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205培训
    翌日上午。

    刑侦三队二组办公室。

    韩彬嘴里叼着一根牙签,在电脑上浏览网页。

    有时候在公共场合和案现场不适合抽烟,也不能总吃口香糖,叼一根牙签算是一种精神转移。

    看到韩彬来到办公室,就一直坐在那玩电脑,李辉有些好奇的走了过来,瞅了一眼屏幕:“彬子,你这是准备买双鞋。”

    “不是。”韩彬随口应道。

    “那你点开这么多买鞋的网站干嘛?”李辉不解道。

    “足迹鉴定,除了对人体结构和足迹了解之外,还需要熟悉鞋子的款式,这样才能跟得上时代,应用到实际的案件当中。”韩彬解释道。

    “啧啧,还能这样。”李辉砸吧了砸吧嘴。

    “怪不到彬哥刑侦技能这么厉害,光凭这股子勤奋好学的劲,咱们也比不了。”赵明赞道。

    “马屁精。”田丽翻了个白眼。

    “嘿嘿。”赵明嘿嘿一笑,也不以为忤:“田姐,你老这么夸我,都不好意思了。”

    田丽“……”

    李辉瞪着眼珠子,看看田丽、又瞅瞅赵明,问道:“你俩啥情况呀,天天这么打情骂俏,不会真在一起了吧。”

    “呸,瞎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跟他在一起。”田丽啐了一口,毫不迟疑的反驳道。

    赵明则是嘿嘿一笑,也不反驳,也不表态。

    李辉眯着眼似乎还在琢磨。

    孙晓鹏低头玩手机看不清表情。

    韩彬则是笑而不语。

    “恭喜警员577533破获一起重大刑事案件,保障了学校的安宁,维护了琴岛的稳定。”

    “微表情分析:熟练度:+4”

    “观察力技能:熟练度+7”

    “功勋值奖励12点。”

    韩彬还没顾得上欣喜,外面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接着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咯吱。”

    一个熟悉的人影走了进来。

    “曾队。”众人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

    曾平摆了摆手:“才几天没见,用得着这么激动嘛。”

    “曾队,您这是干嘛了,去了好几天?”赵明忍不住问道。

    “过两天我要去泉城参加一个培训,先去市局学习了两天,又安排了一下家里的事,这两天在交接一下组里的事,就可以放心的去泉城了。”曾平说道。

    “省厅组织的?”李辉猜测道。

    曾平点了点头。

    “曾队,您够牛的呀。”

    众人有些意外,同时也为曾平感到高兴。

    “曾队,那您去学习了,我们怎么办?”田丽问道。

    “放心吧,郑队会安排的,再说了,我又不是不回来。”曾平摇头失笑道。

    “能学习是好事,学习才能进步,有这么好的机会,我也想去。”韩彬笑道。

    “以后少不了你小子的机会。”曾平伸手拍了拍韩彬的肩膀。

    “我提议,咱们今天中午请曾队吃顿大餐,就当是给他送行了。”赵明举着胳膊说道。

    “中午时间太紧了,还是晚上好,还可以喝几杯。”李辉笑道。

    “没问题,今天晚上我请客。”曾平豪爽道。

    ……

    晚上,刑侦三队二组的人一起去吃铁板烧,加上队长郑凯旋一共是七个人。

    大家围坐在一个半圆形的铁板旁,里面是一个负责烧烤的厨师,现吃现烤口感极佳,氛围也很好。

    菜品有菲力牛肉、鳕鱼、羊羔肉、鸡翅、白灵菇、卷心菜、青口、扇贝、大虾、鱿鱼,主食有炒饭、炒面等。

    七个人又喝了两瓶白酒,微醺即可、都没有喝多。

    大家有段时间没聚餐了,这顿饭即是给曾平送行,也是大家热闹一下。

    曾平这次培训,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聊天,约好了等曾平培训回来,再好好聚一聚。

    明天是周日,韩彬倒休,倒是没有太多估计,为了活跃气氛,他打了一圈,喝了不少酒。

    聚会散场,韩彬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韩彬有了三分醉意,这个时候睡觉是最舒服的,少了没有这种感觉,多了就有些上头了。

    韩彬洗漱了一下,躺在床上反倒不困了,又拿出手机给谭静雅了一个信息:“美女,明天休息吗?”

