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第四章 狗血
    无垠太虚,在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黑色虚空当中,陶然御剑而行,全力追击着前方一个正在急闪逝的身影。

    此时从周围照射过来的‘星光’射线,正不断的烧灼着他的神魄,而附近狂乱的元灵风暴,也让他体内的真元法力,在一点点的崩溃紊乱。

    陶然却毫不在意,他的意志坚硬宛如万古不化的冰山,难以动摇,无法撼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前方逃遁的九天欲魔独孤天意,终于放缓了度。这位明显已到了油枯灯尽的地步,身躯四肢正在寸寸崩解。他干脆回过头,以饱含怨毒的目光回视陶然。

    “问剑陶然!”

    独孤天意那本该是貌如冠玉,清新俊逸,英俊绝伦的面孔,此时已扭曲狰狞到不成模样。

    “看来你今日是非要斩尽杀绝,不留余地了?”

    “这岂非理所当然?”

    陶然笑了笑:“陶某可从不做放虎归山的蠢事!魔主在原穹之界掀起魔劫,使亿万生民死难,如今也是该给他们一个交代。”

    随着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他一身蓄藏已久的剑势,在这刻汹涌澎拜,渐成爆之势。

    独孤天意的眼眸之内,不由现出了深沉的的绝望,他却不怒反笑,眼透讥讽之意:“别说得这么大意凛然,你问剑陶然又是什么好东西?这二十年间借本魔之刀杀人,陶然你清除了多少异己?寒玄宗,化明剑宗,还有琅琊天朝的那三千供奉术师,你我都心中有数。”

    “随便魔主怎么说,本人问心无愧,俯仰自安。”

    陶然神色漠然,毫无半点感情波动:“魔主好歹也是一代枭雄,如今身临死境,也该拿出些英杰气概才是。可莫要让陶某小觑了——”

    他的语声未落,这黑色虚空当中,就有一道宏大的银光百炼横空掠过。犀利绝伦的剑光,直接将独孤天意的整个人一分为二,后方还有成千上万口飞剑尾随,潮涌纷飞着,开始轰击,斩灭,吞噬着这位绝代魔头的最后一点残躯。

    独孤天意全程都没有做任何抵抗,依然以猩红的眼眸,注视着对面的剑者。

    不过他所有崩裂分离的躯体,却都纷纷化为血焰,往他的眼瞳中汇聚,

    “你在跟我说笑吗?人死如灯灭,什么都没有了,还讲究什么英杰气概?不过啊,你我之间的这一局还远没有结束。所谓穷鼠啮狸、困兽犹斗,本座亦然!给我听清楚了,问剑陶然!未来的你必将在无尽的欲望中沉沦,而本魔则会在你的尸骸当中重生,我们之间还没有结束——”

    ※※※※

    次日清晨,陶然猛然从睡梦中惊醒,同时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直到三分钟之后,他才平复下胸中的惊悸之意,随后就紧皱着眉头,陷入了凝思。

    借体重生之后,他居然忘记了这最重要的事情。

    你必将在无尽的欲望中沉沦,而本魔则会你的尸骸当中重生——也就是说,他昨天生的异常,缘由是你吗?独孤天意?

    陶然眸现阴冷之意,可他随后就摇了摇头,转目望向了闹钟方向,现已是上午九点。

    而此时从他的右臂方位,蓦然传来一股酸账之感,那就好似这臂膀,已经快要不属于自己的感觉。

    陶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无声苦笑。那是昨天那一剑的后遗症,那样的剑,明显已出了这具身体的承受范围。

    尽管他自己事后也做过一些简单的处理,可在没有专用针灸工具的情况下,效果不彰。

    当时的自己也是糊涂,还当这是他原本的肉身不成?

    陶然略含悔意的用手敲了敲自己的头,随后就从床上起身,步履沉重的走到了洗手间,盯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仔细打量着。

    关于身体原主的情况,陶然昨天在校车上的时候,其实已差不多搞清楚了,也大概明白了自身的处境。

    他现在占据的这具身体,非但称不上是‘幸运’,还是一个半年前才刚失去父母,足以让人掉下同情眼泪的倒霉蛋。

    值得一提的是,原主的身世也稍显复杂,按照这个世界的话来说,是极其的‘狗血’。

    ——这与李墨尘的父母双方都有些关系,先是他的父亲李纯初,身体原主的记忆中对于其父了解不多,只知这位曾经是东方世界某个名门大派的弟子。二十年前被逐出师门,从此移居到阿美利加联邦合众国。

    还有李墨尘的母亲艾琳娜·威尔顿斯坦,也同样出身不凡。

    这位曾是威尔顿斯坦家族的一员,并且是当前家主的直系后代,贵为威尔顿斯坦控股集团的第四继承人。

    而所谓的威尔顿斯坦控股集团,乃是‘威尔顿斯坦’家族最重要的产业之一。

    后者是阿美利加联邦合众国排名至少前五十的名门望族,传承悠久,至今已有近九百年的时光,是新大6最初的开拓者之一。在当今的商界与政界,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身体原主能够借助这个身世获得什么好处。只因他父母的结合,并未获得母亲家族的祝福。

    而李墨尘的母亲艾琳娜·威尔顿斯坦,也因这段婚姻,早在十六年前,就已经被家族剥夺了继承权。

    李墨尘本人虽不知是因什么缘故,还在威尔顿斯坦家族的继承序列之内,可威尔顿斯坦家族那边,对他一直都是不闻不问的状态。身体原主甚至从小到大,都没见过几个母亲那边的亲族。

    所以现在的李墨尘,几乎就是孤立无援,举目无亲的状态。

    其实也不能说是举目无亲,李墨尘还有一个姐姐,而父亲那边在阿美利加联邦,也有几个亲戚在。

    不过只从身体原主的记忆来看,那些所谓的‘亲戚’是有等于没有的。

    至于他那位已经回归家族的姐姐——

    想到那个珍妮弗·威尔顿斯坦,陶然的脑海之内,忽然闪过了一些画面,使他眉头大皱,眼眸之间,也闪现出一丝不悦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