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233以车找人
    查监控是一个枯燥的工作,但确实是警方办案最常用、也最有效的调查手段。

    要排查的监控摄像头有二十多个,韩彬也加入了排查工作中,他看监控的度要比其他组员快的多。

    “叮铃铃……”孙晓鹏的手机响了。

    接完手机后,孙晓鹏对着韩彬说道:“组长,死者生前的联系人李如宽来了。”

    “你下去接一下。”在韩彬看来,愿意配合警方工作的都是好同志。

    孙晓鹏离开没多久,就带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返回了办公室。

    男子带着一个金丝眼镜,留着一个大奔头,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手上拿着一个公文包,皮鞋擦的锃亮,颇有几分成功人士的模样。

    韩彬起身打招呼道:“您好,我是刑侦三队的组长韩彬。”

    “您好,我叫李如宽,是一名律师。”

    “李律师,今天请您过来,是涉及到一起刑事案件,想请您做个笔录。”韩彬道。

    “没问题,我愿意配合警方办案。”李如宽露出职业化的笑容。

    “太好了,要是都向您这么好说话,我们这工作就好做了。”韩彬笑了笑,请李如宽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而后,由韩彬负责审讯,孙晓鹏负责记录。

    韩彬先例行询问了一番,随后开门见山道:“李律师,您认识范振业吗?”

    “认识,我们有工作方面的往来。”

    “你们最近联系过吗?”

    “前几天联系过,本来约好今天见面的,但是他没有来,手机也打不通,正好警方联系我了,我就想过来看看,是不是他出了什么事。”李如宽说道。

    “你和范振业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就是在前几天,他去了我的律师事务所,有监控可以查。”李如宽说道。

    “您是哪方面的律师,他找您有什么事?”

    “离婚律师。”李如宽道。

    “他想跟他老婆离婚?”韩彬追问。

    “客户的隐私,我不太方便透露,不过,他确实跟我咨询了一些事情,也想请我帮忙打官司。”李如宽含糊其辞道。

    李如宽虽然没有明说,但也算间接承认了。

    “范振业出什么事了?”李如宽好奇道。

    “他死了。”

    “什么,他死了!”李如宽露出惊讶的神色:“他怎么死的,什么时候?”

    “两天前死的。”韩彬道。

    “这……这太突然了,原本他今天还约我见面,谁知道这么突然就……”李如宽叹了一口气。

    “他为什么要离婚?”

    李如宽犹豫了一下:“客户的隐私,我不太方便透露。”

    “范振业已经死了,就躺在太平间里,现在对于他来说隐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查到真凶,为他伸冤报仇。”韩彬道。

    “哎……事情怎么会闹成这样,真是世事无常。”李如宽感慨道。

    “李律师,范振业离婚的原因,很可能跟他的死因有关,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警方的工作,早日抓住杀死范振业的凶手。”韩彬劝道。

    李如宽沉吟了片刻后,才开口说道:“范振业来找我,就是想跟他老婆离婚,想请我做他的代理律师。”

    “为什么要离婚?”

    “一开始他告诉我感情不和,跟我咨询了一些财产分割方面的事,我问他是否下定决心了,他又说要再考虑,前前后后来了好几次,但他都无法下定决心,直到上一次来,他才拿定了主意要离婚,还告诉我他的老婆要杀他。”李如宽说道。

    “你确定,他说过老婆要杀他?”韩彬追问道。

    “确定。”

    “有没有说怎么杀他?”

    “没说。”李如宽摇了摇头。

    “他们夫妻之间有什么矛盾吗?”

    “据他说,他们夫妻早就没感情了,他还怀疑自己的老婆在外面包养小白脸,还问我要是抓奸的话,能不能多分一些财产。”李如宽回忆道。

    “他有没有提过,那个小白脸的名字?”

    “这我没问,也没必要知道。”李如宽耸了耸肩膀。

    “你相信范振业的话吗?”

    “我信。”李如宽笃定道:

    “他之前虽然也有离婚的意向,但是一直犹犹豫豫下不了决心,最后一次见面他铁了心的要离婚,肯定是他老婆做什么事刺激到他了。”

    又询问了几句后,没有得到更多的线索,韩彬就让李如宽先走了。

    李辉和赵明都凑了过来。

    “彬子,这可是意外收获呀。”李辉道。

    “彬哥,如果这位李律师说的是真的,那么蔡秀妍的嫌疑很大,咱们要不要再次传唤她做笔录。”赵明提议。

    韩彬摸着下巴没有立即回答。

    从李如宽的话里可以听出,范振业夫妻的矛盾已经很深了,而且夫妻彼此已经都有了二心,而范振业在离婚前的意外死亡,收获最大的也是他的妻子蔡秀妍。

    蔡秀妍的动机进一步上升了。

    “组长,我在监控里现了情况。”田丽喊道。

    “什么情况。”

    “前天,有一个戴着帽子的女人,在犯罪现场附近出现过。”

    韩彬走过去,低头望向了屏幕,视频里显示的是一个女人的截图,晚上光线有些暗、拍的不是很清楚。

    女子带着一个圆顶礼帽,穿着一个花纹长裙,身材高挑、低着头看不清模样。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在犯罪现场出现过?”韩彬追问。

    “下午七点从静安北里进入静安胡同,直达晚上十一点才沿着相同的路线离开静安胡同,因为距离作案时间前后隔了两小时,一开始我险些错过,后来您说让重点排查女人,我才再次关注她,觉得有一定的可疑。”田丽解释道。

    “静安胡同里面没有监控,咱们很难知道这个女人在这段期间做了什么。”赵明分析道。

    “她有没有交通工具?”韩彬问道。

    “她是晚上七点打车来的,晚上十一点也是打车走的,而且她一直都是低着头,还带着一个圆顶礼帽,监控很难拍到她的正脸。”田丽说道。

    韩彬盯着电脑屏幕:“这个戴着圆顶礼帽女子的身形并不像秀妍。”

    “会不会是范振业的小三?”李辉道。

    韩彬迟疑了一下,对着一旁的田丽问道:“有没有拍到出租车司机的车牌号。”

    田丽往回翻看视频,念道:“摄像头拍到了,车牌号是鲁.Bu3h55。”

    “查,以车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