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429 岳阳山
    赵明的想法很有意思,网络作家不需要去公司上班,只要有台电脑就可以工作。

    这个工作是比较隐蔽的,任何人都可以兼职。

    当然前提能坚持每天码字。

    看到两人都没有提出异议,赵明继续说道,“任重远刚才说过,任建华有一台手提电脑,他完全具备成为一个网络作家的条件。”

    “网络作家又不用去公司,按理说应该没有什么交集。”田丽道。

    “网络作家每天也是要开年会的,很多网络作家都会去参加,没准是那时候认识的。”赵明道。

    “网络作家何止千万,只要注册个笔名在网上小说都可以称为网络作家,不可能所有人都去参见年会,小说网站也负担不起,我估计受邀的作者应该是有门槛的,任建华这种级别的作者未必在受邀之列。”韩彬道。

    赵明打了个响指,“我听说,签约作者也会有个群,很多作者都会在里面撩骚,两个人又在一个城市认识的可能性很大。”

    韩彬有些意外:“你小子行呀,对这个行业还挺了解的。”

    赵明挤了挤眼睛,一脸八卦道:“我经常看小说,对于作者圈子里的事,多少也了解一些。”

    “我对这个圈子里的八卦不感兴趣,不过,你的这个猜测还挺有意思,可以当成一个线索调查。”

    “彬哥,我都想好了,要证明这一点不难,只要将任建华的身份证给小说网站让他们查一下,自然就知道这小子有没有在写小说。”

    “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大大小小的网络小说公司多得是,咱们又不是网文圈子里的人,不可能将所有的网络小说公司查一遍。”

    赵明想了想:“也对,是我想窄了,那就先找到任建华的丢失的电脑,只要查一下电脑上的文件,自然就弄清楚了。”

    “这个可以有。”韩彬道。

    查明任建华失踪前的行踪,找到任建华丢失的物品,原本就是查案的方向,查电脑不过是顺便的事。

    “我安排一下任务。”韩彬指了指一旁的田丽:“你去技术队走一趟,让他们联系通讯公司,查一下任建华的手机号,该怎么查,不用我教你吧。”

    “我知道。”

    “赵明,查一下任建华那位本地舍友的情况,他既然不愿意来警局,咱们去他家做笔录。”

    是。

    ……

    岳阳山是个标准的宅男。

    别管外面如何风雨飘摇,他却是稳坐如山。

    他每天的生活很有规矩,吃喝睡、看小说、玩游戏、追剧。

    基本上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岳阳山的父母也在家,基本上每天都会吵架,都是为了一点小事。

    做饭放的盐多了,出锅前没放醋,马桶堵了,电视声音大了,都会引来两人的争吵。

    岳阳山听烦了,直接带个耳机,耳不听为静。

    在岳阳山看来,他父母之所以这么暴躁,主要是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更年期,第二个原因憋坏了。

    在一个一百平米的屋子里,连续十来天不出门,很多人都受不了,身体和心理上都会觉得不舒服,变的很暴躁。

    他母亲经常傻傻的站在窗前,望着外面的景色呆。

    岳阳山可以理解,他尽量不触父母的霉头,每天吃完饭,陪着父母聊会天,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他自己一点都不觉得无聊。

    每天吃完饭,躺在床上看追剧、看小说、玩游戏,对他来说已经是十分幸福了。

    至于出不了门这件事,ho care!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最近一段时间,岳阳山都没有听过这个声音,将手机扔到一边,从床上爬起来,如临大敌。

    “谁呀?”这是岳阳山父亲的声音。

    岳阳山也出了卧室,望向门口的方向,打过年开始,他家就没来过客人。

    “我们是物业公司的,做一个常驻人员登记,给你家放门禁卡。”外面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

    岳阳山的父亲戴上口罩,打开了房门,看到外面站着两个男子都戴着口罩。

    岳阳山的父亲皱了皱眉,他们小区物业公司大部分都是女员工,即便有男员工,也都是上了年纪的,这两个人看起来都很年轻。

    “你们要做什么登记呀?”

