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二十二章 遇袭
    李墨尘今天在上学之前,就向‘神霄灵运紫金塔’许下了一个愿望,他想以合法的方式,尽快获得一笔额外之财。

    这并非是因他想要用这种方式不劳而获,而是在做一个测试。

    他要试一试,这‘神霄灵运紫金塔’在换了一个世界之后,究竟还有没有用?又保存了多少效力?

    李墨尘虽然猜测那气运恒定的功效,依然在他身上起着作用。可人之气运,并非是肉眼可见,李墨尘虽曾身登大乘,却也同样无法测度。所以他只能通过这笨办法,测试这座‘神霄灵运紫金塔’。

    可直到现在,他还没见到那笔额外之财的踪影。

    此宝莫非已经失效?换了一个世界之后,就再无法干涉人之气运?

    如果是这样,那就真的很可惜。李墨尘自问对此物并不依赖,可如果没有‘神霄灵运紫金塔’,他一身修为恢复旧观的时间,至少得推迟数年。

    就在李墨尘患得患失之时,历史课的授课老师终于姗姗来迟。

    可李墨尘依旧感觉很无聊,这位老师的学识渊博,在讲课的时候旁征博引,加入了许多课外的内容,非常的精彩,也很吸引人。

    不过李墨尘掌握着一心多用的技巧,只需分出了一丁点的精力,就可将这位讲授的内容掌握无遗了。

    所以他干脆就拿出了数学与物理学的课本,仔细研究起来。

    原主是位优等生,李墨尘觉得这有必要保持这一点。他对这个世界,所谓的常春藤联盟很感兴趣。

    ——这是ncaa下属,位于阿美利加东北部地区的八所大学组成的第一级体育赛事联盟,所有成员无不都是最顶级的名校,是几乎所有阿美利加学生梦想中的象牙塔。这也同样是原主生前孜孜以求的,尤其是其中的耶鲁商学院。

    后者认为这有助于他获得人脉,甚至得到进入上流社会的敲门砖。

    原主的父亲,在商业上的才能还是很不错的。可自从其经营的公司,跨过了年营业额五百万金盾的门槛之后,就无法再扩大规模,并数度遭遇打击,几乎陷入到破产境地。

    可能是因李纯初经常在妻子面前感慨于人脉不足,无法融入阿美利加真正的上流社会,才让身体原主生出了这样的愿望。

    李墨尘感兴趣的,是这八所大学的图书馆。那应是当今世界中藏书最繁浩,最丰富,最全面的知识宝库之一。

    经历两次世界大战,还有东方的殖民战争,阿美利加可谓是掠夺了整个世界,将大量的东西方文献与各种书籍秘本带回到了阿美利加。也使得阿美利加的魔能职业昌盛无比,半神与传奇层出不穷,武力位居世界之冠。

    李墨尘很想去看看究竟,这有助于他掌握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增加自身的道业积累。

    当然,他也不觉得自己一定要入读那些顶级大学的不可,却认为自己需要保留选择的权利。

    何况他对这世界的数学,化学与物理等等知识,是真的很敢兴趣。

    李墨尘一直认为术算之道,有助于符阵与法术的掌握。而这边的西方,无疑是在这基础上跟进一步了。他们甚至在以数学为根据,尝试解析这个世界的根源奥义,并洞悉物质的构成。

    李墨尘不认为原穹之界的文明逊色于人,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的西方文明确实极为出色。

    原穹之界的修界,传承的是历代以来的经验积累,而西方人则是直接解析其根由——这是两者本质的不同,也是他认为必须学习的地方。

    所以在第四节课后,李墨尘在食堂草草啃了一块面包与两根香肠,就直接走向了图书馆的方向。他准备从图书馆里借一些书出来,作为下午与晚上回去后的日常功课。

    林登学院的图书馆,分为内外两个部分。外部图书馆的藏书所有师生都可以借阅,可那内部图书馆,却需要一定的资格。只有资深的教师,以及少数得到特别许可的学生有资格进入。

    这里虽然只是一个中学的图书馆,可林登学院数百年时间的积累,里面还是有着不少好东西的。光是传说中那上百种的冥想法,就让人垂涎万分。据说里面还是数十本源自于东方的道门无上秘典,都是二百余年前,林登家族的先祖,从东方古国收购得来。

    在那个战乱时代,东方大6数以十计的仙门覆灭,大量的道门典籍散迭在外。其中将近六成,最终都流向了阿美利加。

    让李墨尘感兴趣的,也正是这些东方的修行法门,还是那些冥想法。这可以让他开阔眼界,为他下一步改良《二元玄化大法》,提供灵感与理论基础。

    不过李墨尘才刚走出了教学楼不久,就在通往图书馆的一条小路上被围住了。

    这是七个学生打扮的黑人,却都梳着奇形怪状的头,其中两人身上,还穿着各种各样的环,并肆无忌惮的将他们胸前的狼牙项链暴露在外。

    李墨尘不禁唇角微抽,心想威廉那家伙猜错了,这些血牙的人,显然是等不到放学的时候。

    “哈喽!我们又见面了,你这个婊子养的家伙!你今天很嚣张是吗?敢对我们的汉考克动手?你真的很有勇气。”

    李墨尘的神色顿时就变得阴冷起来,面上几乎没有表情的缓缓从身后的剑袋里面把那口钢剑抽出。

    “听着,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跪下给我道歉!把你们狗嘴里吐出的话收回去,我可以当今天的事没有生。”

    他本就已是技痒难耐的状态,已经快压不住原主想要动手揍人的欲望。当听到‘婊子养的’这个词,就更加的无法自控,脑海之内,浮现出无数暴力的念头。想要将眼前这些人一个个揍扁,打碎骨头!

    这几个小混账,明显已触及到了原主的逆鳞。

    “你刚才在说什么?”

    几个黑人学生显然都很惊讶,互视了一眼之后,面上都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嘿boy?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法克,法克鱿,你要让我们跪下道歉,你是认真的吗boy?”

    另一人已经把不知从哪里拿来的一条钢管握在了手中:“我感觉这个家伙的脑门,一定是被驴踢过。直接动手干吧,是汉考克说只要打断他一只手就可以,可我觉得还不够,我想把他的头塞到马桶里面去。”

    不过就在这时,他们的身侧目然又有一声娇喝:“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这是学校,不准你们欺负同学!”

    可能是因这声音太好听了,又或的是太出人意料,包括李墨尘在内,这里的一应人等都纷纷转头,向声音的来处侧目以视。

    那是一个有些高度的陡坡,正有两个少女在那里从上往下俯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