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五十二章 故旧
    戴拉娒s35o轿车上,李墨尘正在翻看着手中的一个徽章,青铜质地,正面是‘hd’的大不列颠文简写,背面则是‘我们无所不在’的铭文。

    李墨尘不知这到底是哪个势力的标记,可他迟早会得知的。而接下来,他又把缴获来的那把魔能枪械,还有几十颗各种类型的中级魔能子弹,拿到手中端详。前者应该也是美杜莎枪械公司的产品,他看到了位于枪柄上的商标了。

    不过他现在对枪支的认识很有限,认不出这到底是什么型号。只能通过枪支上的魔法阵列与结构来判断,这把魔能枪械的威力应该逊色于他的合金战锤一筹。

    这符合常理,一位八级的魔能影者,也没可能拥有太好的魔能枪,

    可李墨尘依然用得着这东西,黑蟒蛇枪械店是信誉卓著不错,可他除非是不得已,是绝不愿把自生的安危生死赌在别人身上的。

    所以这把与那位刺客同样来源不明的枪,对他而言,简直就如雪中送炭。

    这让李墨尘有些后悔,早知道的话,他当初在月桂街黑市就不会在出厂弹道记录上,多花几千金盾了。

    而使他格外惊喜的是,这把枪上居然还配有一个专业的消音器,而且是具有魔纹阵列的那种。

    普通的消音器,是没法将魔能枪的射击声响消除的,只有这种具有魔纹阵列的才能够办到。

    可惜的黑蟒蛇枪械店出售的魔能消音器,价格最便宜的也要15ooo金盾,月桂街黑市的其他枪械店,价格也差不多,财力拮据的李墨尘只能望梅止渴。

    他没想到的是,仅仅时隔四天,自己就能入手此物。

    有了这东西,以后再遇到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他就可抛开顾忌,直接动用魔能枪了。

    之前在小巷里面,他就是担心枪声会惊动就在1oo米外的一辆警车,才没敢使用合金战锤。

    他也没敢进入天心神照的状态,天心李墨尘无法无天,无所顾忌,才不会管开枪的后果是什么,只会让情况更加的恶化。

    否则的话,他的右手臂又何需伤到这个地步?

    “这是美杜莎枪械公司生产的四级魔能枪合金咆哮3221,是一把已经有着八百年历史的老枪。由于结构简单,维修简易,价格便宜,一直流行至今。”

    出言为李墨尘解惑的,是旁边正在开车的年轻男子,这位似乎对枪械非常了解,如数家珍:“你手中的这把应该是改装过的,枪管加长了至少一寸,魔能阵列也更加复杂。”

    “多谢!”

    李墨尘神色平静,不为所动的回应:“不过请专心开车好吗?我现你很不老实,你选择的这条路,应该是亚特兰大城警车最多的一条,这是要逼我杀你对吗?”

    那年轻人额头与脸上,都已经满布着细密的冷汗,可他却强自镇定道:“可这也是距离拉尼尔湖最近的一条路。伙计,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迈克·罗斯,是皮尔逊-达比-斯佩克特律师事务所的助理律师。说实话,我真不觉得你有这样做的必要。我再强调一次,你这是合法自卫,不需要担心什么——”

    他的语声戛然而止,只因李墨尘已经把他的合金咆哮3221,顶住这位助理律师的头:“可我还是需要被审讯,被保释,然后与检察官对簿公堂。是吗,助理律师罗斯先生?”

    这让后者的身躯不自禁的微颤,就连这辆车也在微微晃动。

    “Boy,请你原谅他的鲁莽,迈克他只是求生欲过于强大。”

    这是那位中年律师,他坐在这辆车的后座,脸色也有些苍白:“他说的其实也不算错,就法律的角度来看,自卫反击不构成犯罪。可对于先生你来说,这反倒是最糟糕的选择。其实我认得你,Boy,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艾琳娜·威尔顿斯坦的孩子安德烈对吗?”

    李墨尘愣了愣神,回头看着这位。

    “我与你的母亲是同学,当初在哈佛法学院读书的时候,艾琳娜可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女神,我当然也不例外。可能你不记得了,当初你五岁生日宴会的时候,我其实到过你家。”

    这位一边说着,一边向李墨尘伸出了手:“我的名字叫哈维·斯佩克特,与你身边的这位一样,是皮尔逊-达比-斯佩克特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现在是冠名合伙人。”

    李墨尘的眼里,顿时闪现过一丝讶色。

    说起来,刚才他在那座摩天大楼里面,其实就看到过这家皮尔逊-达比-斯佩克特律师事务所的标牌。他们占据了整整四层楼,规模是卡杰伦律师事务所的两倍以上,

    而通常能在一家大型律师行的前面冠以姓名的,无不都是律师界最顶级的大律师。

    他凝思了片刻,就收起了顶住迈克·罗斯头的合金咆哮3221,在将它藏到胸前内兜之后,才转身与这位斯佩克特律师握了握手。

    后者的神色,也明显放松了些许:“容我冒昧的猜测一句,安德烈你刚才是去过卡杰伦律师事务所,签署了财产继承委托协议书是吗?我刚才看到你掉在地上的文件了。”

    李墨尘闻言,不由眼含期待的笑了起来:“然后了?斯佩克特先生你莫非是对我有什么建议?”

    那份财产继承委托协议书的副本,之前是被他卷成筒状,插在裤袋里面的。与那人战斗的时候,的确是曾掉落过。

    可副本上的文字极小,这位斯佩克特律师如果不是了解一定情况的有心人,是没可能在那短短的时间内了解到文件内容的。

    “当然!”

    哈维·斯佩克特的脸色冷肃:“安德烈,我想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作为在法律界位置站得较高的一员,我通常能得知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消息。有传闻说卡杰伦律师事务所与血手党的老大安东尼奥最近接触频繁,他们有意争取这个大客户,为此甚至不惜接下了伯顿街区屋主协会的诉讼委托,这个名字你应该没印象对吗?如果再加上阿奇柏德公寓了?”

    李墨尘的脸色渐渐凝重,阿奇柏德,archiba1d,意思是高贵的勇敢的。这也是原主父亲,对自家公司那座公寓建造计划的命名。

    血手党的安东尼奥,这就是盯上旭日公司的幕后之人?

    “能为我解释一下吗?一份财产继承委托协议书,他们能够做什么?”

    “安德烈,你如果要继承你父亲的那家公司,那么签署这份财产继承委托协议书无可避免。”

    哈维·斯佩克特对李墨尘的事情,竟然真有了解:“财产继承都有法定程序,他们没法做太大文章,为了律师事务所的名誉也不会。可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在财产评估价格上着手,你知道的,在阿美利加,一旦继承的财产过十万金盾,都需要支付大笔的遗产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