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四十二章 尾款
    “这不奇怪好吗?考虑到这位的家世,他的父母给他留一些贵金属与现金之类很正常,这可是合理避税的好办法。只要不被IRs知道,就不用被征收遗产税。”

    杰米里接续解答着:“然后第二个问题,先安德烈是两个月前暑期开学时转学林登,而真正加入学院综合冷兵器格斗俱乐部的时间,只有不到二十天。其次,这位同学的反侦察意识很强,三天前他前往月桂街黑市的时候,如果不是我的个人能力,还有天眼侦探社拥有的特殊法器,他几乎就把我们摆脱。”

    德怀特将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胸前,静静的看着杰米里·伯特。他虽然不知道对方的后一句话究竟是什么用意,与他的问题又有什么关联,却知道这位一定还有后续。

    “然后在跟踪过程中,我们现了有两股人,他们也同样在关注着这位安德烈同学。”

    杰米里·伯特说到这里,又把几张照片放在德怀特的面前:“我都做过调查了,这几位都来自于剃刀佣兵团,这是一个小型佣兵组织,拥有一名法外者。我们查到十五天前,他们接到了一份雇佣委托,定金源自于威尔顿斯坦家族的某个账户,疑似安德烈血缘上的姐姐珍妮弗·威尔顿斯坦所有。这些人其实不用在意,他们很轻易的就被安德烈甩脱。然后是这一位——”

    杰米里又拿出了一张照片,用手指在上面点了点:“看看这位大人物的身边吧,我想您现在,应该有一些印象?我记得这场州长先生的庆功酒会,你也在场的,还与此人近距离接触过。”

    “是他?”

    德怀特明显吃了一惊,随后就皱紧了眉头:“你的意思是,以前的安德烈,他可能是在藏拙是吗?”

    杰米里耸了耸肩:“我不确定,只是猜测有这样的可能。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位安德烈同学在威尔顿斯坦家族的份量,出了我们的想象。威尔顿斯坦家族的内部战争,也已将他波及了。”

    德怀特没有再提问,他闭上眼睛陷入凝思。只十秒钟之后,就转过头吩咐他的席助理:“卡尔,稍后通知市场部,为安德烈·李·威尔顿斯坦提供一份优厚的赞助协议,直到他加入nmosa。告诉他们,这是我亲自关注的事情,让他们摆正态度,必须尽可能快的把他拿下。当然,也别忘了在合同当中注明优先代言签约权!”

    “是的,执行官阁下!我会亲自跟进这件事。”

    卡尔没有提出异议,只是略含疑问:“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这个‘优厚’的意思是,是条件允许内的最优待遇对吗?”

    “你没有理解错,卡尔先生!他值得我们的礼遇。”

    德怀特此时又看向了对面:“在此之前,你可以先带这位伯特先生去财务部,结清尾款。”

    “嘿!”

    此时的杰米里·伯特却笑了起来:“先生,这里必须一提的是。我理解中的尾款,必须是五十万金盾。”

    德怀特皱了皱眉,向助力投以询问的视线,后者顿时脸色胀红:“先生,我们签订的协议是五万金盾——”

    “可安德烈,他值得这个价不是吗?”

    杰米里·伯特打断了卡尔的话,同时收拢着办公桌上的所有资料:“我想不只是你们奈森运动集团一家对他感兴趣,比如阿卡迪斯体育用品公司?”

    德怀特不由摘下了眼睛,目光也变得凌厉起来:“我想我们的协议当中,应该有着保密条款,我猜卡尔他不会出现这种疏漏,”

    杰米里笑嘻嘻的回应:“当然!你的助理很精明,谈价的时候也非常老到强硬。可十分钟后的未来会怎么样,谁知道呢?可能我们天眼侦探事务所有一位小雇员,会在无意中泄露?幸亏我们双方制定的违约金,只有五十万金盾。”

    “这不符合商业道德,杰米里!”

    德怀特眯起了双眼:“你该知道奈森运动集团的力量,我可以保证一天之内,让整个亚特兰大的商界,都对你们事务所的信誉有足够的了解。”

    “这确实是你能够做得到的。”

    杰米里·伯特满不在乎:“可如果我们事务所都活不下去了,要信誉与道德有什么用?德怀特,这对你而言也没好处。他是你的一个机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在试图寻找打造一个nmosa的格斗新星,与西大区的那位抗衡不是吗?我觉得,这个安德烈就很合适,”

    德怀特再次沉默,许久之后,才出了一声轻哼:“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这样的无耻,杰米里!”

    “承蒙夸奖!”杰米里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摩拳擦掌的媚笑:“执行官阁下既然这么说,那就是同意了是吗?”

    “卡尔,让综合信息部给他们几份委托合同,金额为四十五万金盾。别忘了,修改之前的那份协议,违约金设定为两千万,无限追责。”

    德怀特一边说着,一边神色悠然的往身后一靠:“还有,看在以往的交情份上,我现在可以再给你们事务所另一份额外的优厚委托。在接下来的一年,确保这位安德烈同学的安全,有信心吗,伯特先生?”

    杰米里·伯特听到这里,顿时面色微肃,眼现凝然之色。

    德怀特没有等待杰米里的答案,他转过了办公椅,看向了窗外:“卡尔,晚上的行程稍作变更。你顺便告知信息部,让他们把今天的比赛摄影录像送到我的办公室。”

    “比赛摄影录像?请问先生,您是打算看安德烈的比赛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认为没必要。”

    旁边的卡尔,毫不意外的迎来了上司的冷冽视线,他只能回以苦笑:“我没有干涉您行程的打算,可据我所知,安德烈这次的对手狂熊比尔,已经在今天早晨因急性出血性肠炎入院,没法再参与今天的赛事。这位也是我们的赞助对象之一,他的父亲是一个小时之前将这件事告知公司。据说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在昨天经历了一场狂欢派对,好像是吃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德怀特才懒得管这什么狂熊比尔,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入院,他听了之后,只是略觉愉悦的抿了抿唇:“是吗?看来我们运气,还是很不错的。”

    杰米里也觉这位前同事的运气,真是好到家了。

    没有这场赛事,那么林登学院那枚举世罕有的魁宝,依旧将埋藏在砂砾当中,等待着奈森运动集团的拾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