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第十七章 冲突
    街区会完蛋?

    李墨尘心想后果有这么可怖?不就是一场黑帮之间的冲突?

    可随即他的眼中,就闪过一丝异泽。梳理过原主记忆的他,对于阿美利加的现状与历史,再非一无所知。

    自阿美利加联邦合众国建国以来,黑帮势力就是这个国家的顽疾。且这几百年间,还不止一个街区,因黑帮之间的争斗被毁灭。

    最著名的就是二百二十九年前,黑手党卡彭诺家族与里梅尔家族之间爆的那场‘禁酒战争’,双方动用了数以百计的法外者。将一座位于东海岸,拥有十万人口的的边陲小城‘里卡多’,从地图上强行抹去。

    尽管这场惨剧,彻底激怒了阿美利加政府,在后续的数十年里孜孜不倦的针对这两个家族施以打击,使之声势大衰,退出了黑手党势力的前五之列。可在这之后,黑帮之间的战火依然屡禁不绝。由于法外者之间的争斗而导致毁灭的街区与城市比比皆是,被波及死伤的民众,每年也都达十万计。

    可在回思了阿美利加的这些黑暗史之后,李墨尘还是觉得身边这家伙,是过于危言耸听了。

    “你把情况想的太严重了,威廉,”

    李墨尘任由好友将他拉扯到街对面,只因这个时候,街上的绝大多数人都是这么做的。

    “看他们才多少人?而且旁边就有四辆警车,阿美利加的警局没可能坐视的,他们已经在关注了。”

    “可这里是黑狱骷髅的地盘!你不觉得奇怪吗?阿墨?那些家伙,可都是血牙的作战部队,我认得他们。该死的,他们居然敢直接出现黑狱骷髅的老巢——”

    威廉神色不安:“你不知道,我隔壁邻居家有个buddy,他叫诺亚,你应该见过一面的。他就是黑狱骷髅的人,可最近我连续好几天都没见到他了,我妈妈有点担心。”

    李墨尘蹙了蹙眉,他听威廉这么一说,也感觉情况不同寻常。可他随后就若有所思的看着后者:“可是威廉,这与你没有什么关系吧?看得出来,你在担心什么?”

    威廉微一愣神,随后就苦恼的挠了挠头:“你说的对,这与我们无关。”

    李墨尘一看威廉的神态,就知这家伙有所保留,不愿意说实话。

    不过他本人也没有追根究底之意,微一摇头:“我不知道这个街区究竟会不会生战争,只知道我们如果再不走快一点,一定会迟到。我猜威廉你一定忘了今天的轮值纪律检察员是谁了?”

    “是伊内兹?见鬼!”

    威廉再不敢磨叽,直接就地起跑,以风驰电掣般的度,往校车站的方向狂奔。

    伊内兹是综合冷兵器格斗俱乐部的教练,也是指导他修习剑术的老师。威廉无论如何都敢在这位老师心目中,留下不守时的坏印象。关键是这位的脾气,还特备的粗暴。哪怕是被学校的纪律检察长抓到都好,比落在伊内兹手里强。

    后面的李墨尘,却是眼神异样,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身后。

    他看的不是街角处那些血牙的黑帮份子,而是左后方的某处,那边有人让他很不舒服,是一种被人紧紧窥视,无时无刻都在被盯梢状态下的感觉。

    之前他在公寓,把天心神照修到第三重境界的时候,就已有所察觉了。而今天他在心有警惕的情况下,哪怕不用这种消耗不小心灵秘术,也同样能够查知到一些蛛丝马迹。

    是珍妮弗的人手吗?这不奇怪,如果他这位便宜姐姐,在有意将他引入威尔顿斯坦家族内争的情况下,还蠢到不将原版李墨尘的安全当回事,那就是奇蠢无比了!