    “我们是刑侦队的,要找岳阳山了解点情况。”韩彬在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了站在客厅里的岳阳山,这小子很容易辨认,身高看起来一米八左右,体重至少二百斤开外,那宽阔的身影就像半堵墙。

    岳阳山的父亲露出诧异的神色:“你们有证件吗?”

    韩彬亮出了警官证:“不用紧张,我们是例行询问,你怎么称呼?”

    “我叫岳东峰,是岳阳山的父亲。”

    “我们要给岳阳山做个笔录,如果家里不方便,可以去警局。”

    “方便,在这说吧。”岳东峰将韩彬两人请进了客厅。

    韩彬打量着那个胖大的身影:“你是岳阳山。”

    “是我,警察同志,您找我有什么事呀?我这段时间没去过外地,一直就待在家里。”

    “对,我儿子一直在家,我们可以给他作证。”岳阳山的母亲赶忙说道。

    虽说韩彬不是为这事来的,不过听说一家人没去过外地,心里也踏实了不少。

    “你们误会了,我们是刑侦队的,我们这次来是想了解一下岳阳山舍友任建华的情况。”

    “任建华!”岳阳山愣了一下:“我上次……”

    “之前,你接到过警方的传唤吗?”

    “接到了。”

    “那为什么不去?”

    岳阳山耸了耸肩膀:“我当时……他的事跟我没有关系,放假之后我就没见过他。”

    赵明质问:“你们不光是同学,还是舍友,他失踪了,你一点都不关心?”

    岳阳山的母亲帮腔道:“我儿子就是这个性子,不爱管闲事。”

    “他不是不爱管闲事,而是冷漠。”赵明哼道。

    “我……我……”岳阳山低下头,支支吾吾:“其实,我跟他关系一直不好,他的事我不爱管。”

    岳东峰拽了拽儿子的胳膊,使了个眼色。

    韩彬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

    收到父亲的提醒后,岳东峰萎了,“也没啥。”

    韩彬板着脸:“岳东峰先生,请你们夫妻回避一下,我们要跟岳阳山单独谈谈。”

    “警察同志,您问吧,这是我儿子,我们也不是外人。”

    “同样的话,我不会说第二遍,否则,我现在就带他回警局。”

    “好好,我们回避,我们去卧室。”岳东峰虽然有些不放心,不过还是硬拉着老婆回了卧室。

    客厅里只剩三个人,韩彬再次问道:“说吧,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

    岳阳山低着头,咬了咬嘴唇。

    “你要实在不想在这说,咱们可以换个地。”

    岳阳山抬起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他平常喜欢欺负我;我自然也不待见他,不过,我们两个也没有大的冲突。”

    “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他为什么欺负你?”

    “哼,因为我长得胖,就觉得我好欺负呗。他经常在女生面前调侃我,就是为了表现他自己,在宿舍的时候也没少戏弄我。”岳阳山越说,声音越小。

    “你这么大的个,凭啥让他欺负了。”赵明道。

    岳阳山露出窘迫的神色,“我长得胖,一动身上的肉也跟着颤,我不喜欢跟他打闹,他就越觉得我好欺负。而且他的朋友多,我也没啥朋友,惹不起他。”

    “你最后一次见他什么时候?”

    岳阳山回忆了一下:“放假那天,之后我就回家了,没出过门。”

    “你既然是他的舍友,应该挺了解他的吧。”韩彬追问。

    “还行吧。”

    “放假前,他有没有什么异常?”

    “没看出来。”

    “你知道他放假后去哪了吗?”

    岳阳山耸了耸肩膀:“我跟他也不对付,怎么可能问他这种事,我巴不得离他远点。”

    韩彬试探道:“任建华有没有借过网贷?”

    “网贷?”

    岳阳山嘀咕了一句,摇头,“不可能吧,他有钱的很,借那玩意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