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392 抓捕
    “谁呀?”

    男子应了一声,将白色的小瓶子放回了壁橱里,又赶忙将凳子搬了回去。

    “我,忘了拿钥匙,开门。”外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男子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笑容:“老婆,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今天要聚餐,我回来换个衣服。”门外说话的女人,正是吕欣雪。

    男子皱了皱眉,还是将门打开了:“怎么又……”

    男子的话还没说完,门猛的被拉开,男子还抓着门把手,被这股巨大的力量拽倒了。

    “警察,不许动!”

    韩彬、李辉等人一拥而上将男子按在地上。

    男子没有挣扎,任凭赵明给他戴上手铐。

    “姓名。”李辉抓住他的头,将他提了起来。

    “朱建辉。”男子说话时眼睛却盯着吕欣雪。

    吕欣雪后退一步,声音有些哽咽:“建辉,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牛排腌好了,红酒也倒上了,记得好好吃饭。”朱建辉笑了笑。

    韩彬质问道:“朱建辉,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吗?”

    “知道。”

    “那你说,你犯了什么事?”

    朱建辉神色淡然:“顾玉文和薛梦娇是我杀的。”

    韩彬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快承认杀人罪的嫌疑犯:“带回去。”

    朱建辉没有反抗,临走时又瞅了吕欣雪一眼,这才跟着韩彬等人离开。

    田丽、杜奇、孙晓鹏三人和技术队留下来搜查朱建辉家。

    ……

    返回分局后。

    韩彬倒了一杯茶水,而后叫上李辉和赵明,提审朱建辉。

    朱建辉坐在审讯椅上,依旧是一副淡定的模样。

    仿佛这个案子跟他无关一般。

    韩彬翻开笔记本,例行询问:“姓名,年龄……”

    “朱建辉,3o岁……”

    “雪人案的两个受害人,顾玉文和薛梦娇是不是你杀的?”

    “是。”

    “为什么要杀她们?”

    “因为我老婆出轨了,跟那个姓薛的,你们既然能抓到我,应该知道是谁。”

    李辉指了指朱建辉:“你老婆出轨了,跟她们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杀她们?”

    朱建辉叹了一口气:“这话说起来就长了,你们要是愿意听,我可以慢慢说。”

    赵明笑了笑:“还是头一次遇到你这么健谈的嫌疑人。”

    “从开始到现在,已经快两年了,这两年我一直憋在心里,都已经快憋疯了,刚被抓的时候,我现自己除了害怕,居然还有一种轻松感,很长时间没有体会到了。”

    “你说吧,我们有的是耐心。”韩彬放下笔,靠在椅子上。

    如果每一个嫌犯都将他当成倾诉对象,那以后案件的审讯会轻松很多。

    “事情要从2o18年说起,我老婆来市里参加培训,回去之后她显得很高兴,说这一次培训见了很多领dao,一开始我也没觉得什么,后来我现她到了周六日就会往市里跑,要么说开会,要么说培训,要么是同事结婚,总之是各种理由。”朱建辉用力咬着嘴唇,已经微微渗血:

    “时间长了,我就起了疑心,有一次我就跟着他进了市里,下了公交车之后,她就上了一辆白色的奥迪车,开车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两个人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后来还找了偏僻的地方奥迪震……”

    果然,朱建辉的作案动机跟韩彬想的是一致的:“所以你就由爱生恨。”

    “我非常爱我老婆,我的条件一般,长的一般、家世一般、也不是啥好工作,毫不夸张的说能娶到我老婆,真是三辈子修来的福分,我的朋友、同事,但凡是见到我老婆的,没有一个不羡慕我的,我真的很爱她。”朱建辉脸上的神色很复杂,似哭似笑、又带着意思悲伤:

    “老婆出轨这件事,给我的打击很大,尤其是,我亲眼看到两人奥迪震,这一幕就像是刻在了我的脑子里,让我生不如死,一看到我老婆、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那一幕,有段时间我感觉自己要疯了,脑子要炸了。”

    李辉敲了敲桌子:“这跟你杀害顾玉文有什么关系?”

    “我只见过顾玉文一面,啊不,两面。”朱建辉回忆道:

    “我和顾玉文的丈夫马塞东是高中同学,毕业之后很多年没见了,18年正好毕业十年,高中的班长组织了一次同学会,吃饭喝酒的时候,马塞东就显摆自己的老婆,长得漂亮、还是老师、顾家会做饭,当时我也没太当成一回事。”说到这,朱建辉咬了咬自己的手指:

    “那段时间,我正为老婆出轨的事郁闷,聚会的时候喝了不少酒,聚完会,我们一起离开饭店,一出门就看到一辆白色汽车停在门口,车旁边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穿着一身卡其色的风衣,我老婆也有一件这样的衣服,是我买的……两个人无论是身材、容貌、气质都很像,我当时……”

    说到这,朱建辉有些哽咽:“我当时很感动,甚至想过原谅她,我知道这样会显得很无能,但我真的很爱她……谁知道,我走进一看,两人虽然长得像,但她并不是我老婆。”

    赵明问道:“那个女人是顾玉文?”

