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借你三分气运 > 第四十六章 韩千山,你真是个好人
    马车停在城主府前。

    杜衡抬眼看去,前方一片废墟。城主府的主殿,已经被天雷轰成了一片断瓦残垣。

    除了主殿之外,其他地方倒是还很完整。

    此刻,在主殿废墟外面,汇集着一群瑟瑟抖的仆役。

    韩千山身为梁城城主,居然是个邪魔。这些原本是城主府中的仆役,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既感到震惊,又感到迷茫。

    城主是邪魔,我们这些城主府中的仆役,该何去何从?

    “啊!杜公子!杜公子来了!”

    一个仆役看到杜衡走进城主府,连声惊呼起来。

    “拜见杜公子!”

    惊慌失措的仆役们,连忙冒雨跑了出来,一齐跪倒在杜衡面前。

    “杜公子救命啊!杜公子,我们只是仆役,跟韩千山那个邪魔没有关系啊!”

    “是啊!杜公子,我们根本不知道韩千山是邪魔啊!”

    一群仆役跪倒在杜衡面前,七嘴八舌的大叫起来。

    “诸位不必惊慌。韩千山是韩千山,你们是你们。韩千山的事,跟你们毫不相干。诸位快快请起!”

    杜衡也明白这些仆役的担心。

    韩千山是邪魔,在梁城造成了无数死伤。如果有人迁怒于这些仆役的话,他们的处境确实会很艰难。

    “多谢杜公子!”

    听到杜衡的表态,一众仆役大松了一口气。

    既然杜公子说了“韩千山的事,与你们毫不相干”。以杜公子的威望,没有人敢拿这件事来为难他们了。

    “你们先下去吧!维持好秩序,不得作乱生事!”

    杜衡挥了挥手,把这些仆役打了下去。

    现在……就是搜刮战利品的时候了。

    城主府里肯定会有密室的。杜衡虽然不知道密室的位置,但是……可以占卜啊!

    这种固定的密室,最容易找了。只要两次占卜,两条直线相交的一点,必然就是密室所在。

    取出长剑,动“剑柄占卜”,杜衡很快就找到了城主府的密室。

    比起占卜邪魔的位置,占卜密室只花费了十点气运,还算比较便宜。

    根据占卜结果,密室的位置在后院荷池边的一座凉亭下面,距离杜衡曾经住过的那座水榭不太远。

    杜衡循着“剑柄占卜”指示的方向,很快就来到了凉亭。

    这是一座很平常的凉亭。亭中摆放着一张石桌,几张石凳,看起来毫不起眼。

    如果不是剑柄占卜确定了密室就在这里,杜衡基本上都不会注意到这座凉亭。

    位置找到了,入口在哪里,却还不知道。

    不过,既然密室就在这里,肯定会留下痕迹的。

    杜衡绕着凉亭转了一圈,仔仔细细的认真观察,终于现了异常。

    在凉亭左侧的一根雕刻着鸟兽浮雕的柱子上,杜衡看到,一只仙鹤浮雕的眼珠,显得光亮了一些。

    “这就是机关么?”

    杜衡伸手一指点出,点中了仙鹤浮雕的眼珠。

    “咔嚓!”

    一声轻微的机括响动声传来,凉亭的青石地面缓缓裂开,显出了一条通向地下的通道。

    “果然在这里!我倒要看看韩千山留下了些什么宝贝。”

    身形一晃,杜衡落入了地下通道,沿着通道走到了一座地下密室。

    这是一间青石铺就的密室。密室的顶部镶嵌着几颗明珠,在黑暗中散出淡淡的荧光。

    整个密室十分简陋,只有一张摆放着几本书册的案几。案几后面还有一个坐垫。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

    杜衡想像中的珠宝遍地,金银满箱,各种奇珍异宝无数的状况,完全不存在。

    “这里……应该只是韩千山修炼魔功的密室。”

    杜衡耸了耸鼻翼,隐约之间,还能闻到一丝丝残留的血腥气。

    没有想像中的珍宝无数,不过……案几上的书册,说不定就是功法秘籍之类,也算有点收获。

    案几上只有三本书册。

    杜衡举步走到案几边,拿起一看,这三本书册,一本是“冥魔血煞真功”,一本是“冥魔真符秘录”,还有一本则是韩千山的笔记。

    “冥魔血煞真功”应该就是韩千山修行的魔功了。“冥魔真符秘录”,应该就是韩千山的幻术、傀儡术之类的法术符箓。

    这两本书都是魔功邪法。杜衡也没有细看,直接伸手一挥,收进了命运空间。

    倒是韩千山的那本笔记,杜衡反而拿起来翻看了一下。

    “我已经开窍圆满,筑基大成,即将踏入通灵之境。”

    “然而,越是临近突破,即将神魂沟通天地的时刻,我越是心中不安,似乎……天地之间有大恐怖!”

    “我隐隐感觉到,这片天地昏暗而又阴沉,邪异而又恐怖,似乎有一种邪恶至极的力量充斥在天地之间。”

    “我彷徨,我迷茫,我惊恐。我不敢修炼了!我对这股邪恶的力量感到害怕。”

    这一段笔记,似乎写的是韩千山入魔之前的感受。

    杜衡看到这里,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韩千山在害怕什么?

    昏暗而又阴沉,邪异而又恐怖的天地?充斥着一股庞大的邪恶力量?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杜衡皱了皱眉头,继续翻看笔记。

    后面的书页上,凌乱而潦草的写着一句话。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字迹扭曲而又潦草,显然,韩千山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真相,内心极其惊恐。

    韩千山到底现了什么?

    杜衡皱着眉头再次翻开了下一页。

    “冥海涨潮了!冥海涨潮了!”

    “哈哈!哈哈!什么天地正道?魔道才是天地正道啊!”

    这一行字迹张牙舞爪,显得张扬肆意,狷狂暴戾,看起来魔性十足。

    显然,韩千山现“冥海涨潮了”,已经陷入了绝望,最终走上了魔道。

    可是……冥海是什么玩意?为什么冥海涨潮,韩千山就绝望了,还说魔道才是正道?

    “看来,我对这个世界还是了解得太少了。”

    杜衡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算了,先不管什么冥海不冥海的了。”

    挥手收起了韩千山的笔记,杜衡一甩衣袖,转身走出了密室。

    这次寻宝,只收获了两门魔功和一本笔记,离杜衡的期望值差得太远。

    “不应该啊!韩千山当了多年的城主,不至于只有这么点东西。”

    连素音都能学到一门不算太差的云烟步,在杜衡心目中,韩千山是一座大金矿,怎么可能才这么点东西?

    “韩千山的宝物藏在何处?”

    长剑拄在地上,杜衡再次动“剑柄占卜”,剑柄倒下的方向……豁然指向了南面。

    南面?那是镜湖……镜湖别院!

    杜衡心头一惊,原来如此!韩千山的宝库就在镜湖别院。

    韩千山这个老魔头,后手无数,以为绝对能够把我弄死。所以,他把镜湖别院送给我也无所谓,反正我一死,别院就收回来了!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哈哈!韩千山,你真是个好人!

    又送房子,又送妹子,现在还送一座宝库!谢谢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