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220一网打尽
    田新军和田庆这对父子,他们的生活重心不同,对事情的看法也不同。

    田新军一直在村子里生活,村子就是一个小社会,在村子里说话有分量、人就有面子,在他看来村子的事很重要,也很在乎村民对他的看法。

    但田庆不同,他的生活重心在学校,他的同事、他的学生,他更在乎的事这些人的感受,北西漳村对他来说已经有些遥远了。

    田庆只有一个女儿,以后也会在市里展,说白了,他们这一家跟北西漳村的交集已经不多了。

    为了一个当家子妹妹,影响自己一家人的前途,田庆觉得傻子才会这么做,而他爹偏偏就这么做了。

    父子之间的冲突在所难免。

    “儿子,你听我说,出事的是你墩子叔叔的女婿,真不是外人呀,你翠娥姐昨天去家里求我了,你说我能不帮嘛。”田新军的语气软了。

    “你现在什么都别说了,配合人家警方的调查,人家怎么说,你就怎么做,拘留、罚款咱都认了,千万别再跟人家顶牛了,一旦入刑咱家就完了。”田庆道。

    “田庆,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就算我坐牢了,也跟你们没关系。”田新军喊道。

    “你孙女还想考公务员呢,能不能别毁了她的前途,求你了。”田庆带着一丝祈求。

    “爸,田庆说得对,你要是入了刑,倩倩就考不了公务员了,我们的工作也会受到影响,您就听我们一句吧。”刘娟也劝道。

    “我就不明白了,我的事,跟你们有啥关系。”田新军颓然道。

    “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你都愿意帮人家出头,这又跟你有啥关系,只许你放火,就不许人家点灯?”田庆喊道。

    “庆,你咋帮着外人说话。”田新军带着颤音道。

    “因为我们才是一类人,我们知道法律比人情大,但你不懂,我把话撂这了,你要是再胡闹,我就跟你断绝关系,让你那个当家子侄女给你养老吧,你看她养不养!”田庆直接挂断了手机。

    周围一片寂静,没有了任何喧嚣,所有人都在听那通电话。

    手机开着外音,无论是田新军还是田庆父子都很激动,基本上都是靠吼的,大家想听不到都难。

    田新军刚才有些激动,忽视了周围的情况,现在察觉到了众人的目光,一张老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叔,你不能不管俺家老钱呀。”田翠娥抓住田新军的胳膊,祈求道。

    “我管,你给我养老不?”田新军反问。

    “我……”

    田翠娥迟疑了一下,眼珠子一转:“我养,只要能救出俺家老钱,田庆不管你,俺们给你养老送终。”

    “管个屁,你家穷的都揭不开锅了,自己那一摊子事都弄不清,还怎么养我。”田新军哭丧着一张脸,整个人的精神气都被这一通电话打没了。

    “叔,您真不管俺家的事了?”田翠娥喃喃自语道。

    田新军一把推开田翠娥,走到了严东齐面前:“严所长,我现在给您自行不?”

    “呵呵,自?”

    严东齐冷笑了一声,指着对面的一众村民:“你别跟我说,你问问他们,我要是抓了你,他们会不会把派出所给拆了。”

    田新军转身,扫视了一眼后面村民:“他们不敢,谁要敢胡闹,我第一上去抽他。”

    严东齐扭头望向一旁的韩彬:“韩组长,你怎么看?”

    在田庆打电话的时候,韩彬就出了办公室,刚好听到了父子的对话。

    “我建议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拘捕田新军。”韩彬道。

    严东齐点点头,一挥手:“铐起来。”

    立刻有两个民警过来,给田新军戴上了手铐。

    “韩警官,我自能不入刑吗?”田新军问道。

    田新军不傻,他知道这个年轻警察不简单,田庆之所以被警方问话,很可能跟他有关系。

    “警方只管抓人,审判是法院的事,当然,如果你有立功表现,可以酌情的减轻罪责。”韩彬道。

    “我愿意立功,我愿意协助警方。”田新军道。

    “不错,只要你好好表现,我相信,你儿子会以你为骄傲。”韩彬笑道。

    “是,我一定好好表现。”田新军忙不迭的点头。

    “把田翠娥也铐起来。”韩彬道。

    话音落下,田丽快步上前,直接将田翠娥控制了起来。

    “你们凭啥抓俺?”田翠娥喊道。

    “田翠娥,你聚众扰乱公安机关秩序,影响了警方正常的工作和办案,我现在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拘捕你。”韩彬冷声道。

    “乡亲们,快帮帮俺,他们抓了俺家老钱,现在又要抓俺了。”田翠娥对着身后的北西漳村的村民喊道。

    “放开她。”

    “你们凭啥乱抓人。”

    “要抓,连我一起抓。”后面的村民又闹了起来。

    韩彬目光犀利扫视人群,呵斥道:“刚才谁说的‘要抓一起抓’给我站出来!”

    李辉、赵明也跟着喊道:“谁说的,站出来!”

    现场再次寂静了,别看现场的村民多,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冒头。

    这村民躲在人群里,啥都敢说,但是你让他们站出来,就开始怂了。

    田新军就是头羊,现在拿下了田新军,这群村民就没了主心骨,谁也不敢再冒头了。

    “你,给我站出来。”韩彬观察力极强,立刻找出了刚才喊话的人。

    李辉、赵明、孙晓鹏上前,将那个村民揪了出来,直接戴上了手铐。

    有个村民想阻拦,被赵明喷了辣椒水,失去了抵抗能力,立刻被制服了。

    其他想阻拦的村民,看到这一幕立刻怂了,无人再敢上前阻拦。

    一下子被抓了四人,村民们心里都有些慌了,有人开始往后退,似乎想要逃离派出所。

    有了韩彬的试探,严东齐也看清了这些村民的虚实,一挥手道:“全都给我抓起来,带进所里,做笔录。”

    “哗哗哗……”

    派出所的民警立刻行动起来,直接关上了大门,拿出了甩棍和辣椒水,虽然彼此人数差不多,但这群没了主心骨的村民,已经无法对派出所造成了威胁。

    “蹲下!”

    “抱头,蹲下。”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次轮到派出所的民警占上风了。

    没了田新军带头,这些村民根本组织不起来,几个刺头想趁乱逃跑,几个堵在门口的民警,直接拿警棍教做人。

    田新军的拳头紧紧的握着,如果有他带头,村民们绝对不会被抓,他有这个信心,严东齐不敢乱来。

    但现在为了自己儿子、孙女,他不能、也不敢带头闹事,只能看着这些信任自己的人,一个个被戴上了手铐。

    “田新军,你他娘的良心被狗吃了,是你找的我们闹事,你现在又害我们。”

    “三叔,最后叫你一次三叔,你把俺害惨了。”

    “叔,我们这么信任你,你咋能这样?”

    严东齐捡起地上的中山服,给田新军又披在了身上,笑道:“老田,你一个劲的打哆嗦,是不是冷呀,披上点,别冻着。”

    田新军双眼通红,望着笑盈盈的严东齐,他不冷。

    他是被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