    过了一会,谭静雅回道:“嗯。”

    “这么巧,我也休息。”韩彬道。

    “想约我?”谭静雅了一个俏皮的表情。

    韩彬了一个害羞的表情。

    “晚了,已经有朋友约我明天吃饭。”谭静雅了一个语音。

    “一起呀。”韩彬提议道。

    “女闺蜜,不方便。”

    “我不介意。”

    “哼,我介意。”谭静雅了一个傲娇的表情。

    “好吧,那祝你明天玩的愉快。”

    “谢谢。”谭静雅应了一声,话锋一转道:“改天聊吧,我要睡了。”

    “这么早?”

    “大哥,我是女的,要睡美容觉呀。”谭静雅说完,了一个晚安的表情。

    韩彬摸着下巴,暗道:“这妹子,是对我兴趣不大,还是玩欲擒故纵。”

    女人心海底针,韩彬思索了一会,也没能想清楚,最终还是放弃了。

    随缘吧,森林里的树多的是,这棵不行,就再换一棵呗,总有一棵树是适合自己的。

    翌日上午,韩彬一家三口逛了菜市场,水果、蔬菜、海鲜、肉类买了一大堆,回老家北营村看祖父韩廷谦了。

    北营村距离琴岛市只有三十分钟的车程,韩彬的父母每个月都要回去两三次,韩彬最近一段时间比较忙,反倒回去的不多。

    看到孙子回来,韩廷谦喜形于色,亲自下厨做了两道韩彬喜欢吃的菜。

    跟女人比,男人下厨的次数会少一些,但只要有条件的男人主动下厨,做菜的水平肯定不会差。

    就拿韩廷谦来说,有儿子、儿媳妇、孙子、还有一个做饭的保姆,他要是不主动往身上揽,根本轮不着他做饭。

    他既然主动提做饭,厨艺肯定是不差的。

    韩廷谦做了两道菜,王慧芳做了两道菜,韩彬也下厨做了一道硬菜,一家四口五个菜也就够吃了,再烫伤一壶温酒,别有一番滋味。

    韩廷谦年纪大了,酒量不如从前,不过五十度左右的酒,喝上三两还是没问题的,王慧芳也有些酒量,韩卫东和韩彬更不用说了,四人喝上一瓶白酒跟没事人似的。

    韩家人酒品都不错,不过喝了酒跟平常的状态还是有些差别的,一是比较爱说话、二是容易睡觉。

    韩廷谦也打开了话匣子,抓着韩彬的手:“孙子,听你妈说,你最近交了个女朋友。”

    “爷爷,您别听我妈的,八字还没一撇呢。”韩彬苦笑道。

    “你可得抓紧呀,年纪也不小了。”

    “知道了。”韩彬应道。

    韩廷谦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栽倒了韩彬的手里:“拿着。”

    “爷爷,这是啥?”

    “那叫啥来着,对,工资卡。”

    “您给我工资卡干啥?”

    “我也不会用,平常的花销都是你爸妈出,卡留在我这也没用,你正是花钱的时候,拿去用吧。”韩廷谦道。

    “爷爷,我现在挣钱不少,这个月工资加奖金一万多呢。”韩彬道。

    “你现在处对象,正是花钱的时候,对人家女孩别小气了,人家喜欢啥就买啥,等结了婚,你的钱,就是她的钱,你让她花,她到时候也舍不得了。”韩廷谦一副过来人的口吻。

    韩彬有些好奇:“爷爷,你这一个月工资多少钱?”

    韩廷谦似乎也不太清楚,对着一旁的韩卫东道:“多少?”

    韩卫东看了看一旁的王慧芳。

    王慧芳随口道:“六千多。”

    “啧啧,您的工资可比我还高。”韩彬诧异道。

    “多少就是个数,你拿着吧。”韩廷谦不容置疑道。

    “爷爷给你就拿着吧。”王慧芳道。

    “得,那我先替您收着。”韩彬也没见外,直接把卡放兜里了。

    韩廷谦满意了,美滋滋的喝了一杯。

    “叮铃铃……”

    就在此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韩彬拿出手机一看,是郑凯旋的手机号码。

    韩彬摁下接听键:“郑队。”

    “彬子,在哪呢?”

    “在北营村,回来看我爷爷了。”韩彬道。

    “替我跟老爷子问声好。”

    “我一定带到。”韩彬笑着应了一声,反问道:“郑队,您找我有什么事?”

    “明天上午,来我办公室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