    当然也有猜错的可能,说起来自己这具身体,之前可是死因不明的,李墨尘也没有在原主的记忆中,找到相关的证据。

    这让李墨尘的意念内,浮起了一层阴霾。可随后他就摇了摇头,也开始向校车站狂奔。他已经注意到街尾,有一辆校车正缓缓驶来了。

    ※※※※

    十分钟后,两人搭乘的校车缓缓驶入到了他们就读的林登学院,这里与地球的美国不同,学校周边是有围墙的。李墨尘甚至还在那墙壁上,看到有魔法阵的痕迹。

    他的‘天心神照’,哪怕是在未激活的状态,也仍有着强大的感知力,可以准确感应到周边魔能的走势。

    而此时这座占地面积达到六百亩的学校,在李墨尘的眼中,就是一个封闭的环,将学校内部与外部完全隔绝。这应是阿美利加政府,为保证学生安全所采取的举措,保证哪怕学校旁边生一场顶级法外者之间的大战,也能保证学校内的学生安全无恙。

    当走入到校门之后,李墨尘更是明显感觉到,自身体内原本流畅无阻的真元,陷入到了低沉萎靡的状态。

    林登学院是一个大型的私立学校,又接受政府拨款,承担了许多公立学校的义务。据李墨尘所知,这周围好几条街道都是它的学区,学生的总数达到四千多人。他与威廉两人走在其中,在众多学生当中一点都不起眼。

    不过李墨尘还没在走廊中找到他的储物柜,就有一大群人往往他们两人走了过来,前后都有,隐隐呈包围之势。

    其中有一人走在前面,穿着一身红色夹克,鼻翼上穿着金环,头上全是麻花状的小辫,眼神凶悍的盯着威廉·雅克。

    李墨尘眼现警惕之意,本能的就将手伸向了他的剑袋。学校的冷兵器格斗俱乐部需要自备器械,而原主日常携带到学校的这口剑虽然是没有开封的,还额外施加了防止伤人的封禁阵列,可用来应对眼前的局面,却是绰绰有余。

    让李墨尘略觉烦恼的是,此时他的心胸之内,居然又不自禁的生出了兴奋之意,有了跃跃欲试之感。

    不对,不能说是跃跃欲试,而是蠢蠢欲动!几乎就要控制不住了。

    他很想收拾了这群小混混,特别的想!那应该是他一只手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威廉本人却满脸笑容的迎了上去:“嘿!汉考克,好久没见了。你这家伙居然穿了鼻环?它很适合你——”

    只是这位才刚走上前去,就被那位汉考克一把推在了胸前:“别跟我来这一套,安迪呢?安迪他在哪里?”

    “安迪?是安迪·杰伦?”

    威廉一脸的疑惑:“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汉考克你找错人了,。”

    “你在跟我装蒜,威廉!”

    汉考克继续推搡威廉,直到把后者推到储物柜旁,用手紧紧捏住了他的咽喉。

    “我知道你跟他们那群人玩得很近!你知道他们在哪,对吗?威廉?”

    “嘿!嘿!嘿!不要这样好吗?我都不知道现在是怎么回事。”

    威廉将双手摊开,做出举手投降的姿势:“我是跟他们玩过几次,可你知道的汉考克,我跟他们玩不到一起,就好像我拒绝了你一样,buddy——”

    汉考克的气势如同公牛,手臂则肌肉虬结,强大的握力,使得威廉的颈骨一阵的咔咔作响:“住口!谁是你的buddy!给我听着,小子!我们的人前天看到你与安迪·杰伦在一起,你没有跟我说实话!对吗?威廉!你这是在找死,是要逼我对你动手是吗?”

    威廉已经呼吸困难,双眼翻白。

    此时侧旁却有一道剑光闪耀,‘啪’的一声轻轻敲在了汉考克的右手关节上。李墨尘明明没用什么力气,汉考克却感觉筋骨酥麻,不得不松手放开。

    这位随即就转过头,怒瞪着旁边已经在手的李墨尘。不止是他,周围的一群,也在对李墨尘怒目以视。

    “小子,你是叫安德烈是吗?威廉的朋友?你想要为他出头?”

    李墨尘手提着剑,神色冷漠,没有半点想要答话的意思。他已进入到‘天心神照’的状态,认为眼前这些家伙都是渣滓,蝼蚁草芥一样的东西,不值得他费力气说话。

    不过这时,走廊的另一侧却传来了一声喊:“嘿!你们这群家伙聚在这里做什么?这里是林登学院,不是你们这群小混蛋撒野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