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二十五章 巧合
    ps:完整25章会布于开荒公众号,没有什么特殊内容。

    ※※※※

    当李墨尘来到体育馆的时候,现这里的大门已经是敞开状态,显然是有人在他之前就已经到了。不过等到他走入进去之后,却现在这诺大的场馆却是空空旷旷,四面都没有一个人影。

    李墨尘没怎么细想,就走入到了大门旁边的更衣室。他才刚走过鞋柜,就听见里面一身窸窸窣窣的换衣声响。而等到李墨尘循着记忆,找到自己的更衣柜时,他就一阵楞神,眼神茫然的看着眼前两位软玉温香,妍姿艳质,活力十足的少女。

    尽管那两位少女,也在第一时间觉不对,在尖叫声中的用手与衣物遮在身前,可那绝美的风光,还是近乎完整的展露在了李墨尘的眼前,印入到他的心魂之内。

    这可真正是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素静幽洁,玉骨冰心。

    然后李墨尘,就又听见自己的鼻腔里面,那些才刚愈合的毛细血管纷纷崩裂的声响,

    不止如此,此时李墨尘的脑海里面,也有一根根的弦在断裂,让他的眼眸内,染上了一抹猩红之意。

    李墨尘感觉不对,第一时间就欲进入天心神照的状态。可他随即就现,这本该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此刻竟是艰难无比。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两个少女的娇躯——拥雪成峰,挼香作露,宛象双珠,想初逗芳髻,徐隆渐起,频拴红袜,似有仍无,菽难描,鸡头莫比,秋水为神白玉肤,还知否?问此中滋味,可以醍醐。

    罗衣解处堪图看,两点风姿信最都,似花蕊边傍微匀玳瑁,玉山高处,小缀珊瑚。浴罢先遮,裙松怕褪,背立银红喘未苏。谁消受,记阿候眠着,曾把郎呼。

    “你还在看!”

    那位名叫‘莉娜’的少女已经抓狂,她一边拿衣服勉强遮住了胸前,一边抄起了旁边放着的一口合金刀,就朝李墨尘的的方向直接冲过来。

    “你果然不是什么好人,色情狂,下流痞子,色鬼,色狼!我今天一定杀了你。”

    不过她才刚迈出几步,就被后面的黑少女紧紧的抱住了腰:“莉娜,冷静!拜托你冷静一点好吗?我想这应该是有原因的,他应该不是故意的。”

    李墨尘鼻下的血流,却在这刻蓦然增加了几倍,隐隐呈现喷之势。而体内更有着野兽在蕴育,在张牙舞爪。

    之前黑少女的身体还只是半隐半现的状态,可随着这位的双手抱住了莉娜的腰,此刻是真正一览无余的暴露在李墨尘的眼前。

    他只能用力攥紧了双拳,将指甲深深扣入到肉内,借助这痛感分心,勉强保持神智的清醒状态。同时暗忖,心想这两个女人,难道是珍妮弗·威尔顿斯坦派过来打击他的一种方法吗?强逼不成,所以改为色诱?如果是的话,那么他姐姐这次就赢了!

    对面的莉娜,也觉不对,于是她身上的杀气,更暴增十倍,全力挣扎起来:“你还敢看?杀了你!我一定杀了你!小姐你给我放开,你快去穿衣服好吗。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他宰了的,我会把他剁成肉片做三明治。”

    可黑少女还是不肯放,她死死的环抱着莉娜的腰:“冷静,冷静下来莉娜!你把刀放下,那可是开了刃的,他是我们的同学!我想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即便他做错了,我们也该把他交给老师。你之前打答应过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再使用暴力!”

    “提醒两位一句,这里是男更衣室。”

    李墨尘终于进入到天心神照的状态,他眼中的猩红之色渐渐消退,转而以睥睨傲慢的神色,看着眼前两个女孩。

    “自己做错了事,就要怪到别人身上是吗?本座平生见多了你们这样的人。”

    “男更衣室?”

