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第十九章 反击
    乔治亚眸色微沉,已经意识到他眼前的少年,比他想象的要棘手:“关于此事,你可以向督学申述。”

    “不,这件事如果校方不给我一个交代,那么我不太可能会去找督学。您大概不知道,由于我父亲的缘故,我认识公民党的卡诺德市议员,我想他很乐意见到这么一封来自于林登学校在读学生的求助信,或者举报信。尤其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一个特优生的求助。”

    李墨尘的目光如刀,与乔治亚对视着:“先生你该明白的,你们没法阻止我。在你为某人做这种事情之前,应该了解过本人的身份,我说的对吗?校长先生?”

    如果是普通学生,面临校方的压迫,可能会束手无策。找上层申述,更是天真之举。他对面的这位副校长,有的是办法让他们闭嘴。

    可值得庆幸的是,他毕竟是安德烈·李·威尔顿斯坦,是威尔顿斯坦家族排名第十九位的继承人。

    虽然身体的原主对这一点并不感冒,然而李墨尘本人,从来都擅于利用各种样的资源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对威尔顿斯坦家族也并无恶感。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李墨尘不介意借助自身的身份,对校方施以还击。

    而此时的乔治亚,已经把眉心皱成了‘川’字。

    卡诺德·布雷拉——这不但是一位隶属公民党的市议员,更是亚特兰大市议会的副议长,同时兼任着亚特兰大市公民党分部的党鞭。

    如果说亚特兰大市内,有什么人能够撼动学校督导长与他乔治亚,又对威尔顿斯坦家族不屑一顾的,那么这位卡诺德议员一定是其中之一。

    然而在事前他了解到的资料中,这个安德烈·李·威尔顿斯坦,可是自小时起就一直规行矩步,从没有过任何出格的举动。成绩优异,从不逃课,魔能修行方面也堪称优秀,是所有老师眼中的乖乖牌好学生。

    可就是这头本该如绵羊一般温顺的小家伙,此时却有顶掉他门牙的趋势。

    卡诺德·布雷拉——这家伙到底是从哪听来的?难道是真的认识?

    此时他已依稀忆起,这个安德烈在转校之前,的确是与那位市议员住在同一街区。

    “真是耸人惊闻,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

    乔治亚将身躯稍稍后仰,次正视起了对手,而非是之前,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如果安德烈你一定要索回你的申请表,那么我会让人去找找看的。可这需要时间,如果有结果的话,我会通知你。”

    他已经意识到眼前这小子,既然没有选择直接申述,那就说明这件事还可以谈。

    可他必须让这个小子明白,自己也不是没有化解,甚至反制的办法。

    “我明白您的意思,这个找回申请表的时间,可能是两个月,也可能是三个月是吗?甚至半年都有可能。”

    对面的李墨尘,却反倒笑了起来:“不过先生,据我所知,我们的校长可就要退休了,您确定要这么做?啊对了,雷阿伦副校长,他应该是你的竞争对手吧?或者我可以向他求助?你确定我们的露易丝大小姐在得知这件事之后,确实是无能为力?”

    ——所以哪怕他到最后都没能申诉出一个结果出来,也足以重创对面这位的职业生涯了。

    到了这个时候,哪怕是从开始到现在都一脸懵懂状的威廉,也已现形势,正在向李墨尘的方向倾斜。他不禁向后者投以五体投地的眼神,在交涉当中正面击溃一位副校长,他这个朋友,实在太酷了!

    乔治亚也的确是倒吸一个寒气,差点就绷不住脸上的笑容。他心想真是见鬼了,这个家伙到底是从哪听来的这个消息?

    他甚至不自禁的产生一种错觉,仿佛眼前的少年,不是一个青涩的学生,而是一位已经成竹于胸,胜券在握的商业精英。

    “我想两位同学可能误会了一点,这并不是要剥夺你们的奖学金,只是为补全你们的个人资料,延迟三个月放而已。这样吧,我这里就特例一次。在这期间,你们的学杂费依然可以全免,修炼药剂照常放。只要我这边审查完毕,学校会把前三个月的生活补助,一并补给你们,明白了吗?”

    威廉顿时心神微松,面现喜意。只要学校不驳回他的奖学金申请,他就已经满足了。只是延迟三个月的时间而已,对他而言。

    不过他激动归激动,却很明智的继续保持沉默,没有贸然开口。

    威廉算是看出来了,自己的这个朋友,在话术与谈判交涉方面,明显甩出他一条街,

    李墨尘则是失笑:“那么我是否可以将我们的资料遗失,理解为学校方面的疏忽或者过失?”

    乔治亚的神色纠结,可最终还是无奈道:“你可以这么认为。”

    他知道自己一旦承认了这件事情,那就意味着丢城失地的开始,

    李墨尘也果如他所料的没有善罢甘休:“我还需要一张学校内部图书馆的通行证,以及两份体育奖学金——”

    “你这是得寸进尺!”

    乔治亚已经忍耐不住,猛地从座椅上站起。他双手按着办公桌,以狮子般的神态俯视着李墨尘。

    “这绝不可能!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该死,安德烈你已经有了全额奖学金!威廉他也是公费生。”

    “可那本该就是我们的。”

    李墨尘毫无畏意:“先生,我们已经做出了退让。生活补助可以延迟三个月放,而作为交换,先生您不该给我们一些补偿?”

    林登学院的全额奖学金,只有私立自费生才有。大概是在免除全部学费、书费和食宿费用外,每个月再额外提供五百金盾作为生活费。

    而似威廉这种学区内的公费生,除了学费全免之外,每个月的生活补助要少很多,只有不到三百金盾。在修炼药剂方面,也不到李墨尘的一半。

    毕竟林登学院设立全额奖学金的目的,主要还是为吸引那些优秀的学生入读,提升学校的档次与升学率。所以这公费生与自费生,是不可能做到一视同仁的。

    可无论是五百,还是三百,都远远达不到阿美利加的法定上限,再加上一份体育类的奖学金就够了,大概是每月一千二百金盾的样子,他们中学生就只有这么多。当然,体育奖学金还有额外提供的一份修炼药剂。

    这确是很不合规矩的事情,可阿美利加联邦的各大中学与大学院校,为了吸引最顶级的天才学生与体育生加盟,都没少在奖学金上做文章。

    所以他开出的条件,并不过分。

    乔治亚脸色阴晴不定:“可你该明白,体育奖学金名额有限,这是那些教练们的全力。”

    “可那是你的问题不是吗?”

    李墨尘的唇角,浮现出了毫无温度的弧度:“乔治亚先生,我知道的,这对于您而言,这不过是举手之劳。所以什么为难的话,就不要再说了,这毫无意义,也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