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借你三分气运 > 第六十章 杜衡是个骗子?
    华丽的马车缓缓驶出舷梯,停在码头之上。

    “我家公子姓秦,今日驾临梁城,接任城主之位。

    一个身穿青袍的文士,站在车辕上,朝众人扫视了一眼,高深喝道:“尔等还不前来拜见?”

    “拜见城主大人!”

    码头四周的梁城百姓,连忙朝马车的方向躬身施礼。

    “梁城临时主事之人,上前答话。”

    青袍文士根本没有让拜倒的百姓起身,又开口下令。

    新城主都没露面,只让一个管事出面,这种倨傲的姿态,很让人反感。

    “在下梁城高振业,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高振业对新城主的倨傲有些不爽,却也只能上前答话。

    “高振业?”

    青袍文士朝高振业瞥了一眼,看到高振业一身寻常服侍,根本不是官袍,顿时冷起脸来,“你是梁城临时主事之人?你官居何职?”

    “呃……”

    高振业顿时一滞。他哪有什么职位?只是一个地方豪强而已。

    “那个……是这样的!”

    这时候,梁城书院的谭夫子连忙站了出来,替高振业解释,“韩千山入魔,梁城遭遇大劫,城主府的属官大多遭韩千山毒手。我等奉白衣神剑杜公子之命,暂时主持梁城事务。”

    “白衣神剑杜公子?”

    青袍文士眉头一皱,一声怒吼:“杜衡算什么东西?区区一个江湖草莽,也敢指派梁城主事之人?你们也敢奉命?想造反么?”

    “你竟敢侮辱杜公子?”

    听到这句“杜衡算什么东西”,高振业等梁城豪杰顿时暴怒,一个个狠狠的盯着青袍文士,怒目而视。

    码头上的其他百姓,也一个个满脸怒容。

    “杜公子剑斩邪魔,救梁城于水火。我们梁城上下,感念杜公子恩德。”

    梁城书院的谭夫子走上前来,朝青袍文士躬身一礼,说道:“这位大人,您这话就有失偏颇了。”

    “就是!就是!白衣神剑,神威无敌!”

    “杜公子仗义除魔,我等永世不忘!”

    码头上的其他梁城百姓,也纷纷出言附和。

    “放肆!”

    青袍文士一声怒吼,浑身爆出一股萧杀,一道道剑气如同丝线一般喷涌而出,庞大的威压铺天盖地。

    “尔等竟然为江湖草莽张目?想要造反么?”

    伸手一指,一道剑气冲天而起,“轰隆”一声,轰碎了码头上的一栋货仓。

    劲风激荡,尘土飞扬。

    “啊……”

    四周的百姓一声惊呼,被这股威势吓得瑟瑟抖。

    “这位大人,杜公子仗义除魔,拯救梁城。如此丰功伟绩,岂能轻辱?我们不服!”

    高振业怒不可遏,挺身而出,转身看向华丽的马车,高声喊道:“秦城主,杜公子的功绩不容诬蔑。还请城主出面,为杜公子正名!”

    “对!请城主出面,为杜公子正名!”

    “诬蔑杜公子,我等不服!”

    在高振业的带领下,码头上的众人齐声怒吼起来。

    “不服?”

    这时候,停在码头上的华丽马车里,突然响起了一声冷哼。

    车门打开,一个身穿锦袍,头戴金冠的身影,缓缓踏出车门。这就是秦毅,南山郡公之子,梁城新任城主。

    “你们……有什么不服?”

    似乎只是一声轻轻的反问,然而,声音说出之后,豁然震得四周的天空都在轰鸣。

    你们……有什么……不服?

    一声声回音,在天地之间久久回荡,浩荡的音波如同惊涛骇浪一般席卷四方,磅礴浩瀚的力量震荡天地。

    这一刻,无论是梁城豪杰,还是码头上的百姓,只觉得耳边响起了一连串的惊雷,脑海里一阵剧烈的震荡。

    一时之间,众人头昏眼花,眼冒金星。

    “啊……”

    普通百姓抱着脑袋一阵惨叫,踉跄着栽倒在地。

    梁城豪杰们也一个个痛苦不堪,摇摇欲坠。

    高振业死死的捏住拳头,艰难的挺直了身躯,朝着秦毅怒吼:“我……不……服!杜公子神威无敌,不容侮辱!”

    “愚蠢!”

    给了个下马威之后,秦毅冷哼一声,收敛了音波之力,满脸冰冷的朝众人扫了一眼,说道:“你们这些蠢货。你们被杜衡骗了!什么白衣神剑?什么神剑御雷真诀?他就是个骗子!”

    “胡说八道!”

    高振业又是一声怒吼,“杜公子诛杀邪魔,梁城上下所有人亲眼目睹。杜公子的威名,不容诬蔑!”

    “杜衡只不过是一个江湖草莽。所谓的白衣神剑,也就是区区通脉境界的修为。要驱使雷霆,至少要通灵境界。”

    秦毅满脸不屑,“就凭杜衡那点本事,根本无法驱使雷霆之力,他就是个骗子!所谓梁城除魔,就是杜衡跟韩千山联手演出的一场骗局!”

    “不可能!我们亲眼所见!”

    高振业,刘铭,等一众梁城豪杰,忍不住大叫起来。

    “几张幻术符而已,骗一下你们这些没见识的土包子,很难吗?”

    秦毅满脸冷笑。

    “幻术符?”

    旁边的6云飞脸色大变,“我……我见过幻术符。韩千山曾经动用过幻术符。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不可能!这不可能!”

    高振业等人怎么也不相信梁城除魔是一场骗局。

    “你们不信?”

    秦毅笑着摇了摇头,转身朝马车里面拱了拱手,“王真人,麻烦你给这些土包子开开眼!”

    “秦公子有命,老道自当从命!”

    一声朗笑响起,马车里又走出了一个身穿金丝道袍的中年道士。

    中年道士留着五绺长须,一副仙风道骨,得道高人的模样,扮相很吸引眼球。

    “你们说的什么血光笼罩梁城,什么雷霆轰落,老夫只需一张符箓,就能弄出来!”

    王真人踏出马车,伸手一挥,一道纸符飘出,“睁大眼睛好好看着!”

    只见王真人微微一笑,手中的拂尘一甩,,纸符猛的爆出一道光辉。

    “轰隆”一声爆响。

    在众人眼里,刹那之间,天地变幻,一层血色光幕笼罩在梁城上空。

    “雷来!”

    王真人张口一声大喝,顿时电闪雷鸣,一道道雷霆当头轰落,血色光幕瞬间崩散。

    “看到了吗?这就是梁城除魔的真相!”

    秦毅朝众人扫视了一眼,满脸冷笑。

    “原来是这样!果然是这样!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杜衡果然有问题!”

    6云飞满脸暴怒的大叫起来!

    竟然……是这样?

    不可能吧?这不可能吧?

    一时之间,码头上一片死寂,众人面面相觑,满脸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