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第五章 更名
    陶然很快收起了思绪,再次把注意力放在了镜中那张颇为英俊的面孔上。

    这个世界的混血儿通常都很漂亮,而李墨尘的父母,都是少见的俊男美女。所以身体原主的这张脸,是理所当然的清新俊逸,风流倜傥,比陶然原本的肉身强多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家伙脸色稍显青白,似有些营养不足的趋势。

    此时陶然眼神茫然,用手沾水在镜中写下了‘李墨尘’这三个字,然后就一阵沉默。

    他心想不管之前如何,在原穹之界怎样,自己在这个世界,就只能叫做李墨尘了。日后陶然这个名字,也只能隐藏于他的记忆当中。

    这不但是为更好的融合李墨尘的残魂,尽快做到与这具肉体的水乳交融,身魄一体,也是为了在这个世界立足。

    陶然在进入到这个躯体的时候,就能感应到这一方世界对他的‘排斥’与‘挤压’。也正因此故,他当初才选择了融合,而不是更简单的‘吞噬’与‘融炼’。

    可这方法,只能济一时之急。在他与李墨尘的残魂,真正浑然一体,不分彼此之前,他在此界当中,依然是个外人。

    然后此界的众多修士们,也值得陶然警惕。

    按照身体原主的记忆,陶然在原穹之界达到的大乘之境,却只相当于此界西方的‘传奇’,以及东方修界的‘练虚’。

    难以想象,这个世界,竟有这么多凌驾于他之上的强者!

    他在原穹之界的尊号是‘神霄无极紫虚仙王’,可这仅是琅琊天朝的册封,名不副实。然而在这个世界,是真的存在众仙之王,众神之主的。

    陶然猜度自己这样的外来者,应该是不受此界修士欢迎的,所以平时还是需收敛为上,以免被人看出异常。

    而要想不露破绽,平时就得从小事做起,绝不能在‘自我认知’方面有了疏忽。

    这么想来,他现在还真是内忧外患,举步艰难。

    “——李墨尘,安德烈·李·威尔顿斯坦?好吧,祝你新生。”

    李墨尘以阿美利加人的语气叹了一声之后,就开始刷牙洗漱。失去了大乘境的肉身之后,他也就再没有那清静琉璃之身啦,脸上一天不洗就有些许油光。

    等到把自己洗刷的干干净净,李墨尘才走出来仔细打量自己的居处。

    这房间狭小灰暗,阴冷潮湿。四壁的墙面都因年久失修而斑驳脱落,房间里面则充斥着霉的气味。

    只从这居处就可看得出来,他这具身体的前主人,目前的生活应是极其困窘的。

    这与李墨尘记忆中的情况一致,在那场变故之后两个月,原主就再无力负担父母贷款买下的房产。不过遵照阿美利加联邦现行的法律,银行在收回这套房产的时候,还给他租住了这间房屋作为安身之所,为期一年。

    不过李墨尘的性格应是很勤快的,房间里面所有角落都一尘不染,床上的被褥被套也是干干净净,没有什么异味。

    只是那冰箱里面已经空空如也,连点面包屑都没有。原主在他借体重生之前,就已经把所有的食物储备,都消耗一空。

    李墨尘摸了摸自己那咕哝浓叫唤的肚皮,脸上再次显露出无奈之色。

    自从他修为达到辟谷境界,可以长时间餐风饮露,不饮不食之后,有多久没体验过这种饥饿的感觉了?

    可没办法,他这具身体才只是三级的魔能剑士,距离辟谷之境,可差得远了。何况这阿美利加的修行体系,也没有什么辟谷的说法,即便那与原穹之界有些相似的东方文明也没有。

    这边的人都很能吃,认为一个人吃的越多,吃得越好,实力增长的也就越快,肉身也会更强大。

    这大概是因环境的不同造成,原穹之界资源缺乏,元灵暗弱,故而修行者们都讲究‘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不但修行的时候,要尽可能少的动用天地元灵,还要保护那些天材地宝,奇珍异兽,不能过分采摘杀伐。

    按照这边的说法,就是要融于自然,保护自然,修行的时候必须注意环保,避免浪费。

    可在原主的这个世界,无论是物质还是元灵,都丰富到让人不敢置信。

    ——至少在他看来是如此,在原主记忆中的所有修行体系,如果放在原穹之界,都多半会被视为魔类的。

    李墨尘在这方面并无纠结之意,也不觉得自己有立场鄙视,或者指摘这个世界的修行者们。

    身处的环境不同,看待事物的角度,也自然不同。何况这个世界的人们,其实已意识到这个问题。

    总之他是准备入乡随俗了,这个世界的各种奇珍异宝,奇丹妙药,正可助他尽快恢复实力。

    只是这当务之急,还是得先填饱自己的肚子再说。

    于是李墨尘又寻着记忆,将角落里一个书桌的桌角搬开,露出了下方一个隐蔽的浅坑。里面有着一堆钞票,金额不等。

    李墨尘数了数,一共有五百六十金盾,这就原主的全部财产了。按照阿美利加现在的物价,这大概能够让他生活一个月,这还真够穷的——

    也就在这时,他听见这间房屋的门口处,传出了‘笃笃’的敲门声响,门外传来威廉的男声:“阿墨,你睡够了没有?我们得去上工了。”

    时隔一夜,李墨尘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二十秒之后,才意识到外面的来客叫的正是自己。

    回神之后,他就手脚麻利的从手中的那一叠钞票里面取了一张放入口袋。其余的部分则被他卷成一团,准备重新塞回到了桌角下。

    不过他随后就微一凝眉,感觉这藏钱的方式不太妥当。

    李墨尘先是四下里仔细看了一眼,接着就一蹬腿,身形轻盈如烟的沿墙而上,将这卷钞票放到了天花板上方,那管日光灯的灯罩后侧。

    在原主的记忆当中,阿美利加联邦的治安,是呈现两极分化的。

    李墨尘以前居住富人区里面,由于大量巡警们的努力,治安可谓良好。可他如今所在的这个名叫‘流浪者’的街区,显然是无法享受这个待遇的。

    这只是一个位于亚特兰大城南的贫民区,在里面定居的都是一群穷鬼,大量没有固定工作的黑人与非法移民充斥其间,旁边还有一片由政府修建,专用于安置黑人的公屋。所以这里的街道两旁,随处都可见站街女与兜售各种毒品的黑人,抢劫与窃案屡见不鲜。街上也随时都可能有一群人拔枪出来,相互对射。又或者是一群实力高强的‘法外者’,在街道中肆无忌惮的使用他们的能力。

    原主刚开始搬迁过来的时候,就吃过了两次亏,一身财物都被洗劫一空。

    李墨尘从小随他父亲习武,剑术其实已初步登堂入室。可面对自己身后顶着的枪械,却也无能为力。

    之后他才学聪明,每次出门都会尽量呼朋唤友,绝不会携带过十金盾的钱财。其余的财物则存放在家。

    可李墨尘感觉原主的想法,还是过于简单了。对于那些惯偷来说,藏在桌角下的这些钱其实并不安全。为万全起见,还是得换个更妥当的方式。

    李墨尘在原穹之界的时候,就是个抠门的主儿,如今虎落平阳,就更有变本加厉的趋势。

    这五百六十金盾,如今可是他的全副身家,也是他现在的立足立身之本,不容有失。

    而就在李墨尘仔细打量上方的日光灯,确定是否有痕迹留下时,那敲门声再次‘笃笃’响起。

    “嘿!阿墨,安德烈,怎么还没动静?是睡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