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运仙王 > 第二章 运气
    陶然没有答话,甚至没有注意去听对面到底在说什么。他走上高台之后,就神色默默的看着手中握着的剑,心情是既觉熟悉,又感陌生。

    熟悉是因他十岁学剑,此后十二载春秋,逐步将自身的剑术,推升到了‘极藏意’的境界,这也是他早年纵横原穹之界的本钱。

    可自从他二十二岁身证金丹,转习御剑术以来,有多久没有用手执过剑了?

    陶然感觉自己那本是沸腾翻涌的心绪,忽然就冷切了下来。他心想陶然啊陶然,你在急什么了?一直以来,平和冲淡,磊落开朗的心境,不是你平时最引以自傲的?

    他现在这具身体虽然不是自己的,可贵在根底不错,还有着天生的灵骨,在修行天资上远不是他原本的肉身可比。只要自己能够破除原主临死前的执念,不难做到水乳交融,身魄一体。甚至更进一步,凝练出他以前心心念念却不可得的‘后天道胎’。

    而这个世界虽然让他陌生,然而元灵之盛,却是远胜过他的‘家乡’原穹之界。以他的道业根基,以他的见识积累,只需有足够的资源,那么只用十五年,甚至十年之内,就可将这具肉身,也推升到大乘之境,并使自己的元神恢复如初。

    至于原穹世界——他临走之前已经重创诸魔,料想这些群邪宵小在再次祸乱天下之前,会选择蛰伏一段时间;而那内鬼虽然位置关键,可宗门内有他亲手栽培出的三师五剑,足以震慑其人;至于琅琊天朝的当代帝君,尽管此人野心勃勃,可其爪牙臂膀,都已被他斩断,一时半会之间难以为祸;还有南方的‘天道门’,在他们北上之前,怎么也得绕开玄元圣府,岭南剑宗这两家第一等的大宗派。

    仔细算来,这些忧患至少都需要二十年,二十年之后才会一一爆,所以自己还有时间不是吗?

    他陶然也该对自己执掌神霄门三十年的成果,对门中那诸多后起之秀多一点信心才是。

    所谓自古雄才多磨难,风雨之中见本色。最近这三十载,神霄门一直都在他羽翼之下,所以那众多的门人弟子都显得碌碌无奇,一眼望去,皆是常鳞凡介。

    可在他离开之后,未必就没有后辈英杰崭露头角,绽放出属于他们自己的光华。

    以神霄门的积累底蕴,自己究竟有什么好担心的?

    陶然想到这里的时候,心念已渐渐平复,不过就在这一瞬,他的胸前蓦然轰的一声炸响。猛烈的冲力,让他蹬蹬蹬倒退七步,险些站立不稳,

    陶然顿时回神,看向了眼前,现台上这场冷兵器综合格斗战居然已经开打。旁边的裁判,也扬起了手中的红旗:“正面重击!五分!”

    而在他的对面,那个名叫伊卡博德·伍德的家伙,正得意洋洋的挥舞着手中的重剑:“Boy,你在什么呆?是傻到连投降都不会吗?别怪我,神臂伊卡博德已经给过你机会了。”

    陶然不由蹙起了眉头,将手中的剑紧紧一握。开始收摄心神,将注意力转向了眼前。就当他尝试着搬运气血神念,熟悉这具身体以及手中的长剑,找回自己几十年前用剑的感觉时,那裁判又将右手的黑旗猛然下挥。

    下一瞬,又是‘嘭’的一声闷响。沉闷的力量,使得他肩部护具之外,自的张开了一层层的的魔法阵列。可从肩侧过来的力量,依然让陶然一阵呲牙咧嘴,并在这擂台之上,再次踉跄后退。

    这让陶然的眼眸之中,隐隐透出了怒火。

    自从他的御剑术,也上攀至极藏意之境以后,哪怕强如九天欲魔独孤天意,也从不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侧面击中,三分!”

    随着裁判的宣告声响起,对面的伊卡博德却很不满的:“嘿,你站着别动好吗?明明还有两次就可以结束了?你非要多挨些揍吗?”

    陶然不怒反笑,已经压制住了心胸内那本不该有的一丝浮躁之心。之后他就卓然肃立,将手中之剑画出一个奇妙的半圆,最终停在了他膝前三尺处,向前方斜指。

    他的神意,也随着呼吸的调整,进入到一种奇妙的状态,心如止水,意如明镜。

    而此时在台下,威廉·雅克已经不忍卒睹的用手遮住了自己眼睛,他都不忍心继续看下去。

    直到一个悠扬婉转,又清冷如铃的女声在他的耳旁响起:“情况怎么样了?安德烈有机会吗?”

