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404 冯瑞丽
    “谭先生,你认识这两个人吗?”韩彬问道。

    “认识,马高海也是我们村的,跟我儿子关系不赖,两个人经常一起玩。”说到这,谭建国叹了一声:“冯瑞丽是我儿媳妇。”

    “你儿子和儿媳妇还有联系?”

    “这我也不清楚,年轻人的事,我一个当长辈的,也不好多问。”

    “谭先生,你知道庞书海的联系方式吗?”

    “知道,这孙子给我打过骚扰的电话,我手机里有他的号码。”

    韩彬扭头,对着一旁的田丽说:“给技术队打电话,让他们查一下庞书海的号码。”

    “赵明,给马高海和冯瑞丽打电话,传唤他们去青光镇派出所做笔录。”

    “是。”

    随后,韩彬一行人返回青光镇派出所。

    交警监控中心。

    李辉、杜奇、孙晓鹏三人正在查监控。

    李辉叹了一口气:“你说这大过年的也不消停,这些犯罪的人都是怎么想的。”

    “哪年不是,越到了过年事越多,过不起年,自然要想些歪门邪道的法子。”杜奇哼道。

    “这年头只要有手有脚,买不起房子我相信,要说过不起年,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懒。”李辉道。

    “人呀,都是不患多寡患不均,凭啥你工作比我好,凭啥你家比我有钱,越这么想,就越不愿意工作,生活也越窘困,到一定的份上,嘿……”杜奇露出一副你懂得的模样。

    “啪。”

    孙晓鹏一拍空格键,指着屏幕:“辉哥,杜哥,我查到了一辆车,从里南街到街足足开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比其他车多了将近二十分钟。”

    李辉凑了过来:“几点路过的?”

    “晚上九点半到十点之间。”孙晓鹏指着汽车前方:“你们看这辆车的前保险杠被碰坏了,车牌号是鲁B625XX。”

    有了车牌号,很快查出了车主信息。

    车主:卢雪坡

    出生日期:1990年1月18号。

    手机号:138264XXXX

    地址:琴岛市,卢家镇,卢家村人25号。

    李辉站起身,右手攥的咯吱作响:“老铁们还等啥,行动吧。”

    ……

    青光镇派出所。

    谭建国一脸木然的坐在椅子上,就像是一个木雕一般。

    “叮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响起,谭建国没有任何反应。

    “谭先生,你手机响了。”一旁的赵明提醒道。

    谭建国回过神,拿出手机,摁下接听键:“喂。”

    “谭叔,我是高海,友子有消息了吗?”手机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呜呜……”谭建国又哭了起来。

    “谭叔,咋的啦,你哭啥。”

    “友子,他……他……”谭建国支支吾吾,还是无法说出口。

    “谭叔,到底咋的了。”

    “友子……没了!”

    “啥,您别吓唬我,前两天我们还通过话,咋就没了。”对面的男子诧异道。

    “呜呜……”谭建国又低声抽泣了起来。

    “谭叔,你在哪?我现在就过去。”

    “我在派出所。”

    “是青光镇派出所吗?他们刚才还联系过我。”

    “是。”

    “你等着,我这就过去。”说完,男子就挂断了手机。

    谭建国用力敲了敲额头,泪水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涌。

    二十分钟后,马高海来到了青光镇派出所。

    马高海戴着一个黑色的口罩,急忙走到谭建国身边:“谭叔,到底啥情况呀?”

    谭建国说不出话,就在那摇头。

    韩彬打量了对方一番:“你是马高海。”

    “是,警察同志,友子到底怎么了?”

    一旁的赵明说道:“马高海,我刚才给你打过电话。”

    “是。”

    马高海叹了一口气:“我问您啥事,您也不说。这大过年的,最近又闹费炎,我老婆不愿意让我来,我想着可能跟友子的事有关,就打电话问了问谭叔,知道出事了,赶紧过来了。”

    “我们请你过来,是想给你做个笔录。”韩彬道。

    “警察同志,友子真的出事了。”马高海追问道。

    韩彬拿出一张照片:“这是受害人的照片,你看看是不是谭谷友。”

    马高海接过照片,仔细查看了一番:“是,他是友子,怎么会这样,谁把害成这样了。”

    “你最后一次见谭谷友是什么时候?”

    “几天前吧,我也记不清了,不过前天我们打过电话,那时候还好好的,我真没想到……”马高海的声音有些哽咽。

    “他联系你做什么?”

    “他说,镇上运来了一批国家储备肉,问我要不要去买,我怕发微信说不清,就给他打了个电话,我们俩就聊了一会。”马高海回忆道。

    “聊什么了?”

    “他说储备肉便宜,问我要不要买。我不是很想买,冻肉肯定不如鲜肉好吃,尤其是猪肉,刚宰杀的肉煮着吃才有年味,哪怕是少买点,但味肯定不一样。”

    “友子跟我说,他今年想多买点,除了自家吃,再给老婆那边送点,趁着过年来往一下,要是老不走动,怕明年老婆跟他离婚。”

    “我说,你要想去老丈人家,那更应该买鲜肉了,这才显得你有诚意,要不然你送了,人家心里也未必高兴。”

    “友子说,他也想买鲜肉,但是今年肉价太贵了,买的少了不好看,买的多了,又买不起。”

    “后来聊了一会,他就把电话挂了,说去镇上看看,肉要是好就买,不好就买点别的,给老丈人送过去。”

    “你的意思是说,谭谷友想跟自己的老婆和好?”韩彬追问。

    “那肯定的呀,她媳妇就算再不好,那也是孩子的亲妈,家里有个女人才能过日子,要不家里成什么样子了。”马高海叹道。

    韩彬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有没有说过,怎么去镇里买肉?”

    马高海回忆了片刻:“想不起来了。”

    “谭先生,你儿子出门有没有乘坐交通工具?”

    “有,他是骑着摩托车出去的。”

    “什么样的摩托车?”

    “是一辆红色的摩托车,田江牌的。”谭建国说道。

    韩彬拿本子记了一下,这也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而后话锋一转问道:“谭先生,您儿子和冯瑞丽到底有什么矛盾,您觉得他们还能复合吗?”

    冯瑞丽是谭谷友的最后联系人,弄清楚两人的关系,对案件接下来的调查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