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297真实身份
    “你叫什么名字?”韩彬问道。

    “马浩然。”光头男子喊道。

    “搜他!”韩彬冷声道。

    光头男子已经被戴上了手铐,孙晓鹏和李辉负责搜身。

    李辉从光头男子的裤兜里搜出了一个皮包,里面放着一张身份证,上面的名字赫然是曹二虎。

    “这是什么!”李辉挥了挥手中的身份证。

    光头男子叹了一声,低下了头。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韩彬质问。

    光头男子沉默不语。

    郑凯旋掐着光头男子的下巴仔细观察了一番,笃定道:“这小子是梁志博!”

    陌生人看到光头和脸上的伤疤,可能会相信他是曹二虎,毕竟这两个特征太醒目了。

    郑凯旋整整追查了十年,梁志博的容貌,早已经刻在了他的脑子里。

    错不了。

    “可以呀,难怪抓不到你,原来你一直用曹二虎的身份。”韩彬道。

    光头男子依旧沉默不语。

    “抓回去!”郑凯旋一挥手,而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很多年。

    “郑队,您是不是跟丁支队说一声。”韩彬提醒。

    “是要及时汇报。”郑凯旋表示赞同,否则,让丁锡锋从其他人那里先听到消息,心里肯定不会舒服。

    郑凯旋犹豫了一下,拍了拍韩彬的肩膀:“你给丁支队汇报吧,老曾快回来了,我也该去培训了。”

    韩彬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也没有再推脱,拿起手机给丁锡锋汇报了一番。

    丁锡锋听到这个消息,语气中难掩喜色,对着韩彬一阵夸奖。

    第一喜是韩彬抓到了凶手,第二喜是他当年通缉的凶手并没有错。

    挂断电话前还表示,一定会给韩彬和二组的队员请功。

    ……

    抓到嫌疑人后,韩彬一行人直接返回了琴岛。

    将嫌疑人押到玉华分局受审。

    韩彬等人是昨天到的泉城,找到嫌疑人后连夜布控,第二天早上实施的抓捕。

    回到了玉华分局,众人都是又困、又渴、又饿。

    正好赶上了吃饭的点,郑凯旋带着二组的人去食堂吃饭。

    饭后,韩彬午休了半个小时。

    而后洗了把冷水脸,倒了一杯茶,提审嫌疑人。

    李辉提着一个壶走进了审讯室,在他看来,这小子肯定不会轻易的招供,要做好长期奋斗的准备。

    韩彬打量这坐在审讯椅上的光头,例行询问:“姓名,性别……”

    “曹二虎,男……”光头男子道。

    “砰!”李辉一拍桌子,呵斥道:“曹二虎的哥哥还没死呢,要不要他过来辨认一下。”

    “姓名?”韩彬再次问道。

    “我就是曹二虎,我身份证上写的也是曹二虎。”光头男子道。

    “你以为留个光头,脸上划一道伤疤,所有人都会把你当成曹二虎?”韩彬冷声道。

    光头男子又低下了头。

    “说话。”

    光头男子依旧沉默。

    韩彬皱了皱眉,露出不悦之色,对着一旁的李辉道:“通知梁茜、还有梁志博父亲过来认人。”

    “知道了。”李辉应了一声,拿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

    “等等,别打了,我说……”光头男子赶忙出言打断,深吸了一口气:“我是梁志博。”

    “刚才为什么说自己是曹二虎?”

    “警方一直在通缉我,一开始,我就在偏远地区躲藏,但是这两年越来越难了,没有身份证寸步难行,连个正经工作都找不到,我实在是过不下去了,就冒用了对方的姓名和身份证。”

    “你早干嘛了,现在科技这么达,一旦被警方通缉,你这辈子就别想有好日子过。”李辉哼道。

    “我也是刚明白,以前觉得世界这么大,哪不能去,等事到临头我才现,这个社会没有一个身份,根本就不行,我不想下半辈子都跟老鼠一样活在阴暗角落。”梁志博露出一抹苦涩。

    他也知道,冒用曹二虎的身份证,会带来一定的风险,只是逃跑的日子太难了,他宁愿冒着一些风险,也不愿意再过那种苦日子。

    “你脸上的疤痕是怎么来的?”韩彬问道。

    “是我为了伪装成曹二虎自己划伤的。”梁志博叹息道。

    他和曹二虎并不算是很像,一开始他还担心会被人看破,后来现陌生人第一眼看的都是光头和刀疤这两个特征,再加上他故意把自己吃胖,身份证的有效期是二十年,人的相貌有变化是很正常的,只要不碰到熟人,就不会被看破。

    最关键的一点,这张身份证是真的,假的身份证即便照片再像,也没有这个好使,用着也踏实。

    “曹二虎是不是你杀的?”李辉问道。

    “这位警官,说话得讲证据。”梁志博耸了耸肩膀,就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韩彬给李辉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在追问,因为曹二虎的案子证据的确太少了,甚至,他们连那具尸体是不是曹二虎都无法确定。

    韩彬已经跟上级领导申请,用死者的头骨去做面部复原鉴定,不过,这个鉴定本市做不了,还要请公安厅的专家帮忙,至于什么时候能复原,谁也说不准。

    韩彬话锋一转问道:“张淑凤和王金宝是不是你杀的?”

    “不是。”

    “你有没有去过吕佳伟家?”韩彬追问。

    “没有。”

    “你有没有见过张淑凤?”

    “没有。”

    “既然你什么都没干过,为什么要跑?”李辉撇了撇嘴。

    梁志博迟疑了一下,缓缓的说道:“我胆子小,警察在通缉我,我怕自己说不清,就跑了,但这不代表我做过坏事。”

    韩彬才不信他的鬼话:“2oo9年7月15号凌晨12到凌晨四点,你在哪?”

    “两位警官,你们没开玩笑吧,已经过去十来年了,我怎么可能记得住。”梁志博右侧嘴角微微上扬:“我要是真记得住,那才是有问题呢。”

    这个案子已经过去了太久,时间就是梁志博最好的掩护。

    韩彬思索了片刻后:“既然你知道警方在通缉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事吧?”

    “我听说了,2oo9年7月15号那天,吕佳伟家着火了,死了不少人,可这跟我无关,我连鸡都不敢杀,怎么可能去杀人。”梁志博狡辩道。

    “这件事,对你的影响大吗?”

    “大,可以说影响了我一辈子。”梁志博咬着牙说道。

    “其他人可能记不住2oo9年7月15日那天生的事,但你不一样,你自己刚才也说了,那件事对你的影响很大,可以说改变了你的后半生,我不相信,你会忘记那一天生的事!”韩彬分析道。

    梁志博的话,猛一听仿佛很有道理,但经不住推敲。

    李辉眼前一亮,也反应了过来,一般人肯定记不住十年前某一天生的事,但梁志博不同。

    别管梁志博是否有罪,2oo9年7月15日生的那个案子,都已经改变了他的一生,他哪怕忘记自己的生日,也不可能忘记那一天。

    梁志博脸色变的十分难看。

    来之前,他已经想好了对策,想过警方可能询问他的问题,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假的总归会露出马脚。

    韩彬愈笃定:“梁志博,你在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