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三十七章 惊慌
    “斧技精通的五级狂战士?”

    黑少女的脸上充满了同情:“阿欧,这位安德烈同学的运气可真糟糕。”

    魔能剑士在古代的叫法是魔法剑士,是一种同时掌握着魔法与近战技巧的职业。不过兼修两门,同样意味着这两方面都可能学而不精。虽然可以利用魔法与近战技巧的结合,与同级的魔能职业者抗衡,甚至是压制,可一旦遇上了狂战士这样极端的存在,魔法剑士通常都会被克制的死死的。

    至今以来,魔法剑士对上狂战士的胜率,从没过5%。何况两者之间,还有两个阶位的差距,

    “所以说了,现在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露易丝一副沮丧无神,彻底丧失元气的模样:“我对不住你与莉娜。”

    “没关系啊露易丝,你知道我在这方面不是很在意,并不一定要参与格斗大赛不可的,大不了下学期再来就是了。春季的团体大赛没法参与的话,明年夏季的总可以吧?那个时候,我们一起努力就是。”

    黑少女不在意的笑了笑,眼中却同时显出了不满之意:“倒是那个汉考克,我很在意啊露易丝。你明知道那家伙是不是好人,就不知道一劳永逸,将那个家伙解决吗?就任由他在你的学院祸害学生?”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露易丝抚了抚长:“我不是没办法解决他,而是担心解决他之后引的各种麻烦。安琪拉,林登学院与星脉是不同的,这里虽然是私立学院,可也接受政府拨款,每年都需承担附近七个街区的义务教育。这是三十五年前林登学院采取的自救方法,得以避开了那场经济危机。不过这也让我们林登学院,成为一个充斥着暴力,毒品与犯罪的学校。这也是绝大多数公立学院的通病,安琪拉,阿美利加下层人的生活,与我们所处的世界是不同的。”

    “所以呢?”

    黑少女用纯净的目光,看着露易丝:“我想这不该是容许犯罪的理由。”

    露易丝却不答话,转而指向了旁边的几栋高楼:“看到那边的几栋楼吗?那里是一个名叫马丁区的黑人公屋。二战之后,由于我们阿美利加南部各州施行的极其严苛的种族法律,使得那些世代生活在南部乡间的黑人不得不离开家乡,前往各个大城市寻找工作机会。亚特兰大政府为了安置他们,于是兴建了一批全新的公屋。对,与你以前看到的那些两层联排别墅式的公屋不同,那是我们白人的专属。这些建筑,虽然看起来很宏伟高大,可里面的一间房,甚至都不足三十平。就是这么几栋楼,塞满六万五千人。政府的初衷是为便于集中控制,可最后这些公屋大楼,却成为黑帮控制的堡垒,他们只要监控住楼道与出口,就可以控制住整个大楼,在里面藏匿枪支毒品。像南城的血牙,黑狱骷髅,风暴天使,这些大型的黑帮,几乎每一个都控制着几个黑人街区。”

    黑少女听得入神,露易丝说的这些事,是她以前从未了解的。

    “然后还有我们亚特兰大的福利政策,在这些黑人公屋中,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住户,都是依靠政府福利来生活。不过政府规定了,一定要是单亲妈妈抚养孩子才会给与福利金。政府甚至会定期派出公务员上门调查,确认这家庭中没有“父亲”的存在。你想到后果了吗?这会促使那些黑人男性抛妻弃子,女性则乐于滥交,她们想要生孩子,只因她们生的越多,相应的福利金也就拿得越多。可在这种家庭长大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心理状态?他们一直都是亚特兰大南部几个黑帮最好的兵员。而很不幸的是,我们林登学院的学区范围内,就有着五片黑人公屋。”

    此时露易丝,无奈的冲着黑少女笑了笑:“所以,我能够清除汉考克,却没法清除学院里的黑帮份子。你知道我除掉那个家伙,会有什么后果吗?”

    “大概能够猜到。”

    黑少女若有所思:“你之前就提到了,是担心引更大的麻烦?”

    “你很聪明,安琪拉。”

    露易丝轻点了点头:“汉考克这个人的确狠毒,可他也是一头合格的凶狼。可如果这头凶狼不在了,那么林登学院那些与黑帮有涉学生,会为了学校里的所谓的势力范围与‘生意’,争到头破血流的。而学院方能做的事情极其有限,我们可以保证学生在学校当中的安全,却管不到学校外面。你知道吗?林登学院几乎每年都有三到十位学生意外死亡或者失踪,十到二十个学生因伤害罪入狱。而相较于往年,现在的林登学院算是比较平静的。”

    “居然有这么多?”

    黑少女有些吃惊,近乎呓语的说着:“我从来不知道这些事,报纸与时政新闻上也从来没有看到过——”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见报?”

    露易丝一声失笑,捏住身旁少女娇嫩的脸皮:“你既然已经出来了,那就到处看一看,学一学吧。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复杂,也没有绝对的善恶之分。安琪拉你既然不再打算呆在城堡里面当一个纯真无邪的公主,那么有些事情,你是一定需要去了解的。”

    ※※※※

    《由于河蟹神兽肆掠,此处省略n字》

    咆哮者射击中心,李墨尘猛然苏醒过来,然后惊恐万分的看着自己的下身。

    梦遗了!堂堂的‘神霄无极紫虚仙王’,无敌于原穹之界的问剑陶然居然梦遗了,只因一个还没有育完全的小丫头,他居然在睡梦中守不住自己的精关!

    ——岂有此理!这真是岂有此理!

    李墨尘惊慌失措的将床边上放着的一条项链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随着那冰凉之感,从胸前的那颗‘冰血石’上传递过来,他才稍稍冷静了些。

    这不对劲,多半又是心魔作祟了。

    这具身体本就是气血方刚之时,还没有体会过女性的美好。而独孤天意的秘法,则把他的欲望放大了1o倍以上,会出现这种情况,似乎也不奇怪。

    李墨尘冷静的分析完之后,才羞红着脸走到旁边的浴室。心想幸亏是没人知道,否则他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所以那条存留有证据的内裤,直接就被他烧成了灰,毁尸灭迹了。之后他就以冷冽的目光,看了旁边熟睡的‘龙脉’一眼。

    算了,这小家伙一直都在睡觉,估计是不知情的,为此杀龙灭口没有必要。

    不过可能是他刚才那一霎那的杀意太过强烈,‘龙脉’迷迷糊糊就醒了过来,不知所以的扫望着四周。

    李墨尘则是若无其实的穿上了长裤,虽然感觉兜底下凉凉的,可这总比还用之前内裤的好。

    接下来他就把目光,转向了自己胸前的项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