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借你三分气运 > 第四十四章 大型装逼现场
    韩千山还没死!

    “啊……”

    城主府的大堂里,韩千山凝聚的血光猛的崩散了一大半,只剩下一丝丝血影还在大堂中凄厉的惨嚎。

    “杜衡!杜衡!你以为你已经赢了吗?不!还没有结束!老夫还有后手!”

    暗淡的血影呼啸而起,一头冲向了城主府大堂之中耸立的一根庭柱。

    血光一绕,“轰”的一声,这根庭柱猛的一震,柱子上爆出一道道血光闪耀的诡异符文。

    “老夫身为梁城城主,既然修行魔道,岂能不留下以防万一的最后手段?既然已经身份已经暴露,那么……老夫就血祭了整个梁城!”

    韩千山竭斯底里的狂吼着,暗淡的血影一头扎进了符光闪耀,血雾翻腾的庭柱之中。

    “冥魔血祭大阵,起!”

    一声疯狂的大吼,无尽的血光翻腾而起,整个城主府都化成了一片血色汪洋。

    “轰隆隆!”

    城主府大堂里的血色庭柱上,猛的冲起一道滔天血光,如同一根庞大的血色光柱,冲天而起,直插云霄。

    与此同时,梁城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同样爆出了剧烈的轰鸣,冲起了四道庞大的血色光柱。

    北城的钟楼,南城镜湖码头的灯塔,西城梁城书院的藏书楼,东城金门关的城楼。

    这四座建筑,都是韩千山上任之后主持修建的,是韩千山的“德政”。

    此刻,这四座建筑已经显露出真面目。它们不是德政,只是“冥魔血祭大阵”的组成部分而已。

    东西南北四道血色光柱,再加上中央城主府冲起的一根血色光柱。五道血色光柱在高空交汇。

    “轰隆”一声爆响,惊天动地。

    殷红的血光猛烈爆,铺天盖地,如同一层庞大的血色光罩,笼罩着整个梁城。

    顷刻之间,天地变色!整个梁城变得一片殷红,如同血海。

    “啊……这是怎么回事?”

    “邪魔!邪魔!”

    “完了!完了!梁城完蛋了!我们死定了啊!”

    “杜公子呢!白衣神剑杜公子在哪?杜公子,快来救救我们啊!”

    这一刻,无数梁城百姓吓得魂不附体,惊声尖叫。

    镜湖别院里。

    杜衡抬眼看向天空,看着这一层笼罩着整个梁城的血色光幕,脸上也显出了一股震惊。

    卧槽!韩千山竟然还有这么一手?

    果然不愧是老奸巨猾的老魔头,后手多得可怕。

    如果不是事先现了韩千山就是邪魔,猝不及防之下,说不定我还要栽在他手里。

    “公子,公子,这……这是……”

    素音也被这股恐怖的景象吓坏了,满脸惊慌的跑了过来。

    “跳梁小丑的垂死挣扎而已,不用担心。”

    杜衡满脸淡然的摆了摆手,“这种渣渣,你家公子随手就能碾死他!”

    “公子神威无敌。”

    经过刚才“幸运之珠”的一幕,素音对杜衡已经充满了绝对的信心。

    “轰隆隆!”

    这时候,笼罩在梁城上空的血色光幕上,猛的爆出一阵轰鸣。

    “杜衡!杜衡!你给我出来!”

    血光闪耀之间,韩千山的面孔显化在光幕之上,疯狂的怒吼声震荡天地。

    “啊……那是韩城主!那是韩城主!”

    “邪魔是韩城主!”

    “邪魔竟然是韩城主!”

    看到韩千山在光幕上显出的面容,梁城无数百姓满脸震惊。

    血色光幕上显化的韩千山,根本没有理会下方的民众,还在继续大吼。

    “杜衡,这是冥魔血祭大阵。大阵一启,整个梁城十几万人,都将化为齑粉。”

    “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如果你在我面前自尽,我便放过梁城百姓。是死你一个,还是死十几万人,你自己选吧!”

    韩千山真的是对杜衡恨到了极点。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要把杜衡弄死。

    不得不说,韩千山这一手“道德绑架”,真是极其恶毒。

    道德绑架,杀人诛心。

    是牺牲你一个,拯救梁城十几万人?还是你白衣神剑贪生怕死,宁愿让整个梁城十几万百姓送死?

    镜湖别院里,素音听到韩千山的这番话,心头十分焦急。

    “公子,你千万不要听这个邪魔胡说。就算你牺牲自己,他也不会放过梁城百姓的!”

    “不用担心!”

    杜衡笑着摇了摇头,“他这是自取灭亡!在他显露真面目,让梁城百姓看到的一刻,就注定活不过今天!”

    对韩千山的威胁和道德绑架,杜衡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他现在考虑的反而是……

    韩千山在天上,我站在地下。韩千山气势滔天,遮天蔽日。我站在地上毫不起眼。

    这不行啊!完全没逼格!

