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455 新案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转眼进入了四月份……

    这段时间大家都不怎么出门,各个社区管理也比较严,犯罪案件明显减少。

    韩彬难得清闲,手上也没接什么大案子。

    二中队二组组长叫朱家旭,比韩彬大三岁,挺健谈的一个人,没事的时候经常来一组坐会。

    前几天二组接了个凶杀案,朱家旭带队查案去了,还借调了江扬和王霄。

    趁着这段时间,韩彬跟组里的人也混熟了。

    一组没什么刺头,李琴和王霄虽然资历深,不过并没有跟韩彬别苗头的意思。

    “咯吱……”办公室的门推开了,包星走进了办公室。

    “各位领导,各位同志,我又打听到了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会坏消息,你们想听哪个?”

    韩彬已经见怪不怪了,打了个哈欠,等着他的下文。

    黄倩倩坐在桌子旁,双手拄着下巴,眨了眨大眼睛。

    李琴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先说好的吧。”

    “这场特殊战役打赢了,明天就能激e除,各行各业都可以复工了。”包星道。

    (为了展开剧情,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时间线推进了,请勿对号入座。)

    (现实中战役还未结束。)

    (再说一遍,战役还未结束,请大家务必小心,保护好自己,尽量不要外出。)

    黄倩倩呲着两个小虎牙,“真的吗,终于可以不用天天吃泡面和食堂了。”

    “坏消息呢?”

    包星叹了一口气,“解封半个月内没有特殊情况,警员一律不得休假。”

    韩彬没啥表情,也掏出一根烟,点上烟抽了一口。

    对于前面的消息,韩彬早有预料,知道快解除了,只是不知道具体时间。

    至于后面的消息,马景波、朱家旭都跟他讨论过,人们憋了这么久,一旦放开肯定有一种报复心理,也可以说是补偿心理。

    人饿上几天,再暴饮暴食,就很容易出事。

    大家都憋了这么久,积累了很多情绪和事情,一旦全面放开,也很容易出事。

    说白了,很可能会进入一个案件爆期。

    韩彬等人能想到,市局领导没理由想不到,加班的举措就不难理解了。

    ……

    韩彬回到家,父母已经做好了饭。

    这段时间,韩卫东清闲了许多,上班比韩彬晚,下班比韩彬早。

    韩彬觉得这是好事,证明这场战役确实过去了。

    前几天,韩彬爷爷也回老家了,韩卫东和王慧芳陪着他在老家住了几天。

    据说,老爷子一回家就精神了,在院子里看看这个、搬搬那个忙个不停,嗓门都大了不少。

    王庆升也回自己家了。

    他住的小区还真现了病1i,为此他还庆幸了好长一段时间。

    不过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一家三口围在桌旁,三菜一汤、煮花生米、炒菜心、清蒸鱼、老鸭汤。

    韩卫东拿着了一瓶酒,照例喝上二两。

    他吃了一口花生米,啜了一口酒,美滋滋的,“彬子,车开着还行吗?”

    “挺好的。”

    韩卫东又倒上一杯酒,笑道,“前两天,撞你车的那个姑娘,你还跟人家有联系吗?”

    王慧芳皱了皱眉,“撞车,撞啥车?”

    为了避免王慧芳担心,韩彬父子俩很有默契,都没有告诉她追尾的事。

    索性也不是什么大事,车也已经修好了,韩彬就将追尾的经过,简单的讲了一遍。

    “傻儿子,你既然觉得那个姑娘不错,干脆就别要人家钱了,还能给人家留个好印象,少要一两百算啥事,一点都不局气。”王慧芳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儿子还是年轻,经验少。

    “你一个娘们懂啥,儿子是干刑侦的,想的不比你多。那姑娘不转钱,咋光明正大的加她微信。”韩卫东哼了一声,虽说他也是后来想明白的,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在老婆面前炫耀。

    女人就要时不时的打击一下,否则过不了几天,就开始膨胀的没边了。

    这都是经验。

    韩卫东觉得,自己也是时候交给儿子了。

    老婆绝对不能打,但打击是必须的。

    “诶呦,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王慧芳嘀咕了一句,追问,“儿子,那姑娘长啥样,漂亮不?”

