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二十六章 发芽
    同一时间,埃克森魔能实验室。

    在玻璃幕墙之外,德怀特·佩顿戴着眼镜,双拳抱胸,静静看着前方的实验室内。就在三分钟之后,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就拿着一叠文件,来到了德怀特的面前。

    “佩顿先生,检测报告已经出来了,结果很让人意外,那位检测员推断的结果是正确的。”

    德怀特·佩顿的眼微微一凝:“也就是说,当时确实是有人以过32o公里的急,击中了伊卡博德·伍德的咽喉部位?”

    “正如您所说的。”

    那位年轻人笑着道:“不过按照我们计算的结果,那人的剑,应该出了35o公里。”

    “35o公里?”

    德怀特更加意外:“可据我所知,他的对手,只是一位三级的魔能剑士。”

    “具体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们反复做过检测,有足够的证据支持这一点。事实上,如果不是你们提供的甲具足够,这位伊卡博德同学的下场,就不只是晕迷而已。”

    年轻人一边说着,一边挥了挥自己手中的文件:“我可以为我们给出的报告负责。”

    “哪怕是公之于众?”

    德怀特见对方一副无所谓的神色,就知道答案了,他随后就皱起了眉头,陷入了凝思。

    而此时在他身后,一位更年轻些西装男子匪夷所思道:“这太夸张了吧?三级的魔能剑士,在没有任何魔法加持的情况下,可以达到35o公里的剑?那是否有其他人出手的可能?”

    “这不太可能吧?”

    这是另一名奈森运动集团的职员:“擂台上就只有他们两人,还有裁判。可那位桑普森先生,也只是一位七级的魔能裁判官,他同样没可能做到。我也想不出这位裁判先生,有帮助另一位安德烈同学的理由。”

    “那可未必,我这里调查出一些很有趣的事情。这位安德烈同学可恨不简单,他的全名安德烈·李·威尔顿斯坦,各位就没有什么联想吗?事实上,这位正是威尔顿斯坦家族排名第十九的继承人。尽管就我们调查的结果来看,这位似乎并不被威尔顿斯坦家族整体视为成员。然后还有林登学院,露易丝·林登从星脉贵族学院转校林登,正是为让林登学院的两个格斗俱乐部重整旗鼓。可如果在我安德烈同学也被击败的话,林登学院会彻底失去参加团体赛的的希望,”

    “也就是说,这双方之间存在利益交换的可能?”

    “这怎么可能?林登家族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吧?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林登学院数百年积累的声誉,都将彻底败坏。”

    “可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其他合理的解释吗?难道要对外解释说,是一位三级的魔能剑士,已35o公里的剑,击毁了伊卡博德的甲具?这实在太荒唐了,还不如直接承认是我们的甲具出了故障——”

    “也不算荒唐,借助一些特殊的血脉,特殊的秘法,是有可能达到的。这位安德烈同学可是出身不凡!”

    此时那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却眼神不耐的举起手:“嘿!嘿!各位先生!请停一停好吗?在你们开始讨论之前,我想请你们看看这个。”

    德怀特微一扬眉,向年轻人看了过去。现后者正常文件夹中取出了一张图片,

    “这是什么?”

    德怀特微一探手,就将那图片取到手中,随后他的瞳孔就微微收缩。

    “这是我们根据护甲上的创痕,推断出的兵器图样,我想你们应该用得上?”

    年轻人笑了笑:“看起来是一个很普通的魔纹钢剑,很适合初学者。”

    “多谢了埃克森!这次算我欠你个人情。”

    德怀特不再留恋,大步流星的向外走了出去,同时吩咐身后的诸人:“从现在开始,给我调查这位安德烈同学的所有一切,关注他所有比赛。我需要最专业的人员,最专业的设备。”

    “最专业的人员?盖洛普商业调查公司可以吗?我让他们调派一个可靠的团队。”

    “不!”

    德怀特稍稍迟疑:“商业调查公司有着他们的局限,找天眼侦探事务所,他们最近很出名。告诉他们,我只要结果,最好是在亚特兰大nhsaa的冷兵器格斗大赛的第4轮之前。具体的价格,你跟他们谈。”

    他的助手顿时心领神会,这个‘只要结果’的意思是,可以使用各种合法或者非法的手段。

    ※※※※

    当李墨尘苏醒过来的时候,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充满了白色色调的房间内。不出意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某家医院的病房。然后李墨尘就眼神茫茫的盯着上方的天花板,开始定定的呆。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实在是没脸见人了!不意他陶然数十年的清誉,如今一夕全毁。一时不慎,居然栽在了两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女孩手中。

    这是不是该杀人灭口?如果今日之事,被他在原穹之界的那些徒子徒孙得知,他问剑陶然还怎么为人师长?那些仇家对头,也一定会笑掉大牙

    不过就在几分钟之后,门口处响起了敲门声,随后一位燕尾服老者就推门走入了进来。

    “安德烈同学,你已经醒来了是吗?”

    这位小心翼翼的看了李墨尘一眼,这才走到他的窗前;“请问您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是否还有什么其他不适的地方?”

    李墨尘漠无表情的扫了这位一眼,随后就又把视线移开,继续以心灰若死的神色看着天花板,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安琪拉小姐的私人管家,名叫罗西亚。”

    自称为罗西亚的燕尾服老者,以无比优雅的姿态欠身一礼:“受小姐之托,在这里照顾安德烈同学,直到您苏醒。此外,小姐还让我替她,还有莉娜小姐,向您致以诚挚的歉意,也请您原谅莉娜小姐的鲁莽。”

    可此时的李墨尘,却好似死了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罗西亚见状,不禁微一摇头:“你身上的所有伤势,我已经请来附近教堂最好的圣疗师出手,为您恢复过了。如果安德烈同学还有不适的地方,可以跟医院方面提,您也可以做一个全面的检查,一应的医药费,都由我方负责。还有,这是我家小姐的些许薄礼,算是聊表歉意——”

    这位一边说着,一边将两个木盒,放在了床侧的小桌上:“里面有一些补品,可以帮助安德烈同学您恢复身体。请容我擅作主张,刚才那位圣疗师认为您的身体非常虚弱。”

    可李墨尘依然神色木木,完全没有反应。这位名叫罗西亚的私人管家,只能无奈的再次微一欠身,走出了这间病房。他眼神万分不解,按说这家伙是占了大便宜才对,可为何反倒是一副被强暴了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