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五十一章 影者
    手枪落地,出了一声‘咔嚓’脆响。巷中的两人,却都是一动不动,陷入到了对峙的状态。

    不过仅仅三秒钟之后,那位墨镜男子就先打破了僵局,连续十几道风刃从他的身后飞射而出,以每秒至少一百米的疾往前方斩击横扫。他本人也同时被狂风缠绕,并从左手袖中滑划出了一柄细刺剑,仿佛毒蛇吐信般无声无息的往李墨尘的要害刺击。

    而后者的身影,则如幻似烟,在这不到四米宽的狭窄小巷内高的瞬闪挪移着。

    两人的身相当,可李墨尘的身影却明显更灵活的多,上下左右,几乎都无需借力,完全违背了物理法则,动作每每出人意料。

    更让墨镜男子面色沉冷如冰的是,对面的少年似乎有着预知之能。往往他这边刚有动作,目标就已提前做出了相应的闪避。

    也就在双方交手的三秒钟之后,那已经连续斩出将近四十的风刃终于稍稍停顿。

    也就在此时,一直呆在李墨尘身后帽兜内的龙脉,蓦然吐出了一团赤红焰光,使得墨镜男子下意识的挥剑封挡,遮住面门。

    可就在下一瞬,一道快到普通人目力完全无法捕捉的雪亮剑光,也随后穿梭而至。不给墨镜男子任何闪避的机会,就将他的脖颈击中。

    这口训练剑上的封印魔纹起到了作用,并未将他的咽喉洞穿。可墨镜男子却清晰的听见自己的颈椎骨,传出了一阵阵的咔嚓闷响,然后他整个人在巨力冲击下抛飞而起,一直飞到二十五米外的巷口处,才重重的坠落下来。

    这位的眼神犹自不敢置信,居然在颈椎断折的情况下依旧强撑着躯体,以怨毒不甘的目光注视了李默尘良久,直到三秒之后才脑袋垂落,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此时的李默尘也不好过,胸膛起伏不定,呼吸声沉重无比,就好似破损的风箱。而更让他难受的,是从右臂传来的阵阵刺痛感。

    他一周之前因擂台上那负荷一剑造成的暗伤还没有完全痊愈,就又再一次重蹈旧辙了。

    可李墨尘别无选择,对方毕竟是高达八级的魔能影者,距离法外者这一阶级只有两步之遥。即便是他这个原穹之界的绝代仙王,以这样的身体修为与之交手,也没可能做到轻松自若的。在没有进入天心神照状态的情况下,他不能不付出相应的代价。

    不过李墨尘还没来得及调匀自身的气息,就面色微变的看向了巷口。本该空无一人的那里,此时却出现了两个西装革履的男子。

    ——是之前那两位律师?

    李墨尘的脑海当中闪过这个念头,然后就毫不犹豫的从剑袋里面抽出了那把合金战锤3541,遥指着巷口处。

    那两人顿时都面色白,将双手高高举起。

    “嘿,伙计,不要这么紧张ok?我们与地上的这家伙无关,只是路过。我们可以给你作证的,你是自卫反击对吗?”

    李墨尘的面色冷酷,眸色如冰:“给我进来,十步!”

    这两个家伙的位置太靠外了,出了巷口那些幻术符文的遮蔽范围。

    对面的两人却明显陷入迟疑,直到李墨尘不耐的把保险打开,他们才胆战心惊,神色忐忑的往里面走了十步,用的还是最小的步幅。

    李墨尘对此并不在意:“可以给我个解释吗?为什么会往回走?”

    “我的寓所就在这里,你的后面。”

    回答李墨尘问话的,是一位年纪较轻的男性,他用手遥指了指李墨尘的身后:“我们是回来拿东西的,刚才有文件落在我租住的房间了。伙计,你其实不用这样的,从现场来看,你这次就是合法自卫。只要在警察那里做过笔录就可以,如果你没有合适的律师,我们可以帮忙。”

    李墨尘则心想怪不得他的符文没用,这些人既然是要回家,那么他那些符文的心理暗示效果,自然是有等于无。

    他对年轻男子的废话置若罔闻,继续询问:“我猜你们应该有车?”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大约三秒之后,那位中年男性才在李墨尘那越来越森冷的目光逼迫下无奈开口:“有的,就停在旁边那家杂货店的门口。”

    “很好!请把车开到巷子门口好吗?不是你,把你的钥匙给你身边的这位。”

    李墨尘的唇角微勾,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度最好快一点,我没有耐心。”

    ※※※※

    “情况怎么样了?”

    在九百米外的一座七层板楼,天眼侦探事务所的杰米里·伯特仅仅几个蹬跃,就登上了楼顶:“既然把我叫了回来,那么警报应该是解除了?”

    “差不多,我们的法器已经感应不到那家伙的生命迹象了。”

    答话的是穿着迷彩服与军用背心的年轻女性:“安德烈同学还在原地,他似乎正与两位路人做着友好交流。”

    “也就是死了?”

    杰米里只觉头皮麻:“酷!我来回走一趟,都不到一分二十秒,那可是一个八级魔能影者。”

    “我刚才的表情也跟你一样。”

    军服女性的面色也有些复杂:“事实上,从那倒霉蛋追入那条小巷开始,总共二十七秒解决战斗。我感觉这位安德烈同学,已经强到出常理了。”

    “那么有录像吗?我想我们可以再卖个好价钱。”

    杰米里的眼眸放光:“德怀特·佩顿那家伙,一定会慷慨解囊的。即便我的好朋友不愿意,也可以指望日后功成名就的安德烈·威尔顿斯坦先生。”

    “那么Boss你这次会很失望,这里角度不好,隔着太多建筑物,我们这里看不到那边的情况。那个小家伙,警觉性乎我们想象的强。”

    “为什么这么说?”

    杰米里略含好奇的向声音来处看了过去,那是一位躯体壮硕的中年大汉,正用手指了指热成像仪:“你看看这画面就知道了。”

    杰米里当即凝神注目,随后他就面色微变:“我们的安德烈同学,他应该没死吧?”

    “我们的法器,显示他的生命迹象还在。”

    军服女性苦笑着答道:“我想他应该施展是冰系术法,将周围墙壁冻住了。你知道的,热成像仪虽然好用,可也有着它的局限。”

    “shit!这真是一个机灵鬼.”

    杰米里一声谩骂,随后他就心神微动,再次抬起了望远镜。

    就在九百米外的那个巷口,正有一辆戴拉姆品牌的豪华轿车,从里面驶出来。

    “我猜他一定是打算毁尸灭迹了,这是真正聪明人的做法。”

    那壮汉一声赞叹:“虽然是自卫反击,可一旦进了警局,那么意外性就太多了。伯特先生,他的确很机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