    “我也没见过。”

    韩彬只见过微信上的照片,谁知道她是不是照骗,虽然身材极好,但他也不敢肯定,是不是一个靠背影赢得天下的主。

    “诶呀,这两天有点素,要不明天买点羊排,给儿子补一补。”韩卫东道。

    “你不要什么事都打着儿子的名义。”王慧芳翻了个白眼。

    “儿子你想吃不。”

    韩彬想着,过两天可能要忙了,提前补补也好,“买点吧。”

    “这不就妥了嘛,这次咱们炖的时候啥作料都不放,盐也不放,那肉炖出来肯定好吃。”韩卫东说道。

    “那行,明天我去北边市场买,那边新鲜,都是现杀的。”王慧芳道。

    “市场有点远,我开车带你去吧。”韩卫东关心道。

    “儿子还要开车上班,你怎么送我,傻了吧。”王慧芳道。

    韩卫东拍了拍头,“你看我这脑子,也是,不能耽误了儿子工作。”

    “我打车去吧。”王慧芳道。

    “这没有车就是不方便。”韩卫东叹了一声,“要不,咱家再买辆车得了。”

    韩彬擦了擦嘴,至于嘛绕这么大个圈子。

    “买车。”王慧芳嘀咕了一句,“也是,正是搞对象的时候,要不给儿子买个新车。”

    韩卫东“……”

    我容易吗?

    韩彬笑了笑,继续埋头吃饭。

    韩卫东面上不显,在桌子底下踢了踢韩彬的脚。

    韩彬喝了口汤,“妈,我们马队长才开了一辆老款的别克,我买新车不合适。”

    韩卫东点点头,“还真是,你刚调到市局,开新车确实影响不大好。”

    “要不就等等再买。”王慧芳道。

    韩卫东“……”

    我呢,我也要上班呀。

    “妈,你们手里有闲钱就买一辆,正是用车的时候,我暂时不打算换车,我还没上几年班,开个八成新的帕萨特就行了,整那么好的车干啥。”

    “就是,开个八成新的车就行了,我像他这么大,自行车还是二手的,不也一样载着你们娘俩嘛。”韩卫东附和道。

    王慧芳撇撇嘴,一副老娘还不知道你那点心思。

    如果放在以前,王慧芳可能还得想想,但是经过这一次的事,她现没车确实不方便,平常出租车挺多,看着都晃眼;可真要遇到事了,这车还真打不着。

    还是自己有车踏实。

    “你想买啥车?”

    听到王慧芳松口了,韩卫东立刻露出讨好的笑容。

    该打击的时候打击,该巴结的时候,一样得巴结。

    ……

    翌日上午,韩彬开车上班,现路上的车辆和行人多了,又恢复了往日的拥堵。

    韩彬不仅没有不高兴,反而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人一放松就容易走神,韩彬差点开车去玉华分局。

    没办法,养成了习惯,总得适应一段时间。

    好在及时拐了过来,开回了市局。

    到了市局,刚进办公室就从包星那里听说,市局领导开会了,大队长以上级别的都要参加会议。

    韩彬也不知真假。

    上午十点多,马景波来了一趟,通知韩彬下午两点去会议室开会。

    下午,丁锡锋召开了市刑侦队的内部会议,参加会议的都是组长以上级别的。

    会议上的内容,无非就是yi情解除后,可能面临的一些问题,让大家防微杜渐,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同时还正是宣布,半个月内没有特殊情况,任何人不许休假。

    开完会后,马景波又将韩彬和朱家旭叫到一旁,嘱咐了两人几句。

    晚上,一组的人给韩彬举行欢迎宴,马景波也到场了。

    餐馆是黄倩倩定的,是一家川味火锅店。

    这段时间,大家都吃的比较清淡,很多人都想这一口了。

    火锅店人很多,韩彬等人到的时候,大厅里等了不少人。

    幸好黄倩倩一早就预定了包间,否则能不能吃上,还真不好说。

    韩彬等人吃完饭,火锅店还是闹哄哄的一群人。

    不光是这家店,其余的店也一样。

    大家在庆祝,每个人都十分开心,十分的轻松。

    ……

    翌日上午。

    韩彬准时到了市局,今天天气不错,打开窗户透透气。

    其他的组员各忙各的,有了黄倩倩这个内勤,韩彬也省了不少事。

    韩彬倒了一杯咖啡,从兜里掏出了一根烟,不禁想起了田丽定的规矩,笑道,“倩倩,在办公室抽烟不影响你吧。”

    黄倩倩笑了笑,“没事,我爸和我哥都抽烟,我从小就是抽二手烟长大的,早就习惯了。”

    韩彬点着了烟,吧嗒吧嗒抽了起来,别说,在办公室抽烟的感觉——爽。

    韩彬抽着烟,喝着咖啡,看着窗外的景色,马路上人来人往、车流不息,这种感觉真好。

    “咯吱……”一声门响,马景波走了进来。

    “马队。”众人招呼道。

    马景波扫了一眼,“人都齐着呢,挺好,收拾一下出现场。”

    韩彬将剩下的半杯咖啡一口干掉,“马队,什么案子?”

    马景波反问,“韩彬,我记得你好像会英语。”、

    韩彬点点头,“对。”

    “涉外案件。”

    包星有些意外,“呦呵,这还真不多见。”

    韩彬也是头一次参与涉外案,追问,“严重吗?”

    “有个老外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