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377 并案侦查
    “呜呜……”

    林月娇还在哭。

    韩彬三人静静的等在一旁,谁都没有安慰。

    安慰也没用。

    谁遇到这种事都会想不开。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林月娇宣泄出来。

    林月娇的哭声,很快引来了店里员工的注意。

    尤其是屋子里还有三个陌生的男人,那些员工还以为老板遇到了不测。

    几个员工结伴打开门闯了进来,看到韩彬三人或坐或站的站在一旁,而l林月娇独自坐在沙发上哭,员工们都有些懵了。

    “林总,发生什么事了?您怎么哭了。”领头的一名女员工挂着经理的胸牌。

    “呜呜……”林月娇继续哭,没有丝毫的反应。

    “你们先出去吧。让林总哭会就没事了。”韩彬道。

    “警察同志,到底怎么回事?我们林总为什么哭?”女经理问道。

    “林总的家人涉及到一起案件,其他的我不便透露,你们先出去吧。”韩彬直接开始赶人了。

    女经理转身,对着几个同事摆了摆手:“你们先出去吧,我在这陪着林总。”

    韩彬也没有拒绝。

    而后,几个女员工出去了;女经理陪在林月娇身边。

    十分钟后,林月娇才渐渐接受了这件事,哭声渐渐的小了,红肿着双眼,哽咽道:“我女儿呢,我要见她。”

    “在分局。”

    “走,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林月娇的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面对这种状况,韩彬也有些无奈,一则他也很同情受害人和受害人的家属,再一个林月娇这个样子,短时间内无法向她询问更多的案情。

    她现在情绪太激动,问了也未必说,说了也不一定准确。

    只有让她先冷静下来才行。

    半个小时候,韩彬一行人返回了玉华分局。

    韩彬让田丽带着林月娇去认尸,其他人查看汽车盗窃案附近的监控。

    韩彬倒了一杯茶,刚坐到桌子旁,准备查看监控的时候,微信响了。

    曾平发的微信,只有一句话:“来我办公室。”

    韩彬起身活动了一下肩膀,对着李辉和赵明吩咐了一句:“好好查监控,我出去一趟。”

    韩彬撂下一句话,端着茶杯出了二组办公室。

    韩彬溜达着,走到了刑侦三队中队长办公室,还没敲门,就发现曾平从后面走了过来,一个手提着黑色公文包,一个手提着袋子。

    “曾队,您这是刚回来?”

    曾平点点头,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进去说。”

    “啥事呀,这么着急把我叫过来。”

    曾平将公文包和袋子放到办公桌上:“雪人案的情况,查清楚了。”

    “跟咱们现在查的案子有关联吗?”

    “吴霞从死者体内查到遗传物质后,也通知我了。雪人案在死者体内,也发现了遗传物质。我通知技术队将两者进行比对,发现DNA完全吻合,两个案子的凶手是同一人,可以并案调查了。”

    “雪人案的案发地在哪?”

    曾平从兜里拿出烟盒,递给了韩彬一根烟:“莱平市。”

    莱平市是县级市,跟高城市一样,是琴岛三大代管市之一。

    韩彬拿出打火机给曾平点上烟:“雪人案是由莱平市刑侦大队侦办的?”

    曾平抽了一口烟,缓缓的说道:“一开始,是莱平市刑侦大队二中队侦办的。后来因为迟迟无法破案,就移交给了琴岛市刑侦大队一中队,不过因为凶手留下的证据较少,又错过了最佳破案时机,案件一直没有侦破。”

    “那市刑侦队那边是什么意思?”

    “得知雪人案凶手又犯案了,市刑侦大队也想参与这个案子的调查。”

    “怎么个参与法?”韩彬追问。

    曾平弹了弹烟灰:“市刑侦队和玉华分局刑侦大队组成联合专案组。”

    “那到时候以谁为主?”

    “市刑侦大队直属市局,挂着指导办案的名义,案件真要出现了分歧,肯定要以他们为主。”

    “也就是说,真要破了案,也是市局刑侦大队的首功。”

    “如果破不了案,首当其冲承担责任的也是市刑侦大队,谁让人家个头大。”曾平没有直接回答,但等于是间接承认了。

    “如果咱们不让市局刑侦大队参与进来呢?”

    “雪人案的卷宗我已经拿来了,如果咱们不愿意成立联合专案组,就由咱们自己调查案件,破不了案,责任是咱们的。”曾平道。

    韩彬没有立刻回答,思索了一下利弊。

    其实,市局刑侦队的还提出了一种方案,就是玉华分局直接将这个案子移交给市局,有市局刑侦队的独立办案,不过直接被曾平拒绝了。

    “彬子,你怎么想的?”