    “对,她是马塞东的老婆,马塞东看到之后很高兴,将他老婆介绍给同学们,几个男同学都很羡慕,这个老婆不仅漂亮,还体贴知道疼人。我现在还记的马塞东的表情,他显得很得意,我知道,他是故意显摆自己有个好老婆。”朱建辉又咬了咬手指:

    “离开的时候,马塞东提出送顺路的同学回家,我稀里糊涂的就坐上了车,这两人坐在前排就开始秀恩爱,她老婆是不是故意的我不清楚,但我了解马塞东,他一定是在故意炫耀、显摆,想让别人羡慕他。”

    李辉有些不赞同:“你这就有些狭隘了,没准人家夫妻平常就是在这样,根本不是故意秀给你看的。”

    “高中三年,我天天跟马塞东见面,我太了解他了,他很喜欢炫耀,让大家去羡慕他,只要他考的成绩好,他恨不得让全班所有同学知道。”

    “他们之间的恩爱,刺激到了你?”韩彬问道。

    “不光如此,顾玉文跟我老婆很像,我老婆出轨给我的刺激很大,我当时已经有杀了她的想法。”

    “顾玉文是你老婆的代替品?”韩彬道。

    “是。”

    “为什么不杀你老婆?”

    “我下不了手。”

    “砰!”李辉一拍桌子:“你对别人的老婆就下得去手。”

    “杀了顾玉文之后,我心里感觉舒服多了,满足了我内心的xu求,没有了那种快要疯掉的感觉。”朱建辉舔了舔嘴唇。

    赵明忍不住骂道:“你真是个人渣。”

    朱建辉瞪着眼睛:“我是人渣,薛立鹏算什么?”

    韩彬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话锋一转;“为什么杀薛梦娇?她和你老婆可不像?”

    朱建辉梗着脖子:“我恨薛立鹏,我要惩罚他,让他感受到我的痛苦!”

    李辉摇了摇头:“你恨薛立鹏,你可以去杀他,为什么要杀一个无辜的女孩。”

    朱建辉盯着李辉看了一会,笑了:“你觉得死很可怕吗?”

    李辉反问:“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这个世界上比死可怕的东西太多了,当我看到老婆和人奥迪震的时候,我宁愿去死,只要这一切没生过。真的,死并不是最绝望的。”朱建辉再一次笑了:

    “我听说薛立鹏住院了?”

    “怎么,你还想去医院杀了他?”赵明试探道。

    朱建辉用轻松的语气说道:“不不不,我已经跟他两清了,我不想杀他,我甚至希望,他能继续活下去,最好能长命百岁。”

    李辉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对方:“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我知道薛立鹏活着会比死了更痛苦,我要让他感受到我曾经的绝望。”说到这,朱建辉望着李辉问道:

    “警察同志,我真的很好奇,薛立鹏看到他女儿被杀的视频后,是什么样的反应。”

    李辉哼了一声,没理他。

    “你不说我也知道,他肯定宁愿自己死了,也不希望那一幕生。我就是要让那一幕深深的刻在他的脑子里。相信我,他会疯掉的,甚至比我还疯。”朱建辉露出得意的神色,就像是完成了一个了不起的作品。

    韩彬见过薛立鹏,了解薛立鹏的一些感受,朱建辉猜的不错,那个视频的确会成为薛立鹏后半辈子的噩梦。

    他不可能忘记。

    李辉翻看了一下笔记本:“我还有一点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将自己的遗传物质留在死者体内,完全可以使用避运套作案,警方很难抓到你。”

    朱建辉露出兴奋的神色:“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满足我内心的xu求。”

    “你就不怕被警察抓?”

    朱建辉耸了耸肩膀:“一个人去抢劫金店,杀死了反抗的店员,他为什么不直接跑,而是继续搜刮店里的金饰。敲碎玻璃、搜集饰品要浪费至少三到五分钟,他为什么冒着被警察抓的风险,依旧要带走金饰?”

    李辉略一思索:“这有什么不明白的,抢金子才是嫌疑人真正的目的,而搜刮金子可能导致被抓的风险,完全在嫌疑人的考虑范围内,他能够接受这种风险,如果他害怕因此被抓,就不会抢劫金店了。”

    “说得对,满足我内心的xu求,才是我作案的目的。其中,就包括在死者体内留下遗传物质,这样我才能彻底占有她们。”朱建辉用坚定而有力的语气说道:

    “这样才是真实的。”

    “为了所谓的真实,你连命都不要了?”李辉还是无法理解。

    “当我亲眼看到吕欣雪和薛立鹏奥迪震,我就已经死了,我只想报复薛立鹏,只要能让他痛苦,其他都是次要的……我做到了,已经没有遗憾了。”这是朱建辉第一次叫他老婆的名字。

    “叮铃铃……”就在此时,韩彬的手机响了。

    韩彬拿出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是田丽的号码。

    韩彬起身,出了审讯室:“喂。”

    “组长,我们在朱建辉家里现了一个白色的小瓶子,经过鲁文的初步检测,里面应该含有剧毒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