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446 谁是King?
    杨志犹豫了一下,“应该是吧。”

    “你见过他的身份证吗?”

    “没有。”

    “宋白江三个字怎么写?”

    “我没见过他写,不过,我感觉应该是宋江的宋,白色的白,宋江的江。”

    韩彬皱了皱眉,“你有没有见过能证明宋白江身份的物品?”

    “没,好像没有。”

    “宋白江有没有跟其他人来往过?”

    杨志又摇了摇头。

    马景波也有些坐不住了,“你对宋白江这个人了解多少?”

    杨志神色复杂,“我不敢问他,甚至不敢盯着他看,我也不敢去了解他……”

    李辉哼了一声,“你这个不敢,那个不敢,就敢帮着他杀人……”

    “我从来没杀过人,我就是……”杨志说到一半,情绪上涌,又哭了起来。

    听到他哭,马景波也有些心烦,另一名嫌疑人已经死了,他还指望能从杨志嘴里套出更多的话。

    马景波看了一眼手表,“先审到这吧,你自己再好好想想,我不希望下次问的时候,还是一问三不知。”

    回到二组办公室后,其余的队员立刻围了上来。

    赵明迫不及待道,“杨志招了吗?”

    “队长,那小子撂没撂?”王霄道。

    马景波点点头,“撂了。”

    曾平松了也暗松了一口气,另外一名嫌疑人已经被杀了,如果这个嫌疑人不肯招,案情很可能会陷入僵局。

    “既然大家都在,下班前咱们在开个小会,几分钟的事。”马景波伸了个懒腰,“我坐的屁股都疼了,我站着说,你们该坐的坐。”

    马景波翻开笔记本,将审讯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曾平和王霄等人听的很认真,宋白江的死让另一条线索直接断了。

    马景波合上笔记本,“情况大致就是这样,曾队长,你说一下抓捕宋白江的经过。”

    曾平叹了一口气,“这个宋白江是个不折不扣的悍匪,一看到情况不对就拔枪,他的弹夹是七的容量,打完了六,用最后一颗子弹自杀了,当时的情况我们根本来不及阻止。”

    “对于宋白江的身份,我们现在了解的很少,我们在厂子里只现了两个手机卡,一个是打给受害人的手机卡,还有一个是杨志名下155开头的手机卡。”

    “宋白江的十个手指的指纹都有不同程度的烫伤,技术队无法采集到有效指纹,不过已经采集了dna,送到技术队进行比对了。”

    马景波追问道,“宋白江手指烫伤严重吗?是受伤,还是他自己故意弄得?”

    “烫伤不算严重,以我的经验推测,像是他自己弄伤的,很可能是经常掐烟头,久而久之将指纹破坏了。”曾平道。

    马景波在屋子里踱着步子,“像他这种悍匪,不可能是一天养成的,以前肯定犯过案,没准还会有前科。”

    “王霄,将宋白江的照片到市局技术队,让他们在数据库里进行比对。”

    “田丽,你在公安系统查一下宋白江的名字,看看能不能查到嫌疑人的身份。”

    虽然这事最简单的方法,但是马景波没有报太大的希望,这个嫌疑人连指纹都烫平了,又怎么可能再用真名。

    “今天先撂杨志一晚,明天上午接着审讯,杨志这个人一定要一查到底。”

    “马队长,明天我想参与对杨志的审讯。”曾平道。

    “可以。”马景波点点头,指了指一旁的韩彬,“你和李辉刚才都参与了审讯,对杨志这个人你们怎么看?”

    李辉接过话茬,“我觉得,这个杨志属于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他原本是一个受害人,结果却对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说白了就是一个人格分裂的变太。”

    “啧啧,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赵明砸吧了砸吧嘴,“这个词到挺响亮,在美剧里经常见,但是我从警以来还真没见过。”

    “哼。”李辉哼了一声,”你小子才干了几天刑警,这个世界上的人千奇百怪,以后你就见怪不怪了。“

    马景波思索了片刻,指了指一旁的韩彬,”你怎么看?“

    韩彬掐了掐额头,“我感觉,杨志不像,至少给我的感觉,不完全像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他很可能隐瞒了一些东西,他的情绪有点乱。”

    马景波走到窗户旁,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不错,我也认为杨志隐瞒了一些事,而且他对宋白江的依赖,并没有他说的那么强,更像是将罪责都推到了宋白江身上,尽量将自己从案件中摘出来。”