    “小姐您也看到了,阿墨已经输了8分,他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威廉回过头,现他们俱乐部的主席露易丝·林登,果然就立在自己的身后。而他语声,则包含着无奈:“他看起来似乎是被伊卡博德吓傻了,都没法动弹。见鬼!明明他之前跟我在俱乐部里面,还是打的有声有色的,半斤八两。”

    少女露易丝正在看着台上,那美丽的瞳孔中却含蕴着一丝错愕。

    她感觉那个家伙状态很奇怪,整个人似乎完全融入到了这个环境当中,已成为整个背景,甚至这片天地当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好似东方人所描述的,那种‘天人合一’的武道境界

    不过她很快就注意到旁边的记分牌,露易丝不禁摇头,心想自己这一定是魔怔了。因这一次的打击过于沉重,太想要奇迹生,才会生出这样的错觉。

    “那么威廉,十五分钟后的那一场,你有胜算吗?”

    “还是有一点的,对手的实力应该与我的相当,胜算我七他三。可是这没用,我的大小姐。”

    威廉摊了摊手:“我最多只能进入第三轮,再之后就没可能了。可我们俱乐部到目前为止,才只有四个人进入第二轮。现在的情况除非是有两个人能够打到八强,才能捞到足够的积分,可这只有露易丝大小姐你一个人能够办到。”

    “果然——”

    露易丝的神色微黯,而就在她失神之间,她的视角余光,却忽然望见台上一团火光炸开,同时响起了一声巨震,仿如雷爆般震彻全场,使得这间体育馆内所有人都侧目以视。

    在他们的注目当中,伊卡博德·伍德的躯体就好像是被卡车撞击,整个人从擂台上飞出二十米,然后重重的轰砸在了地上,使得周围的观众一阵尖叫不已,

    “怎么回事?”

    “那是伊卡博德?”

    “刚才好像是护甲突然爆炸了?”

    “有人知道是什么情况吗?”

    “没看懂,反正是护甲的魔法阵列忽然就全面张开,然后就是爆炸,伊卡博德的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台上的那些裁判也大惊失色,纷纷赶到了伊卡博德的身周,探看着这位的情况。还有人则匆匆赶往监控室,观看之前的录像。

    “晕迷了,好在生命特征还在,颈骨轻微骨折,全身挫伤。”

    “护甲的颈部构件也不知名的缘故全毁,需要专业人员勘定。”

    “能够把他唤醒吗?圣疗师到了没有?”

    “没用的,他现在的情况,即便醒来了也没法继续战斗,圣疗师可没法治愈中度以上的脑震荡。”

    “录像调出来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是搞不清楚,只看到护甲的防护阵列张开,然后突然爆炸,推测是护甲的问题。”

    这一番混乱忙碌,足足持续了五分钟。五分钟之后,主持p12台的裁判,才面色呆滞的走回到了台上,并举旗了左手的红旗。

    “鉴于伊卡博德·伍德晕迷不醒,安德烈·李·威尔顿斯坦获胜进入第二轮!”

    旁边的陶然,当即不满的挑了挑眉,可他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一言不的向台下走去。

    而下面的威廉·雅克与露易丝·林登,这是一只目瞪口呆,然后一阵面面相觑。

    “这样也可以?这个运气——”

    威廉无语的说着:“好吧,大小姐你的运气也很不错。阿墨这算是给我们保留了一些希望,现在除你之外,我们学校只要还有一个人进入十六强,就可以拿到足够的积分了。”

    露易丝则是无力的一笑,之后就心事重重的离开了这座编号p12的擂台,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威廉侧目看着,眼中微现同情之意。他知道这位林登学院的大小姐在烦恼着什么,这场意外的胜利,确实给林登学院保留了一些希望不错。

    可现在情况还是很不乐观,冷兵器俱乐部除了临时转学的艾琳娜与约翰·理查德森之外,其他人都没有一位能够有足够的把握,进入到三十二强,

    再考虑到那两个人的退赛,分明是有人在算计针对露易丝·林登,情况就更不容乐观。

    这个时候,陶然已经走回到他的身边,威廉当即一乐,笼住了他的肩膀:“嘿!走了狗屎运的家伙,居然还真被你晋级了,我想我现在,应该叫你幸运的安德烈?不对,是幸运的阿墨!”

    陶然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误会了,这不是什么运气。”

    威廉却哈哈大笑,重重捶了捶他的胸:“难道还能是你把他一剑揍飞的?行了,Buddy你再等我一下。再过几分钟就轮到我了。等我赢了这一场,我们就一起回去。”

    之后他就没再理会陶然了,独自一人走向了另一个标号15号的擂台,眉眼间自信满满,似乎已胜券在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