可怕的是,几年前余府尊被奸臣陷害,气急暴毙,余晦接任,却连战连败,甚至连蜀地门户之剑门关都丢了……

    想着这些,蒲择之便忍不住连连叹气,心说余晦你个无能老贼,真是害我大宋不浅!

    虽说几个月前,他已经顺利的收复了剑州和苦竹隘,甚至企图乘势收复利州城,动了巴蜀之地多年未见之反扑攻势,虽然未果却也使龙颜大悦……

    但不可否认的是,巴蜀数十年来抗击蛮蒙所积累下来的那股百战不殆的豪气,已经因为余晦之无能而消耗殆尽了……

    而现在,蛮将纽璘又在利州纠集精兵万余,意图经白龙江过大获城攻击夔门,和当下屯兵于成都府之阿答胡刘黑马连成一线,一举扫清蜀北之大宋守军……

    此战若摆,苦心经营数十载的巴蜀防线,将就此瓦解!

    仅仅靠钓鱼城之寥寥数地,根本无法抵挡蛮蒙之铁骑席卷南下,直取朝廷之核心要地如两湖,两广,甚至是江南……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任它蒙贼侵略如火,我军自不动如山……”

    张大悦刘整等诸将献计,表示川北各防御要地如云顶,大获诸城,全都筑于咽喉要地,也成功抵挡蛮蒙数十年,此次蒙贼再犯,大家只要按部就班,应该也能和往昔一般,让蒙贼无功而返!

    听到这话,蒲择之是一声叹息……

    以往,靠余大人之山城防御战略抗击蒙贼,的确有效,可惜现在之局势,早已今非昔比!

    现在,蛮蒙明显也已经看出以巴蜀之地势,他们再想如在别处一般仗着铁骑之利来去如风占领巴蜀,已无可能,所以才开始实施筑城屯兵,攻一城,便据一城……

    若现在,自己依旧抱着各山城之险,想要以不变应万变,最后的结局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整个巴蜀之地,都被蛮蒙逐步蚕食!

    更别说,现在纽璘大兵欲取之夔门,更是蜀西之咽喉要地,绝不可失!

    听到蒲择之心之所忧,原本信誓旦旦的张大悦等诸将也是脸色尴尬,讪道:“那,以府尊之见,我等分兵,驰援夔门?”

    “若如此简单,我大宋朝廷何须花如此之多米粮养着尔等军将?”

    听到这话,蒲择之不禁闷哼,心说这战事千变万化,要都如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这么简单,蒙贼岂能猖狂至今?

    被蒲择之一番呵斥,张大悦等虽面红耳赤,却又满腹牢骚,心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该如何是好?

    “本府若是已有定计,又岂会召集尔等商议?”

    蒲择之更是不悦,沉声道:“现在,我大宋朝廷之安危在于我巴蜀,巴蜀之安危,在于吾和诸君,还望诸君能积极进言,出谋划策,阻蒙贼之兵锋,解我巴蜀以及我朝之危……”

    众人议论纷纷,却都苦无良策。

    看到诸将抓耳挠腮,却无一人能提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蒲择之心头烦躁不已,目光闪动之间,却落在了段元鉴的身上……

    段元鉴先后任职隆庆府和顺庆府知事,不但在两地施政有方,在军伍战阵方面也是颇有建树,算得上是蒲择之手下的得力大将。

    但今日,段元鉴却一言不,甚至有些神情恍惚。

    段元鉴为何此般,蒲择之当然知道。

    毕竟其子段岩跟随其同来重庆府虽然不过半月,但其考场大贬书生无用在前,又有单骑直闯蒙营垂死而回在后,出格之言行……

    现在的重庆府,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夜幕时分,诸人依旧没有任何对策,蒲择之不得不下令各自回家休息,明日接着再议,却将段元鉴留了下来。

    “令郎伤势如何?”蒲择之问。

    “已经请了重庆府之名医葛郎中医治,只是伤势太重,葛郎中也只能勉力而为,怕是回天乏术了……”

    想到断言的伤势,段元鉴眼圈一红,却又道:“多谢府尊挂记,不过这一切,都怪犬子自己行事莽撞,完全是咎由自取……”

    “到底还是少年,你也不必太过苛责!”

    蒲择之安慰道:“而且令郎之行事,虽有些少年意气,但就凭敢于向蒙贼挥刀这等意气,就不愧为我大宋之血性男儿——相信他一定能好起来的……”

    “多谢府尊吉言!”

    段元鉴谢过,这才告辞……

    看着段元鉴的背影,想着其子段岩之行径,蒲择之长叹一声,心说虎父犬子,真乃人生之大悲也……

    段元鉴回到家中之时,已经是二更之后。

    “岩儿情况如何?”

    一进门,段元鉴就迫不及待的问。

    这次来重庆府参加科举,原本儿子是死活不答应,算是被他给硬绑而来的。

    要是儿子有什么事,他都不知道跟夫人怎么交代——毕竟,那等于是自己绑着儿子过来送死啊……

    “阿郎的情况好多了!”

    听到问话,来福忙开心的表示,自从午间段岩醒来,并自己做主给自己处理伤口,并上了自己开的方子配的伤药睡下之后,已经不再说胡话了,刚刚自己去看的时候,也不怎么烧了……

    “胡说!”

    听到这话,段元鉴一脸不悦,心说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货色,自己难道还心里没谱不成?

    就他那样,还能自己给自己处理伤口,还给自己开单子配伤药?

    段元鉴打死都不信!

    “是真的啊,老爷!”

    来福恼火的跺脚道:“不信等明儿葛郎中过来你自己问他——葛郎中走的时候,还跟少爷鞠躬致谢,说多谢教诲呢……”

    噗……

    放下心来的段元鉴正想喝口水润润嗓子,听到这话一口水喷的到处都是……

    想到之前去请葛葛存一,对自己这个外地知事那爱搭不理拽拽的样子,居然会对那害的自己在同仁们面前颜面扫地的不成器的儿子鞠躬致谢说多谢教诲?

    怎么可能!

    所以段元鉴觉得,这分明是来福想帮段岩在自己面前说好话!

    “休得再胡言乱语,否则决不轻饶!”

    段元鉴冷哼,本想去看看段岩的伤,但想到段岩从受伤以来夜夜哀嚎几乎无法入睡,现在好不容易能够安睡,便没有去吵醒段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