    “咱们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杨志并不知道宋白江已经死亡,这一点对他的审讯至关重要,不管谁参与对杨志的审讯,一定不能透露这一点,更不能说漏嘴,要给我刻在脑子里。”

    马景波说的郑重其事,众人都点头应是。

    ……

    会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李辉和韩彬开车回家。

    韩彬坐在副驾驶室里打了个哈欠,“又是一天。”

    “彬子,你说这个社会是咋的了,以前这种案件的受害人都是女的,现在连壮小伙都不放过,这家伙,以后走夜路都得小心点。”

    “社会在展,很多事情都跟着欧美学,不光学好的,坏的也一样学,这种案件在欧美很常见。”韩彬道。

    “彬子,你说这个杨志到底是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说不好,但他肯定有所隐瞒。”在审讯过程中,韩彬一直在用微表情观察对方,现杨志的情绪有些不正常,但具体在哪里撒了谎,还需要进一步的判断。

    “给我的感觉,这货肯定是个同性恋,你看他那个样,比女人还女人,我最受不了那他个扁嘴的动作,借用老郭的一句话,你看你那个作死的样。”李辉一边开车,一边说,

    “我还有一个想法,如果像你说的那样,杨志有所隐瞒,但他也承认参与对三名受害者的绑架,那会不会所隐瞒的是一个主次顺序?”

    韩彬若有所思道,“你的意思是说他才是king。”

    “对,如果杨志是主谋的话,那也可以说的通呀,受害人的信息是他提供的,白色丰田车是他的,厂子是他负责租赁的,完全可以说他是案件的主导。”李辉越说越兴奋。

    “你有证据吗?”韩彬反问。

    李辉立时蔫了,“可惜呀,宋白江死了。”

    ……

    回到家,韩彬泡了个澡。

    他很喜欢在泡澡的时候想事情,洗掉身上汗渍的时候,仿佛也洗掉了脑中的杂念,可以更加集中精力的想案子。

    宋白江死了,这个案子还有不少的疑点。

    宋白江到底是谁,又为何要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

    对方的手枪是哪来的,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

    如果真像李辉猜测的那样,杨志才是案件的主谋,那他又是如何驯服宋白江这种悍匪。

    宋白江的悍,不仅是敢于向警方开枪,他毫不犹豫的自杀,才是真正让人心惊的。

    难不成真正被人洗脑的是他?

    亦或者说,两人之外还有其他的嫌疑人,另外的嫌疑人才是真正的kIng。

    宋白江和杨志两个人都只是他的助手。

    一个king,两个弗兰克。

    ……

    翌日上午,韩彬神清气爽的来到了分局。

    随着yi情的好转,街上的人也多了起来,没有了之前的冷清感。

    到了办公室后,两个队长都不在,大家各自忙着手头的工作。

    上午十点钟,马景波和曾平一起赶到了会议室。

    李辉打量了两人一眼,“马队长,曾队,你们这是去开会了。”

    马景波脱掉了外面的皮衣,在手上喷了点消毒水,“嫌疑人有枪,案件的性质更加严重,我们向市局和分局的领导汇报了一下;领导对这个案件很重视,让技术队和法医室配合咱们的工作,物证、尸检都以131案为先。”

    “啧啧,这感情好,技术队那边证据检测的快,对案件调查进度很有帮助。”李辉道。

    马景波郑重说道,“领导给了这么大的支持,咱们更不能放松,必须尽快将案件查清楚。”

    “老曾、李辉,你们两个负责审讯杨志,尽量从他嘴里多套出一些有关宋白江的线索。”

    “明白了。”

    田丽接过话茬,“马队长,昨天我检查了一下杨志的手机,现了一条新线索;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在微信上给一个叫彼岸的人转账,两人联系很频繁,关系不一般。”

    “聊天内容呢?”

    “没有聊天内容,只有转账记录。”

    马景波吩咐道,“韩彬,你去查一下,看看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马景波又吩咐了几句,随后众人分头行动。

    ……

    审讯室内。

    杨志坐在审讯椅上,比昨天憔悴了不少。

    曾平和李辉坐在对面,低声交流了几句。

    “咳……”李辉轻咳了一声,冷声道,“杨志,在警局呆了一晚上,感觉怎么样?”

    杨志哭丧着脸,“我想回家。”

    “想早点回家就老实交代,争取宽大处理。”

    “我知道的昨天都已经说了。”

    “砰!”李辉一拍桌子,呵斥道,“胡说八道,宋白江已经交代了,你才是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