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三十六章 出头
    下午三点半,在林登学院,威廉·雅克人如狂风一般冲入到学校嘻哈俱乐部所在的活动室内。这里的人都向他投以惊讶之色,还有人眼现怒容,他却毫不在乎的冲到了人群的中央,面色涨红揪住了汉考克的衣领,出野兽一般咆哮:“汉考克!你这个狗屎,厕所里的蛆虫,你把安德烈怎么样了?混蛋,你看我不顺眼,来找我就可以了,为什么要找他?”

    汉考克一脸的莫名其妙,可他的反应却一点都不慢。

    随着‘嘭’的一声闷响,威廉的胸腹如受锤击,整个人仿佛是虾米一般弯曲了起来,脸上也现出了痛苦之色。

    “你胆子可真肥,居然敢闯到这里来。”

    汉考克又狠狠的一个巴掌,抽在了威廉的脸上:“你找了华青帮是吗?你以为我会怕了这些东方来的黄皮猴子?ah?”

    他力量极大,威廉·雅克直接就跌倒在地上,嘴角溢出了血丝。可他口里,还是骂骂咧咧:“嘿!狗屎,你打,你继续打,只要你能把安德烈放出来ok?他只是用训练剑敲了你一下,你这个垃圾,想要报复的话,让人揍他一顿就够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安德烈?”

    汉考克眼中微现惑然之色,他以询问的目光,看了周围几人一眼。却见这几个手下,都纷纷摊手耸肩,表示莫名其妙,莫名其妙。

    “这应该与我无关,算了!这都与你没关系了威廉,本来这两天就打算找你的,可你既然主动找了过来,那就正好在这里解决。动手吧各位,一直把他揍到只能抬出去为止。利亚,你去找给我辆车,顺便跟校警打个招呼,稍后我们要把他带回我们的根据地。你们不觉得,把这家伙作为今天酒吧的墙饰会很有趣吗?当然,当然,你可以向老约克保证,我们不会闹出人命的。”

    威廉已经被旁边挥来的一根撬棍,重重砸在了腰上,这让他痛苦到只能趴伏在地。

    汉考克则踩住了他的脸,眼现轻蔑之意:“你一定很意外是吗?你的buddy汉考克居然敢这么过分?那么让慈悲的汉考克告诉你好了,从昨天开始,地狱骷髅已经完蛋!完蛋了知道吗?他们居然愚蠢到敢打那件神器的主意,地狱骷髅的黑k,他把那些大人物们给惹火了。所以从今天开始,大半个南城都是我们血牙的地盘。知道了吗,小杂种?现在谁都救不了你。有人告诉我,你在偷偷的给安迪·杰伦那些人计账是吗?你很聪明,还自学了会计学ha?可当初你对我是怎么说的来着?”

    威廉面色微变,可他随后就吐着血沫,口齿不清的说着:“我只是不想碰毒品而已,他们从来不在学校里卖这些。行了,你这个杂碎,给我听着,你怎么动我都可以,别去惹招惹安德烈知道吗?他可是一个威尔顿斯坦!他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彻底完了,汉考克!”

    “威尔顿斯坦?你说那个家伙?”

    汉考克毫不在意的一声哂笑:“威尔顿斯坦的人会在这种学校读书?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威廉?或者是把我当成了一头蠢驴?”

    他用力的踢了踢威廉的头,这是一个暗示,周围的几个少年,都脸色冷漠的各自挥动起了手中撬棍与棒球棍,往威廉的身上猛烈抽击。

    不过这场殴打没有持续多久,就有人匆匆从门外走了进来:“汉考克,外面来人了,是为了他。”

    汉考克不仅微现恼怒之色,不过下一瞬,他的怒火就好似遇上了从头浇落的冰水,被彻底淋灭,

    “那是露易丝·林登身边的一位保镖,他指名要威廉·雅克,而且要尽快。”

    ※※※※

    “人已经救出来了?他的伤怎么样?”

    林登学院的校门外,一辆劳克莱斯古斯特轿车旁,露易丝·林登坐在车内,询问着窗外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壮硕中年。

    “还算好,至少骨头没有断。如果是正常的医疗方法,需要两三个月才能彻底恢复。请问小姐,是否需要给他完全治愈?”

    “没有必要,可以花点钱找个中阶圣疗师过来。明天的格斗赛事,保证他能上台就行.”

    车中的金女孩微摇着头:“剩下的伤为他保留下来,就当是一个教训吧,他明明可以洁身自好的。”

    她说完这句之后,就摇上了车窗,然后头疼的揉着眉心,面现苦恼之色。

    而此时在露易丝的身旁,一位绝美的黑少女不由摇头:“露易丝,你这样可不行。再这样下去,你会年纪轻轻,就满头皱纹的.除非你能够在三十岁之前就进入传奇。”

    “我也不想这样。”

    露易丝一声苦笑:“原本以为只是一个学校俱乐部而已,还不是手到擒来?结果这个部里面的成员,都没一个省心的,接二连三的出各种状况。我现在总算明白,爷爷他管理那么大一个公司,是真的很不容易。一个学校的格斗俱乐部都这么难,何况是一个人员上千的企业?”

    说到这里,她又饱含歉意的握住了黑少女的手:“我很抱歉,安琪拉。把你们邀请过来,转校林登学院,结果却连这春季团体赛的参赛资格都拿不到。”

    名叫安琪拉的少女不由眨了眨眼:“为什么这么说?我们俱乐部不是还有五个人进入第二轮吗?还有这个威廉·雅克,你不是说他潜力很大,你很把握在两个月内让他进入五级,如果是这样,那么这家伙还是有希望从败者组里面打出来的、”

    “是有希望,可大概只有百分之三的几率,希望他别在败者组的第三轮之前碰上太强的对手。”

    露易丝叹了口气:“出线的五个人当中,其他的都有希望进入三轮,可唯独安德烈·李·威尔顿斯坦,也就是被莉娜打伤的那家伙。之前其实是因对手的护甲故障,他才侥幸进入第二轮,算是有等于无的。”

    黑少女听了之后,不仅讪讪的一笑,不安的用手指挠着自己的脸:“安德烈,这个人他没事吧?都连续好几天没来学校了,我有点担心。”

    “大概率是没事的,据我所知,汉考克的确没对他做什么。”

    露易丝摇着头:“我们的人,只查到他星期二离开他的居所,应该是有目的性的外出,你别太放在心上。我想他即便有事,也与安琪拉你无关。”

    安琪拉心想自己怎么能不在意?不过她知道自己现在,其实是什么都不能做。这里毕竟是亚特兰大,而不是曼哈顿。

    “希望他能平安归来,不过,你就这么不看好这个安德烈?我记得他应该是三级的魔能剑士?这还是有希望打入第三轮的。”

    “没希望,他第二轮就会被淘汰。”

    露易丝语气断然:“他的下一个对手,是狂熊比尔·哈德威,那可是一个五级的狂战士,斧技精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