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四十三章 安琪
    李墨尘才刚走入林登学院的大门,就被找过来的年级顾问警告了。

    “听着!安德烈,我知道你这几天缺课是事出有因。可医院那边的说法,是你在三天前就已经出院了是吗?这几天时间你为什么缺课,究竟去了哪里去,都干了什么,我现在都不关心。我现在只关心你的成绩,下一周,有两次单元测试(单元测试chapter test,是美高课堂的重要组成部分,测试时间较长,往往能占用一堂课的时间,在整个gpa平均绩点中所占比重较大),期中考试也会在两周之后到来。知道吗?我不希望看到你的成绩下降,安德烈!”

    “我明白的,先生,对这两周的测试我很有信心。”

    尽管这位年级顾问的语气很冲,眼神也很凶恶。李墨尘却知道这位是出于好心,真的漠不关心的话,又怎么会知道他在三天之前就已经离开医院?

    “你不明白!”

    这位四十岁左右的白人男子似乎打算火,可最后还是一声轻哼,忍耐了下来:“希望你说的是实话,我会看着你的。小家伙,你现在与其他人是不同的,明白吗?对你来说,后退一步就是深渊,是地狱,你得付出别人几倍的努力,才不会从这里掉下去,我希望你记住这句话。当然,如果你准备烂下去的话,可以当我没说过。”

    李墨尘颇觉无奈,他堂堂的‘神霄无极紫虚仙王’,总不至于连中学生的考试测验都搞不定?

    如果只是教科书上的内容,他早就理解记忆的差不多了。而如果是教科书外——他昨天晚上就已经把数理化这三门课程,学习到十二年级的内容。

    这是李墨尘自定的优先事项,优先程度还远远过他在林登内部图书馆借出来的那几本书,所以他对接下来的测验还是很有自信的。

    “阿默你别生气,理查德先生他是个好人,在学校里能够像他这样对我们这些黑皮肤的家伙一视同仁的,只有几个而已。他只是在关心你——”

    等到年级顾问离开之后,威廉就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李墨尘的表情:“你不知道,这几天他每天都在向我询问你的事情,他甚至还准备在今天到警局那里报案。”

    “如此说来,此人确实卓有师德,值得钦佩!”

    李墨尘微微点头,接着就看威廉:“在你眼里,我就这么不知好歹?”

    “你以前可是跟他吵过架来着,为了外出打工的事情,你不记得了?”

    威廉·雅克还是有点担心:“阿默,这次的期中考试你没问题吧?知道吗?a班和B班的很多人,都在等着看阿默你的笑话。”

    李墨尘不禁‘啧’了一声,抬脚就往学校南面的方向走:“你与其惦记我,还不如担心一下自己吧!”

    当两人来到冷兵器格斗俱乐部的专属体育馆,这里已经很热闹了。

    虽然几个教练都还没到,可包括露易丝·林登在内的十几个学生,却很自觉的在体育馆里面做着各种格斗技,或者器械练习。

    李墨尘敏锐的注意到人群中,多出了两位明媚少女,于是他的心脏,就开始了不正常的律动。

    这让李墨尘眉头大皱,赶忙拐进了男更衣室。

    ——这里面还没有完全修复,依然能够看到一些四天前留下的痕迹,让李墨尘不自禁产生了一些联想。

    可好在有冰血石项链,李墨尘主动激了项链上的符文,借助胸前传递过来的清寒之气,使自身的意识维持在‘神怡气静.尘垢不沾’的状态。

    等到他换好了衣物,从更衣室里面走出来,更是目不斜视,正眼都不给旁人一个。直接走到体育馆最东侧的场地,与威廉开始对练。

    后者用的是一对双刀,招法凶狠凌厉,喜好以疾风骤雨般让人目不暇接的攻势,让人无从应对。在以往,这位的刀法没少让原主吃苦头,不过今天的李墨尘,已经不同与往日。在他眼中看来,威廉施展出的刀技,处处都是破绽,招招都有漏洞,该快的时候不快,该慢的时候又拼命的加。

    李墨尘耐心很好,他打算让威廉放手施展,等到对这家伙掌握的格斗技与习惯一窥全豹之后,再考虑一个完整的教导方案。

    他还记得之前他对威廉的承诺,最近要抽时间指点后者的格斗技,尽管这位一定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不过当九点钟一到,俱乐部里面的几位教练开始上班,威廉·雅克就被叫走了。李墨尘被一个人丢在角落,无人搭理。既没有教练要给他指点,也没有其他的同学要找他对练。

    李墨尘不由唇角微抽,心想原版李墨尘在俱乐部的存在感,还真是薄弱的可怜,人缘也是差的让人不忍卒睹。

    当然这不排除原主是才刚转校不久的缘故,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俱乐部方面显然是放弃了让他在下午的比赛中,更进一步的希望。此时就连进入败者组的威廉,都有人为他专门开小灶,偏偏他这个进入第二轮的无人理会。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李墨尘只能独自用功。他现在主要是进行偏力量的器械练习,此时正需要各种各样的身体锻炼,来帮助他最近服用的几种药剂,以达到最大程度的强化效果。

    可就在他以为这一个上午就会这么度过的时候,之前见过两面的那位黑少女,忽然走到他的面前,友好的冲他伸出了手。

    “安德烈同学是吗?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安琪拉·美第奇,四天前转校,现在是你的同班同学,你可以叫我安琪——”

    李墨尘面色微冷,心想这丫头来找他做什么?是为了道歉?

    他心内是满满的防备之意,可还是礼貌的与对方握了握手:“你好,美第奇同学。请问有什么事吗?”

    “安德烈同学的语气好冷漠。”

    安琪拉笑了笑:“四天前的事情我很抱歉,也希望你能原谅我同伴的鲁莽。我的私人管家告诉我,您现在已经平安无事了是吗?”

    “我现在状况还好,你们也不用道歉,毕竟当时我也有错,何况你们也给了足够的补偿。”

    李墨尘对此事还是很大度的,他终究是原穹之界的一代仙王,自然也有着仙王的气度。虽然过程很丢脸,让李墨尘引为平生以来的奇耻大辱,可他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总不好与两个小丫头计较。他的心胸狭小,可不在这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