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163招了
    下午五点钟,福江村。

    张海燕的娘家就在福江村,这户村子不大,距离琴岛市稍远,村子也算不上太富裕。

    不久前,张海燕接到了邻居的电话,得知有一群警察去了家里,还把曹阳给带走了,吓得脸都白了。

    赶忙收拾东西,准备带着女儿从娘家离开。

    张海燕的父亲忍不住问道:“燕,到底啥事呀,这么着急的走。”

    “是呀,娘一大早就把床单换了,还想着你们娘俩能在这住两天。”张海燕的母亲说道。

    “小卖部出事了,曹阳一个人处理不了,我得赶紧回去。”

    “啥事呀,这么着急。”

    “哎呀,一句两句,我也说不清。”张海燕敷衍了一句。

    “曹阳也是个没用的,啥事都干不成,还得让老婆操心。”张海燕的父亲埋怨道。

    “妈,我不想走,我想在姥姥家玩,想跟着姥爷看猪猪。”月月拉着张海燕的手撒娇道。

    张海燕迟疑了一下,道:“月月乖,那你就留在姥姥家,妈妈明天再来接你。”

    “不嘛不嘛,我要妈妈一起留下来。”

    “妈妈有事,回去处理一下明天就来接你,听话。”张海燕蹲下身,给月月整了整衣服,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

    “月月跟着姥姥,你妈明天还过来呢。”张海燕的妈妈跟着劝道。

    张海燕又许诺了一番,答应给女儿在网上买玩具,月月这才同意单独留下来。

    张海燕跟母亲和女儿告别后,父亲用电动车将他送到公路旁,忍不住问道:“燕,到底出啥事了,这么火急火燎的,用不用爸帮忙。”

    “不用,生意上的事。”张海燕摇了摇头。

    “真要有处理不了的事,就跟家里说,别自己扛着。”

    “知道了。”

    村子里不好打车,张海燕原本想做公共汽车去附近的主路,再打车,不过她的运气不错,刚好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就招收坐上了出租车。

    坐上车后,张海燕跟父亲挥手告别,又向着村子里的方向望去,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嘀咕道:

    “月月,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

    “大妹子,你这是要去哪?”司机师傅问道。

    “汽车站。”

    “这个点去汽车站,估计走到半路就堵了。”司机师傅说道。

    “没事,堵车也去,而且越快越好,我给你加钱。”张海燕说道。

    “那我可提前说好,绕道走的快,不堵车,但是远,我这可打表呢。”司机师傅提醒道。

    “贵点没事,越快越好。”

    “得嘞。”司机师傅一踩油门,度又加快了几分。

    张海燕捂着眼,泪水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涌。

    ……

    汽车行驶了半小时,张海燕感觉有些不对劲:“司机师傅,你怎么往城里开?我要去汽车站。”

    “我知道,这个点车都往城外走,往城里走反而不赌,放心吧,我就是干这行的,怎么开车快不比你清楚。”司机师傅笑道。

    张海燕心乱如麻,也没计较对方是不是故意绕远路,而且她现在还没想好去哪,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北寨村距离琴岛不远,但因为开着小卖部,张海燕来城里的机会不多,她知道自己以后恐怕没有机会再回来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再看看。

    突然,张海燕打了个哆嗦,她看到前方有个警察局,一想到车要从警察局门口开过去,她就觉得一阵胆寒。

    “快点、快点……”

    张海燕在心里默念,想让车子快点开过去,同时又告诫自己,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片刻后,张海燕傻眼了,汽车直接开进来警察局。

    她整个人都懵在那,就像是在看电影一般,一个女警察走过来,给她戴上了手铐,而后她被带进了警察局,期间,有人跟她说了些什么,但是她耳朵好像失灵了一般,什么都听不进去,脑子一片空白。

    ……

    半个小时后,玉华分局审讯室。

    张海燕坐在审讯椅上,韩彬负责主审、田丽负责记录。

    就在张海燕被抓到警局的同时,曹阳的嫌疑也被排除了。

    曹阳供述的两名证人,一个叫赵旭鑫,一个叫王子山。

    警方已经确认过了,8月3o号八点左右,三人的确离开了琴岛,期间一直都在一起,曹阳是9月1o以后才回到北寨村。

    李涛八月3o号上午十点,去银行取了一趟前,十一点左右将钱给了孙少强,下午有人见他来过北寨村,还在北寨村买了一对猪腰子,说是要炒了当下酒菜。

    曹阳离开琴岛的时候,李涛还活的好好的,等曹阳返回琴岛市,李涛已经死了十来天,基本上可以排除他的嫌疑。

    尸体是在曹阳家现的,之前曹阳的嫌疑最大,是因为曹阳有作案动机;但如果以作案机会来说,张海燕一直待在家里,又跟李涛关系亲密,下毒的机会更多。

    张海燕有些走神。

    韩彬敲了敲桌子,问道:“姓名、性别、年龄、民族……”

    张海燕缓缓的抬起头,瞥了韩彬一眼:“你不都知道嘛,还问啥?”

    “之前是做笔录,现在是审问,一码归一码。”韩彬道。

    “在我看来都一样,就知道搞形式。”

    韩彬放下笔,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态度?”

    “老娘就这态度怎么啦?”张海燕挑衅道。

    “别不识好歹,按规矩审讯是为了保障你的权利,我把这录像机一撤,你再顶句嘴试试?”韩彬呵斥道。

    “撤就撤呗,谁怕谁?”

    “你不招,我们也有证据定你的罪,真要是零口供定罪,你绝对会被判死刑。”韩彬冷声道。

    “哼。”张海燕哼了一声,还是一副爱咋咋地的模样。

    “想想你女儿,还想不想见到她,看着她长大、上学、结婚、生子。”韩彬问道。

    张海燕依旧不说话。

    “你在出租车上,一直说对不起自己的女儿嘛,你要是真的死了,连亲自说声对不起的机会都没有。”

    “说了有用吗?她懂吗?会原谅我吗?”张海燕反问道。

    “会不会原谅那是她的事,至少,你还有看到她的机会。”

    张海燕犹豫了良久:“多少年?”

    “只要你有立功机会,会给予一定的减刑。”韩彬道。

    张海燕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低声抽泣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张海燕抹了抹泪水,开口道:“李涛是我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