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四十一章 录像
    与此同时,在奈森运动集团亚特兰大分部,天眼侦探事务所的席侦探杰米里·伯特,在德怀特·佩顿的办公室内,如约见到了后者,

    “说吧,你查到了什么?”

    德怀特就坐在办公室后面,不但没有起身的意思,连抬头的打算都没有。

    “伯特先生,我的席助理说你坚持要与我见面。那我想你给我带来的东西,应该不会让我失望?”

    “当然!”

    杰米里对德怀特的怠慢毫无不满之意,他反倒是毕恭毕敬,小心翼翼的来到德怀特的办公桌之前。

    这是奈森运动集团东部大区的席执行官,在市值九千四百亿金盾的奈森运动集团中,是位居最顶层的十几个人物之一。尤其在东部大区,有着说不一不二的权势,深受奈森集团董事会的信任。

    “我得恭喜您先生,您这次很可能挖掘到了一块魁宝,价值无限的那种。”

    德怀特这才抬起了头,目光如刀锋般的看向了对面:“评价这么高吗?你让我好奇了,我了解当中的杰米里·伯特,可不是那种没有见识的人。拿出来吧,让你给予那位安德烈同学这么高评价的缘由。”

    “一共是三份录像。”

    杰米里很痛快的就从公文包里面,将一叠录像带拿了出来:“执行官阁下你看完之后就知道究竟了。”

    德怀特随后一招,向门口处站着的一位助手示意。后者当即走入了进来,在这间办公室里面展开各种设备,又拉上窗帘。很快一个投影仪,就将这三份录像,一一展现在了德怀特眼前的白色幕布上。

    仅仅一分钟后,这位奈森东部大区席执行官的瞳孔已经微微收缩,等到看完一遍之后,他竟是意犹未尽:“卡尔,麻烦你再播放一遍。”

    卡尔正是他的助理,此刻亦是神色凝肃。他毫不犹豫,就从第一份录像带开始重新播放。

    作为奈森集团大区席执行官的第一助理,如果还不能从这些影像中,判明那位少年的价值,那么他这个助理就是不合格的,

    大概十分钟之后,这间办公室又重新恢复了明亮,德怀特直接询问:“我想知道,他学的是什么冥想法。这么快的度,又是怎么办到的?”

    “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吧,按照他在林登学院冷兵器格斗俱乐部上登记的,是八十八星座冥想法。这应该是源自于幻星冥想法的一种变体,特点是借助群星之力修行,并擅于模拟的功体,源力与魔力兼修。这种冥想法源起于古希腊,非常的古老,拥有着无限的前景,可很少人能够修出成果,已经快要被世人遗忘。”

    杰米里解释着:“更糟糕的是,这位观想的基础星座是小熊,第二个星座是南极。你知道的,这分别位于南北两极的星座,究竟有多难搞。所以林登学院的几位教练,都认为他未来潜力有限,并未加以重视。”

    “十六岁的四级,这可不是潜力有限的样子,看来他已经搞定了小熊与南极不是吗?”

    德怀特若有所思:“这就说的通了,小熊与南极,这大概就是他体内两种截然迥异,各走极端的气的来源?”

    “大概是了,我怀疑他的八十八星座冥想法,是在幻星冥想法的基础上,进行了极大的优化与改良。至少从红外热成像仪与电磁成像探测器的探测结果来看,他很完美的处理了两种极端源力的冲突。”

    杰米里笑着道:“然后我回答你第二个问题,他的度,我怀疑他现在通过自身冥想法模拟的,是这本源自于东方的一门无上秘法。”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叠装订好的a4纸,放在了德怀特的身前,后者看了一眼,就浓眉微扬:“Immorta1 sea1?永生不灭的印章?”

    “我们可能没法准确的翻译,您知道的,当我们把东方古国的名词,翻译成大不列颠语的时候,总会出现各种样的问题。在东方,他的名字是‘不死神印’。”

    杰米里咬字精准的说出了这四个东方文字:“很抱歉的是,这本书目前是林登学院私立图书馆的财物,我无权取走这它,只能复印出一份译本。可我想里面的内容,足以让您对这门源自于东方的功体,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德怀特不说话,他已经沉浸在这份名叫‘Immorta1 sea1’的古籍复印件当中。

    杰米里极有耐心的等待着,一边喝着卡尔给他提供的咖啡,一边远眺玻璃窗外。这里的风景,是整个亚特兰大最好的,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德怀特才语含惊奇的放下手里的文件:“很奇妙,利用生与死的冲突,阴与阳的对立,相克相生,物极必反,是一种以东方哲学思想为根基的冥想法。不过,你确定这位安德烈同学能接触到它?”

    “这点我能确定无疑,别忘了他的父亲就是个东方人,出身名门大派,生前是一位十五级的法外者。我也查阅过林登学院的档案资料表,显示安德烈拥有林登内部图书馆的通行证与借阅证,签人是林登学院的副校长乔治亚,日期是他转校林登学院的第一天。”

    杰米里满不在乎的回复:“我想这不是重点对吗?他有着自身的渠道与传承。”

    “还有两个疑问。”

    德怀特用手指敲着桌案:“第一,录像当中的地点,应该是西城区?他到那边做什么?第二,这个孩子的剑术,明显已达到了大师,不!说是这个年龄段的宗师级都不为过,林登学院的那些教练难道都眼瞎了,他们都看不出来?”

    杰米里·伯特对德怀特的追根究底,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对于奈森运动集团而言,安德烈·李·威尔顿斯坦的意义可能无比重大。这位席执行官先生在作出决策之前,自然需要对这位可能的投资对象,有一个彻底而周到的了解。

    “第一个问题,他去西城区的目的,当然是月桂街的黑货市场。安德烈同学到那里卖了两块高纯度的黄金,大概是一千克。然后收购了一把枪,一些炼金工具与药物材料,似乎是打算自己炼制药物与法器,我不知道他成功了没有?不过这也正是他被这群小混混盯上的原因,”

    “高纯度的黄金?”德怀特不由扬了扬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