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055张德水
    翌日清晨,韩彬起了个大早,下楼去父母家吃饭。

    王慧芳知道儿子有案子,肯定十分辛苦苦,一早准备了丰盛的早餐。

    李辉也被叫来一起吃饭。

    李辉原本有些不好意思,推辞了一番。

    不过,看到韩彬态度诚恳,而且他确实饿了,最终他还是去了。

    王慧芳今天早上做的三明治。

    面包片,煎蛋、培根、生菜、西红柿,十分的丰盛。

    韩彬二人饭量都不小,每人吃了两个三明治,又喝了一杯牛奶。

    饭后,就急匆匆的出了门。

    “额。”

    李辉打了个饱嗝,揉了揉肚子:“这回吃美了,阿姨的厨艺没的说。”

    “吃饱了就好,下顿还不知道啥时候呢。”韩彬打了个哈欠,还是没睡够。

    李辉一边启动汽车,一边问:“你说曾队,今天会不会来?”

    “不知道呀,我也正想这事呢。”

    “他以前很少请假,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李辉道。

    “郑队不肯说,咱也不好直接问。

    “要不今晚下了班,咱去曾队家看看。”李辉提议

    “咱们下班,还不知等到几点,不如咱们四个商量一下,有时间跟曾队视频聊天,看看他忙什么呢。”

    “这个主意不错,谁也别拉下。”李辉赞同道。

    “去了跟田丽和赵明商量一下吧。”

    ……

    琴岛分局。

    因为是三队联合办案。

    郑凯旋将两个组的队员,都叫到了会议室。

    二组还是韩彬四人,曾平依旧没来上班。

    一组赵英带队,带来了六个人,其中两个昨天没有参与案件。

    “有盗窃前科人员的资料,搜集的怎么样了?”郑凯旋问道。

    “以林坊小区为中心,已经搜查到了数名有盗窃前科的人员。”赵英拿出了一份文件:“资料是孙兴和杜奇收集的,有联系方式和住址,可以直接进行调查。”

    “孙兴、杜奇你们两个辛苦了,今天白天好好休息。”郑凯旋道。

    “是。”

    “这样,我安排一下任务。”郑凯旋组织了一下语言:“一组负责排查有盗窃前科的人员,尤其是作案时间段没有不在场证明的。”

    “二组负责排查监控,尤其是作案时间前后,进出小区的可疑人员。”

    “啪啪!”郑凯旋拍了拍巴掌:“动起来,今天做好24小时战斗准备。”

    “是。”

    ……

    散会后。

    “郑队,我有事想跟您汇报。”韩彬道。

    “什么事?”

    “我想再去一趟现场。”

    “有遗漏的线索?”

    “昨天有两户报案时间太晚,勘察现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想今天再去一趟,看看能不能现足迹。”

    “去吧。”

    “是。”

    ……

    “彬子,你又要去现场?”李辉有些诧异。

    “对。”

    “彬哥,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赵明跃跃欲试。

    “你还是留下来一起看监控吧,我一个人去就行了。”韩彬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呀,你小子可别想跑,那么多的监控,今天都得看个遍,要是就剩下田丽和我,根本看不完。”李辉道。

    “你们谁有无人机?”韩彬问道。

    “我有。”赵明赶忙说道。

    “那你帮我取一趟,送到林坊小区。”

    “好嘞。”赵明嘿嘿一笑,只要不让他看监控,干啥都行。

    “别想偷懒,送完了无人机飞,赶紧回来。”田丽挥了挥拳头。

    ……

    话分两头单表一支。

    赵英经验丰富,做起事来雷厉风行。

    拿到了有前科人员的资料,她经过了一番排查,找出几个有作案嫌疑的重点目标。

    她将三个队员全都派了出去,请当地派出所的民警协助,传唤那些有盗窃前科的人员协助调查。

    赵英和另一个队员,留在分局负责审讯。

    赵英手里拿着三份资料,都是有盗窃前科的人员。

    一个叫张德水,一个叫陈康宁,还有一个叫周鹏。

    张德水就是三年前她抓捕的高空盗窃的嫌疑人。

    至于陈康宁,他就住在林坊小区,所以也是重点怀疑对象。

    周鹏已经是四进四出的服刑人员,屡教不改,最后一次盗窃判了四年,也是三人中性质最恶劣的。

    张德水的嫌疑最大,也是第一个被传唤的人员,赵英亲自给他做笔录。

    一组队员魏子墨负责记录。

    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个子不高、又瘦又小,手上布满了老茧。

    “姓名、性别、年龄、籍贯……“

    “张德水、男、33岁……”

    “张德水,还认得我吗?”赵英问道。

    “记得,您是赵领导。”

    “上次,你就是被我抓进去的,恨我不。”

    “刚进去的时候,心里郁闷,怨过您,后来想通了,这就是我的命,您把我抓进来没准是好事,要不然我肯定会犯更大的案子,到时候能不能出来,就不一定了。”

    “你自己能想通,最好不过了。”

    “领导,您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张德水试探道。

    “昨天,郊区的一个小区,生了一起高空盗窃案,想请你帮忙协助调查。”

    “领导,这跟我可没关系,我自从出来之后,就一直本本分分,什么坏事都没干过。”张德水赶忙辩解。

    “你别紧张,我就是想让你帮着参谋一下,看看能不能现什么线索。”

    “我真没干过,没办法帮您。”

    “你跟以前那些朋友还有来往吗?“

    “没有。”

    “想好了再说,别张口就来。”

    赵英哼了一声,换了一种询问方式:“八月十一号上午十一点,到八月十二号上午五点,你在哪?”

    “领导,我一下子想不起来了。”张德水有些紧张。

    “大前天的事,你都想不起来了,骗谁呢?”旁边负责记录的魏子墨呵斥道。

    “赵领导,跟您说实话,一见您我就害怕,啥都想不起来了。”

    “放松,好好想想,我又不是老虎,能把你吃了?”

    “领导,我真的改过自新了,真不想再回那里边了。”张德水道。

    “我现在是给你做笔录,又不是审讯,你怕什么。”

    “对,您说的对,我是在做笔录,不是审讯。”张德水咽了咽口水。

    “老实回答我的问题,你就可以离开了。”

    “让我想想……”张德水回忆了片刻:“我想起来了,我大前天不在城里,昨天中午才回的琴岛市。”

    “你去哪了?”

    “我去浮萍山了。”

    “那地方都是山,你跑那干什么了?”赵英追问道。

    “我现在是攀岩教练,教学生们攀岩。”

    赵英笑了笑:“这工作,倒是挺适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