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无题
    “可恶!我辛苦了三个小时,才赚了不到2o金盾。”

    威廉唉声叹气,随后就又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道:“感觉阿墨你最近的运气也很好啊,今天接待那几十桌客人,都全是豪客。”

    ——还有昨天,那场让人不可思议的胜利。

    “我倒是觉得,安德烈他更多是靠这张脸;”

    另一位侍应生不以为然:“注意到没有?给他小费最多到的,都是女人。”

    “脸与运气是一方面,可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服务的水准。”

    这是一位女同事:“你们没感觉到吗?安德烈今天的笑容非常阳光,声音语气也好听极了,服务的动作特别干净周到,让人感觉舒适。如果我是客人,也愿意为他慷慨一次,敞开钱包的。”

    李墨尘感受到这位女侍应那略显炽热的视线,不禁略有些尴尬的偏开了头,同时眼现凝思之色。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威廉那一句话,让他意识到自己现在状态,确实有些异常。

    莫非?自己的那件本命至宝,其实并未消散在无垠太虚当中?

    当这念头,出现在李墨尘的脑海当中,他的眼内顿时就浮现出了一抹激动之意。甚至有的迫不及待,想要返回居处的念头。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蓦然传来几声‘砰砰’的轰响,震人耳膜。他们旁边的玻璃幕墙也这刻轰然破碎,餐馆内一时间尖叫之声四起,李墨尘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威廉拖到了桌底下面。这位的脸色,已是煞白一片:“该死!是有人开枪。狗屎,这可是市场街!”

    李墨尘瞬间了然,想起了在原主记忆中,看到的那些关于‘枪械’的记忆。

    那是近代以来的明,利用火药或者魔能阵列射子弹。一些强力的枪械,甚至能有威胁高阶职业者的能力。是现代政府之所以能够制衡诸多魔能职业,甚至法外者的最大依仗。

    不过这也同样是当今阿美利加社会的祸乱之源,早年联邦合众国的宪法规定——纪律严明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的,因此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

    这本是为抵抗黑暗世界,邪异生物,前宗主国入侵与土著人等威胁而制定的宪法条款,却被军火商们利用。在后者的努力下,阿美利加枪支泛滥,全国范围内每天都有好几百人死于枪击,而光是亚特兰大,去年生的枪击案就高达七百多起。

    不过很少有人会在亚特兰大的市场街生事,这里是亚特兰大警局重点巡逻区域,警力密布。

    果然在连续二十几声枪响之后,就有大批的警车呼啸着赶来,上百名手持枪械,全副武装的警察汹涌而下,封锁住了街头巷尾,也镇压住了局面。

    直到此时,餐馆里面趴着的众人才敢抬头往外面看。

    枪击案生的现场就在六十米外,不过那边已被警车与人墙封锁的密不透风。而不久之后,餐馆的运营经理就一脸铁青的走了过来。

    “老板说了,今明两天暂时歇业,大家准备收工吧。”

    于是包括威廉在内的众多侍应生,都是一片哀嚎。

    阿美利加实行的是五天工作制,所以双休日在这里打工的,绝大多数都是在校学生,与威廉与李墨尘他们的处境相似。

    如果今明两天都歇业,那就意味着他们这一周,都一无所获。

    李墨尘倒是乐见其成,他正想尽快回家去验证之前的猜想。估计此事一两天时间还搞不定,工作暂停两天,可以说是正落他的下怀。

    “好吧,我就知道!看来我与爱车相聚的日子,又得推迟一周。一群狗屎!真不知是从哪里跑来的混蛋,不知道规矩吗?居然跑到市场街闹事,他们的脑袋一定进水了。等着好了,外面的那群白皮猪一定会让把他们脑浆都敲出来。”

    威廉一边说着,一边骂骂咧咧,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走出门。可当两人经过街尾处,那一大堆警车围着的案现场时,威廉就自动收声了,一副老实到不行的模样。

    这是因那边一群白人警察,正向他们注目过来。一些人更神色阴冷,手按着腰间的枪套。

    此时从那些车辆的间隙,两人已经能依稀看到了两具躺在血泊中的尸体。威廉没忍住瞄了一眼,然后他的神色就又再次兴奋起来。

    “嘿!阿默,这是血牙帮的人,我看到狼牙纹身了。”

    “我猜一定是黑狱骷髅的人干的,南城就只有他们敢惹血牙帮,不把白~不把警察放在眼里。你说了?阿墨?”

    李墨尘根本就没兴趣,他已经在记忆里,检索到关于黑狱骷髅与血牙帮的信息,知道这是亚特兰大南城最大的几家黑人帮派之一。可黑帮这种类似于江湖帮派,却更加恶劣的事物,无论是前世还是今世,他都是保持鄙薄的态度。

    这都还不如旁边停靠着的那些警车,更让李墨尘感觉好奇。按照原主的记忆,这些大块头是以一种名为‘石油’的燃料开动起来,在这个世界已经普及了。

    李墨尘很想知道这些车辆开起来是什么样的感觉,又是什么样的原理——

    对了,还有那人群当中,一位着装利落,容颜靓丽的女警,让他又不自禁的滋生出蠢蠢欲动的邪yIn之念。

    ——不用问,这一定又是源自于独孤天意的反噬。

    可见他自己绘制的‘净心符’虽有一定的压制作用,可一旦遇上了似那位女警般的美丽女子,其实是有等于无的。

    他心内也忽然明悟,那个混蛋临死前施展的手段,多半是可以将人之欲念无限放大的法门。

    如果还是原本的陶然,根本无惧这种手段。可他现在的状态,却是陶然与李墨尘的合体。

    无论是昨天那个应招女郎,还是今天的这位美貌女警,陶然可以不动心,不在意,可原版的李墨尘却未必了。

    此时威廉,又似想起了什么:“对了,阿墨,说到黑帮,我听说前天在学校的时候,条顿十字团的弗兰克斯去找你们是吗?他们想要招募你是吗?”

    李墨尘再次陷入回思,一秒钟之后才点了点头:“是有这回事,不过我拒绝了。”

    ‘条顿十字团’这个名字听起来很高大上,可它的性质其实也是一个黑帮。唯一与那什么黑狱骷髅,血牙帮不同的是,这是一个纯德裔人组成的帮派。

    李墨尘母亲出身的威尔顿斯坦家族,早年正是来自于旧大6的德意志帝国,所以他也有一半的德裔血统。

    不过这具身体的原主,对黑帮也同样是敬而远之的态度。

    尽管这位也心心念念想要调查父母的死因,打算为他们报仇,却从未想过要借助黑帮的力量,这点让李墨尘尤其欣赏。

    勤奋,上进,聪慧而坚持原则——这是目前李墨尘对身体原主的印象。这个不幸身死的孩子,除了性格冲动易怒之外,拥有着一切成功者所需拥有特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