    莉娜挣扎的力度稍缓,她看了四周一眼,眸光就有点虚。

    如果仔细看的话,还是可以现这里面,确实有着不少男性的痕迹。比如旁边贴着两张**的美女海报,还有角落里放着的一双男用登山靴。

    之前她们进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注意到?

    黑少女则是面现晕红,神色讪讪,她在李墨尘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现不对了,

    “还有,你们在狼嗥鬼叫个什么劲?认为自己走光了,被本座占了便宜是吗的?如果是这样,那大可不必。两个毛都没长齐的丫头,劝你们别太自以为是了,谁想看你们啊?一个是饭碗一样的胸,一个是迟早下垂的香瓜,这能比母猪强多少?”

    李墨尘此刻看两个女孩的目光,确实像是在看两头母猪,而非是青春少女的美妙酮体。

    “在本座的眼中,你等不过就是两具红粉骷髅,冢中黄土。真要算的话,玷污了本座的眼睛,你们该怎么陪?”

    黑女孩听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感觉受不了了,眼神痴呆,

    毛都没长齐,饭碗一样的胸——这是在说她吗?

    莉娜也是一阵愣神,整个人都差点僵住。

    迟早下垂的香瓜?比母猪强不了多少?这是指自己吧?还玷污了这家伙的眼睛?

    然后她的一头金就的倒竖而起,浑身上下,赫然渗出了血色光焰。少女甚至都已经顾不得遮羞了,直接用双手握住了合金刀。

    “小姐,你走开!”

    她猛力挣扎,趁着黑女孩失神之际,猛然挣脱了后者的束缚。挥动着雪亮的刀光,朝着李墨尘怒斩而下。

    后者则唇含冷笑,将自己剑袋里面的精钢剑缓缓抽出。

    七级的血咒剑士么?等级是很高,可还没有出他的应对能力之外。

    这可不是他初临此界,还未修成天心神照之时!

    只是就在莉娜的刀斩落之前,那黑少女就再次清醒过来。随后她就大惊失色,身影瞬时如电似光一般的闪动,竟然后先至,赶到了莉娜的身后。然后一手托住了刀柄,一手抱住了莉娜的纤腰。

    “莉娜你疯了,你这样会杀死他的。别这样,莉娜,我们得讲道理——”

    黑少女的手臂看似纤细柔软,可在她的托举下,莉娜的刀却竟不能下落分毫。不过两人的娇躯,还是循着惯性往李墨尘方向冲击过去。

    后者眨了眨眼,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他提了提自己手中的剑,想着是不是要把她们抽飞了事,可随后又感觉不妥。以对方冲击过来的力量,他即便是用上剑背,也会造成重伤的。只是因误会引的冲突而已,似乎没这个必要。那么让开?好像来不及了。他现在毕竟不是大乘境的时候,可以瞬息万变。

    就在他迟疑不决之际,这更衣室里就传出了‘轰’的一声震响,两个少女毫无悬念的撞在了李墨尘身上。莉娜手中的合金刀,更是飞射入天花板,使得大量的碎石水泥纷洒落下。

    直到良久之后,黑少女才晕乎乎的从地面站起:“莉娜,你怎么能这样?这会死人的知道吗?这里不是你以前生存的黑暗世界,他也不是你的敌人。即便生气了,也该有分寸——”

    “唔~我其实知道的小姐,刚才只是想吓一吓他,没打算真拿他怎么样。可恶,我是真的被他气坏了。”

    莉娜那灿金色的眼瞳中,已经恢复了几分清明。她还是含着一丝不甘的,用手掐住了身下少年的脖子。可随即她就现不对劲:“诶?小姐,他好像快没气了。完了,这家伙不会真的死了吧?他流了好多的血!”

    大概五分钟之后,正匆匆行走于校园的威廉,眼神茫然的看着一辆救护车,呼啸着驶往综合冷兵器格斗俱乐部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