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第五十章 生吞
    “不忍心是么?”

    在办公桌的后方,一位银老者似笑非笑的看着前方的雷明顿·丹尼尔:“我感觉你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当然!”

    雷明顿的眼神晦涩:“如果只是从此视为路人,坐视旁观还好,问题是在不久之后,我们律师事务所还要利用我那位老雇主的信任,对他挥刀相向。”

    “可这正是你成为高级合伙人的捷径。”

    银老者微微笑着:“你现在的这个客户很重要,如果能够将他争取到我们卡杰伦,那么这位每年至少可以为律师事务所带来八十万金盾以上的委托。而旭日公司经营的公寓,是取得那位信任的关键。雷明顿,你如果心里还是过意不去的话,那么不妨想想看,如果你不接手这个case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那个孩子,一样会被人撕成粉碎不是吗?亚特兰大不是没有更好的律师事务所。”

    雷明顿·丹尼尔苦笑:“我明白!也会尽力而为。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只需要一点时间做心理调整。”

    “当然!”

    银老者的神色颇为的满意,也就在这时,一位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Boss,财产继承委托协议书他已经签下了。”

    “也就是说,他已经准备继承旭日有限责任公司了是吗?可怜的小家伙,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老者的眼中,不仅现出了怜悯之色:“我想我们的新客户,一定会将他生吞活剥的。”

    而此时那位男子稍稍犹豫,最终还是开口道:“还有一件事,刚才要求我们律师事务所提供一位律师,帮他处理一份冷兵器格斗方面的赞助合同,被我拒绝了。”

    “赞助合同?”

    老者略有些意外的询问:“雷明顿,你的这个侄儿,在综合冷兵器格斗方面莫非很出色?”

    雷明顿闻言,却微微摇头:“李纯初夫妇很为他的孩子自豪,可我看不出安德烈有什么出奇之处。”

    银老者于是释然,猜测这要么是一些刚入行的体育用品制造商,要么就是对学校综合冷兵器俱乐部的整体赞助,这在中学与大学体育界,也是很常见的事情,所以无需关注。

    ※※※※

    当李墨尘走出卡杰伦律师事务所,一时竟无所适从。

    卡杰伦律师事务所所在的这栋黑星大厦,集中了亚特兰大近三成的大型律师事务所,按说他要在这里找一个律师很容易。可他不知道哪个律师事务所更可靠,收费又是否在他能承担的范围内。

    最终李墨尘还是决定去底下的公共电话亭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卡迪伦·杰布森与李梅。这两位估计是他现阶段,唯一能给予部分信任的自己人了。

    而杰布森果然没让他失望:“大型律师事务所的收费通常很贵,对我们这样的小客户的重视程度,也很有限。反倒是一些中小型律师事务所,在能力上并不逊色太多,收费会更合理。其中有一些,本身就是出自大律行,能力杰出,人脉广阔。由于是独立创业,他们会更珍惜客户。我们公司以前曾经接触过几家,印象深刻。你那边有没有笔?我给你几个地址。”

    打完电话之后,李墨尘先是抬头望了一眼自己前方的这座摩天大楼,随后就耸了耸肩,拐入到一条小巷当中。

    杰布森给的那些地址,没有一个在这家光鲜靓丽的高楼内。而其中最近的一家名叫‘乐福’的律师行,就在距离这里大概一公里的地方。

    李墨尘准备直接抄近道过去,他看过最新的亚特兰大地图,知道最近的距离该怎么走。

    乐福律师事务所,就位于城东克莱恩社区一座位于后街的netium内,也就是所谓‘联体别墅’。

    ——只看这位置,就可知乐福律师事务所的境况如何了。克莱恩社区虽然是一个中产阶层聚居的社区,可这里的治安与环境,却每况越下。由于黑人的涌入,这边的白人居民正在大量流失,最近也就只比流浪者街区好上那么一个层次。

    可就在李墨尘拐入那条后街的时候,他的心念之内,却忽然生出了警兆。他那历经千锤百炼,无数战事的心灵,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异常,还有那弥漫在空气当中的森冷杀意。

    大意了——

    李墨尘心神微紧,他可以确定这杀机的来源,已经进入到距离自己二十米范围内。

    如果换在原穹之界的时候,这种事情是绝没可能生的。可此时的他,在神念感应方面的能力,已经降低到比之当年筑基境都要逊色一筹的地步。

    而由于克莱恩中产社区的名声,他进入这里的时候也没有开启天心神照,给了对手可乘之机。

    值得庆幸的是,可能是因这条街上还有一些行人,对方心有顾忌,还没有动手的打算。

    而如非是对方的恶意过于明显,激起了他对危险的直觉,他可能到死都不知自己已经陷入危局。

    李墨尘当即挪动脚步,在旁边的路灯下方行走。

    那些路灯的灯杆都是精钢制成,每隔十米就有一盏,其中还间杂着水泥电线杆,不但可以以为他提供一定程度的遮挡的,同时能掩护他以不着痕迹的方式,注意周围的行人。

    “嘿!哈维,我觉得我们昨天就不该去的,他们应该掌握着足够的证据链。换成是我,也一样会拒绝庭外和解。这是自取其辱,哈维。”

    “某种程度是的,可我们不这么做的话,又怎么能为客户争取机会?至少这一次,我们大概可以推测到我们的对手,他们到底进展到了什么地步不是吗?做这一行,就不要把脸面太放在心上。行了,我们得尽快去一趟里特尔大厦,刚才我有了一点灵感,需要你帮忙。”

    ——这两个西装革履的家伙应该不是,他们年轻时可能进行过一段时间的魔能修行,可成年之后已经荒废,只是保持恰当的健身。气息与外表之类都可以伪装,可这二人对话相当专业,不是一般人能模仿得出来。

    旁边带着孩子的黑人壮妇,也不可能。三个孩子的神态动作都很自然,没有任何不协调的地方。

    李墨尘通过街道两旁所有的反光体,观察注意着自己的身后,而大约三秒之后他就注意到身后有一位穿着皮夹克,带着墨镜的男子,状似不经意的将手放入到了怀中。这使他瞳孔微凝,然后就直接转身,走向了右手边的一条巷道。此时刚好有一群年轻人,正说说笑笑的从旁边经过,成为他的绝佳掩体。而等到李墨尘,进入那条阴暗小巷的第一时间,他就以肉眼难及的度抽出了剑袋里的精钢剑,并在两旁的墙壁上,刻下了几个幻术符文。

    ——大概就是‘闲人退散’的功能,通过心灵暗示的方法,使所有经过这里的无关人等,都会自动忽略这条巷子内的异常,对里面生的事情视而不见。

    然后他就侧立在巷道一旁,借助墙柱的凸起,隐藏住了躯体。只顷刻间,李墨尘的呼吸就由有至无,整个人也与周边环境达成奇妙的交融状态。

    瞬息之后,那位墨镜男子也跨入到巷道当中,此人看着眼前这条空无一人的死巷,不禁微一愣神。而下一瞬,从侧旁乍起的寒芒,就将他惊醒过来。可此时为时已晚,这位虽然在千钧一之际,避开了指向咽喉处的致命寒芒。可他右手臂,却在随后被那剑刃重重一敲。

    虽然是无锋剑,可那巨大的力量,依然让他右臂骨折,手中握着的枪也脱手飞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