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第二十章 事后
    “简直让人难以置信,难以置信!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两人一从校长办公室走出来,威廉就一脸的兴奋之色,几乎到手舞足蹈的地步:“阿默我以你为荣!从现在开始,阿默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buddy。”

    李墨尘神色无奈的看着这位:“你有必要这么兴奋吗威廉?”

    “当然有必要,你不但帮我保住了奖学金,还额外拿到了另一份。”

    威廉挑着眉毛:“还有,那可是我们学院的副校长,以后可以竞选州议员的,可他却在阿默你的面前溃不成军,被反攻倒算。”

    “可这些钱必须到三个月后才能拿到。”

    李墨尘神色凝重:“听着,威廉!我可以肯定你这次是被我连累了,这是有人在针对我知道吗?还有,我想应该不只是奖学金出了问题,说不定我们在中餐馆的工作,现在也没了。”

    “居然是这样?”

    威廉·雅克很聪明,很快就明白了过来。显而易见,如果没有特殊缘由的话,那位副校长是不会刻意为难他们这两个学生的。可他随后就不在意了耸不耸肩:“没了就没了吧,大不了换个地方打工。我认识一个buddy,他在一个夜店里面当经理,我们可以去那里试试看,收入也不会太差。阿默你的模样很英俊,如果能够学一点调酒的知识,是可以尝试去应聘酒保的。这会很赚,夜店里面的那些女生,一定会为你乖乖的打开钱包。还有,不要说什么连累的话,你今天帮了我们不是吗?我差点被那个家伙掐死。”

    李墨尘莞尔一笑,他现在对这个家伙又多了些好感。

    “可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今天只是口头约定,那位副校长先生随时都有可能反悔,”

    “反悔?”

    威廉又患得患失起来:“他会吗?安德烈,我觉得他应该是一个信守承诺的家伙。”

    这关系到他心仪的那辆皮卡车,明明后者已经在向他招手了,

    “可能性不大,不过这三个月我会增加一些保险。”

    李墨尘随口应付,他其实也不认为那位副校长先生会出尔反尔。

    得罪他这个威尔顿斯坦的家族成员,对于乔治亚而言没有好处。

    尤其现在向这位请托帮忙断绝他生活来源的,还是他那位亲姐姐。在这种情况下,乔治亚更会三思而后行。

    一旦原主破罐子破摔,真的回归家族,珍妮弗能够承受得起他的怒火,这位副校长却承担不起。

    此时聪明人的做法,是尽量两边都不得罪,而他们的副校长先生,显然就是个聪明人。

    所以他刚才说那些话,只是不想威廉太得意忘形了。

    “倒是那个汉考克,你有办法应付没有?我看他不像是会就此罢休的。”

    “当然!”

    威廉对此事的很有自信:“汉考克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是血牙的人了,帮助血牙在学校卖大麻与摇头丸,为人特别的狠毒。我曾经因一件小事得罪过那家伙,所以这次他只是想趁机报复而已,我不觉得那家伙真相信我知道安迪·杰伦的下落。所以接下来,我只需让他明白,即便没有了黑狱骷髅,我也不是好惹的就可以。别忘记,我身上可是一半东方人的血液,我会去找王夏的,他应该能帮我解决掉汉考克的麻烦——”

    李墨尘听了之后,却不禁微微摇头。

    原主记忆中的王夏,是华人帮派华青帮在学校里面的走卒,也很有势力。

    威廉很聪明,可这办法无异是饮鸩止渴,以后很可能越陷越深。不过处在威廉这个位置,其实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可想了。

    阿美利加的黑帮势力强大,供养着众多强力的‘法外者’。其中一些特别强大的,甚至还有着传奇,甚至半神强者,有实力与政府正面开战。对于一个出生于贫民区的未成年学生而言,那都是些让他们无法抗拒的庞然大物,

    关键是许久年轻人都以加入为荣,威廉·雅克自己也不怎么抗拒。风气如此,无需苛责。

    “还有阿默你,你今天也得罪了他。我估计下午我们回去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来找我们麻烦。这时候一定不要单独行动ok?我会搞定他们的。”

    “行吧!”

    李墨尘耸了耸肩,他不可能担心那群校园混混。

    无非是硬扛而已,这办法看似较蠢,毫无谋略可言。可只要他在冷兵器格斗上,展露出足够的能力,不愁那位露易丝·林登小姐不为他出面。

    难道那‘血牙’还真能为一群小混混,得罪林登家族未来的主人?

    除此之外,他也有好几种方法在近期之内,获得能够比肩法外者的实力。

    在境界修为上,李墨尘确实是没法再做提升了,可这并不意味他就没有提升个体战力的方法。

    比如原穹之界的机关战兽,或者灵兽护驾,驭灵术,傀儡术,符甲之术等等——

    他以前闲着没事的时候,在这几方面都有涉猎。虽然比不上那些宗师级人物的造诣,可也远胜俗流。

    威廉这时又好奇的问着:“对了,阿默,你怎么知道我们校长快要退休了?这可是大新闻,学校里可是一点风声都没有。难道说,是你们家族?”

    他很早就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个好友,是威尔顿斯坦家族的一员。只因这个姓氏,在亚特兰大实在过于显赫,

    “当然不是,我记得我已经不止一次跟你解释过我与威尔顿斯坦的关系了。你要再惹我生气吗?威廉?”

    李墨尘微摇着头:“你如果真好奇的话,可以去看看两个月前,阿美利加农耕者报248期第五页的右下角。”

    “阿美利加农耕者报?”

    威廉一脸的茫然:“是他们做了报道吗?嘿,阿默,你得详细给我说说,否则我中午会吃不下饭的。你不会真让我去查报纸吧?两个月前的报纸,谁知道哪里能够找到?”

    “行了!”

    李墨尘语含无奈:“是亚伯拉罕州的安大略镇,有一座占地一千五百顷的庄园被收购,而收购这座庄园的金主正是我们的校长先生——”

    说到这句的时候,李墨尘已经停下脚步。眼前就是他们上课的地方,这一节是历史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