    韩彬摊了摊手:“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废话,当然是我说了算,我现在问的是你的意见。”曾平哼道。

    “市局刑侦大队是兄弟单位,我也相信他们都是刑侦口的老手,但每个队、甚至每个组,都有自己的办案风格,我是不太想被人牵着鼻子走。”韩彬道。

    人总是会变的,屁股决定脑袋。

    以前,韩彬只是普通的警员,反正都是听领导的,也就无所谓了。

    现在他已经独当一面,曾平又十分信任他,给他最大限度的查案自由,韩彬的办案风格也在逐步的形成。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除非是直属上司,否则,韩彬不太希望被人干涉办案。

    曾平点点头,明白了韩彬的想法:“现在案件有什么进展吗?”

    “基本能够确定死者的身份就是薛梦娇了。”

    “关于凶手的线索呢?”

    “我们将奥迪车附近的监控视频都带回来了,正在寻找附近出现过的可疑人员。”

    “还得抓紧呀,光靠这些线索可破不了案。”曾平嘱咐道。

    “曾队,您的想法呢?要不要和市局刑侦大队联合办案?”韩彬试探道。

    “我再考虑一下,卷宗你拿走,跟薛梦娇被杀案比对一下,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

    “明白了。”韩彬打了一声招呼,随后离开了办公室。

    ……

    韩彬刚走到二组办公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哭泣声。

    林月娇辨认了尸体,已经返回了二组办公室。

    除了林月娇之外,田丽也返回来了。

    韩彬没有说话,向田丽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田丽微微点头。

    韩彬叹了一口气:“林女士,请节哀顺变。”

    林月娇擦了擦眼泪:“我现在只想知道,是谁杀了我的女儿,我绝不会放过他……”

    “我们警方也在侦查中,也希望您能给我们提供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我脑子很乱,我也不知道什么有价值。”

    “这样,我们给你做个笔录,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

    林月娇点点头。

    赵明打开了执法记录仪,韩彬开始询问:“姓名,年龄……”

    “林月娇,42岁……”

    “你和薛梦娇是什么关系?”

    “薛梦娇是我的女儿。”

    “你知不知道薛梦娇失踪了?”

    “不知道。”

    “你们没有住在一起?”

    “我和我丈夫分居了,前天她离开的时候说要去她爸那住几天,我也就没多想,我还以为……”林月娇眼泪再一次滑落。

    “那辆白色的奥迪车是你丈夫的?”

    “对。”

    “平常谁在开?”

    “我女儿上大学后考了个驾照,那辆白色的奥迪车就给她开了;他爸又买了一辆新的奔驰,如果早知道,我宁愿她没有考过驾照。”林月娇露出悔恨的神色。

    “你女儿最近一段时间有没有异常?”

    “自从我和丈夫分局后,我女儿就变的有些叛逆,经常发脾气、跟我吵架,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前天早上我们两个还吵了一架,我真后悔,真的,如果我没有跟她吵架,她就不会走,也就不会……”

    “你们两个为什么吵架?”

    “她最近一段时间,经常晚回家,有时候还会喝酒,我就说了她几句,她就让我不要管她,我们就吵了起来,其实……都是一些小事,这种事不应该发生的……”

    “你和丈夫分居的事,对她影响很大吗?”

    “大。”

    “她一直以为,我们和她父亲很恩爱,一直觉得我们一家三口很幸福,她高三毕业后,我和他父亲就分居了,她非常的生气,现在的孩子接触的东西很多,她听说过有些父母为了孩子的学业,即便没有感情也会继续在一起,一旦孩子考上大学就离婚。”

    林月娇露出一抹苦涩,声音有些沙哑:“她觉得,我和她爸爸也是这种想法,觉得自己一直被欺骗,以前的幸福都是假的,这对她的打击很大,如果可以……我……”

    林月娇悲伤过度,后面的话已经说不出口了。

    “你知道薛梦娇的父亲在哪吗?”

    “不知道。”

    “他是做什么的?”

    “他是迎宾路凯丰银行的行长。”

    “我们定位过他的手机,显示他在外地。”

    “年底了,他可能去省行开会了,以前……以前是这样的。”

    韩彬话锋一转:“你女儿有没有什么仇人?”

    “没有,我女儿一向与人为善,很少跟人发生矛盾。”说完,林月娇愣了一下,欲言又止:“不过……她曾经被人跟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