    “系统,我曾经在命运空间弄过一个过场动画。现在,我能不能用过场动画的方式,把我的影像投影出来?”

    杜衡脑子里转过几个念头,想到了一个提升逼格的办法。

    “虚拟投影需消耗一百点气运。”

    系统马上给出了答案。

    “很好!马上开始投影,把我的影像放大到与血色光幕平齐。”

    杜衡心头大喜,扭头看向素音,笑道:“素音,好好看你家公子除魔!”

    话音刚落,一道纯净如水的琉璃清光轰然冲起,直上云霄。

    清光萦绕之间,杜衡的身影显化在半空,头顶苍穹,脚踏大地,庞大的身影如同巍峨的山岳。

    “啊!那是……那是杜公子!”

    “白衣神剑杜公子!”

    “杜公子来了!我们有救了!”

    “杜公子神威无敌!”

    看到显化在天地之间的庞大身影,看到白衣飘飘,负手而立的影像,梁城无数百姓顿时欢呼起来。

    “杜衡,你……这是……元神法相?不!不对,没有任何元气波动,不是元神法相。这是什么?”

    韩千山显化在光幕上的庞大脸庞上,显出了一股惊容,对杜衡冒出来的这个庞大影像感到十分震惊。

    “你还有空关心这个?”

    杜衡一声冷笑,“你已经死到临头了!”

    “死到临头?我?你忘了下面还有十几万梁城百姓了么?”

    韩千山放声狂笑,“在冥魔血祭大阵之下,我随时可以弄死他们!你敢动手么?”

    猩红的血光翻腾而起,韩千山满脸狰狞的大吼:“选择吧!是死你一个,还是死十几万人?”

    “你还没现么?你看到下面的百姓了吗?他们正在唾弃你,诅咒你,痛恨你!”

    杜衡指了指下方的梁城,朝韩千山摇了摇头,“你已经自绝于人民了!”

    “他们?他们那些蝼蚁的痛恨和诅咒,对我毫无意义。”

    韩千山不屑的冷笑。

    “不!你并不知道,其实他们才是你能活到现在的原因。”

    杜衡看向韩千山,微微摇了摇头。

    在望气术之下,杜衡清楚的看到,此刻,韩千山身上凝聚的民望完全散掉了。

    这就导致,韩千山原本被民望维持的,最后一点气运云光,都彻底熄灭了,只剩下一团漆黑的死气!

    “韩千山,我杀人,从不需要动手。”

    杜衡淡然一笑,“天子望气,谈笑杀人。你……已经死了!”

    “呃?”

    韩千山心头一紧,脸色大变,正要动“冥魔血祭大阵”,突然,一道惊雷炸响。

    “轰隆!”

    雷霆轰鸣,电光闪耀。

    一道银亮的电光,如同一条雷龙,狠狠的轰在血色光幕之上。

    “啊……”

    韩千山凄厉的惨嚎,“你耍诈!这不是天子望气,这是神剑御雷真诀!”

    杜衡两手一摊,淡然一笑:“哦,我逗你玩的!”

    其实……杜衡心里是这么回答的。

    不好意思啊!我只看到你死劫临头,并不知道你一定会被雷劈死,万一被风吹死了,或者笑得太大声,把自己笑死了呢?

    为了保证一定能装逼成功,我只能用“天子望气,谈笑杀人”来忽悠了。

    下次一定说准确点,如果你还有下次的话!

    “轰隆!轰隆!轰隆!”

    雷霆还在劈落。

    一道雷霆轰在城主府,血色光柱轰然爆碎,城主府轰成了废墟。

    又有几道惊雷,连续轰击在其他四道血色光柱冲起的位置,钟楼,藏书楼,灯塔,城楼,统统轰成了废墟。

    “啊……”

    一声凄厉的惨嚎在天地之间回响。

    冥魔血祭大阵破灭,融入大阵之中的韩千山,已经死得连渣渣都不剩了。

    血光崩散,天地之间一片清明。

    只剩下杜衡高耸入云的影像,负手而立,矗立在天地之间。

    “邪魔死了!”

    “杜公子除掉邪魔了!”

    “杜公子神威无敌!”

    这一刻,整个梁城所有人都欢呼起来。

    梁城外面的驿道上,高振业等人刚从青石镇赶回来。

    看到雷霆轰落,击碎血幕。看到杜衡顶天立地的身影。再听到韩千山大叫的“神剑御雷真诀”,众人满脸呆滞。

    这就是“神剑御雷真诀”?

    这种威力……简直……简直……无法想像!

    众人心头的惊骇,已经无法形容了。

    镜湖别院。

    杜衡挥手散去了顶天立地的影像,扭头看向素音,笑道:“你看,我已经除掉邪魔了。”

    “公子神威无敌!”

    素音满脸欢喜,盈盈一拜。

    “哈哈哈哈!”

    杜衡一甩袍袖,放声大笑。

    老奸巨猾又如何?后手再多又如何?

    神通不敌天数,韩千山还是被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