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借你三分气运 > 第四十二章 这个邪魔,是来搞笑的吧?
    青石镇外。

    一队人马冒雨疾驰。

    “前面就是青石镇了!大家小心些,提高警惕!”

    急促的马蹄声响起,高振业和一众梁城豪杰,冒着倾盆暴雨,一路疾驰,总算赶到青石镇了。

    来到镇门口,驻马遥望,一眼看去,整个镇子里没有半个人影。

    除了淅淅沥沥的雨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了。

    “果然有问题!”

    高振业抬眼看向青石镇,脸色十分凝重,“还记得枫林镇的情形吗?现在的情况,跟枫林镇一模一样。”

    “是的!青石镇果然有邪魔!”

    一众梁城豪杰都跟杜衡一起参加过枫林镇除魔,很清楚当时的情况。当时,枫林镇里同样看不见人影,同样没有任何声音。

    “那个巡检差役说,邪魔留下的刻痕就在祠堂里的井边。我们直接去祠堂。”

    高振业朝众人一挥手,“大家提高警惕,我们进去侦查一下情况,走!”

    马鞭一扬,高振业一马当先,带着众人一路冲进了青石镇。

    一路马不停蹄,众人穿过青石镇,直接赶往青石镇的祠堂。

    穿过青石镇的路上,众人没有现任何异常,也没有遇到任何袭击,顺顺利利的就抵达了祠堂。

    “这里就是青石镇祠堂了。大家小心。”

    高振业翻身下马,提起长刀,扭头四下张望,小心戒备着。

    其他梁城豪杰也连忙下马,提起刀剑,全神戒备,提防遭到袭击。

    “刘铭,你带一队人看好马匹,守住后路。我带人进祠堂侦查。”

    高振业吩咐了一声,带着几个梁城豪杰走到了祠堂门口。

    伸手一推,祠堂大门“吱呀”一声打开。

    眼前……密密麻麻的倒着无数具尸体,似乎整个青石镇的人,全都死在这里。

    “嘶……果然是邪魔!”

    看到祠堂大院里的情形,众人骇得猛抽冷气。

    ……

    在祠堂里面的一座青石砌成的香堂里,全身笼罩着黑袍的韩千山,抬眼看向祠堂门口的众人,脸上浮起了一抹狞笑。

    “很好!你们已经来了。我的计划可以启动了!”

    缓缓的抬起手臂,一股殷红的血光在掌中翻腾而起,韩千山满脸狰狞,伸手一挥,“我的傀儡们,给我……哎呦!”

    话还没说完,韩千山只觉得手臂一痛。

    刚才挥手的那一下,竟然扭到筋了!

    我特么堂堂武道先天的魔道高手,居然还会扭到筋?开什么玩笑?

    通脉境界的时候,就已经贯通了全身经脉,淬炼了全身筋骨,怎么可能还有这种状况?

    这就是魔道修行的弊端么?

    很可能……这就是走火入魔的征兆!

    刚才出现过神魂恍惚看到迷雾的幻象,现在又扭到了筋,看来我要好好沉淀一下,认真打磨修为才行。

    血光在手臂上绕过,恢复了刚刚轻微的扭伤,韩千山再次驱动血光,开始唤醒傀儡。

    “醒来吧,我的傀儡们,给我干掉他们!”

    这一次,韩千山没有再挥手了,血光一闪,傀儡顺利激活。

    然后……韩千山傻眼了!

    ……

    祠堂门口,高振业等人正对满院子的尸体震惊不已。

    突然,一股殷红的血光翻腾而起,地面上倒毙的尸体,竟然……又活过来了!

    一具具尸体两眼闪耀着血光,嘴里嘶吼着,从地上翻身爬起。

    “该死!邪魔出现了!”

    看到这个状况,众人骇得面无人色。

    “我来断后,你们撤!快撤!”

    高振业挥起大刀,拦在祠堂门口,朝众人大吼。

    在枫林镇的时候,梁城豪杰们已经遇到过魔物,凭他们这点本事,连魔物的皮都砍不破。

    这种情况下,撤退是唯一的选择了。

    “杜公子指点过我的开山刀,今天,就拿你们试试威力!”

    高振业一声狂吼,抡起了手中的大刀,正要为众人拼死断后,却现眼前的情况似乎不对。

    只见……血光翻腾,嘶吼着翻身爬起,朝门口冲来的魔物,竟然一个个莫名其妙的倒下了。

    有的一脚踩空摔倒,有的平地摔倒,有的被绊倒,有的被风吹倒……没有任何例外,所有魔物全都莫名其妙的摔倒在地。

    然后,所有魔物身上,全都浑身燃起一股血焰。顷刻之间,无数魔物瞬间化成白骨,倒在地上再无动静。

    这是……什么情况?

    高振业目瞪口呆。

    其他正要逃跑的梁城豪杰,也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向祠堂。

    这些魔物……难道是来表演集体自杀的?想用这个办法来笑死我们?

    ……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尸傀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韩千山两眼直,被眼前的状况惊得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杜衡看着光幕,补充了一句画外音:你已经霉运当头了,你操纵的傀儡还能逃得过?他们是被你的霉运霉死的。

    韩千山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总算平复了心头的震惊。

    没事!没事!只是一些尸傀而已,他们并不重要。

    就算没有这些尸傀,也不影响我的最终计划。

    想到这里,韩千山伸手取出一块玉符,一指点出,一道血光闪过,浑身笼罩的黑袍瞬间变成了白色,容貌也变幻成杜衡的模样。

    “我用幻术变成杜衡的模样,再以杜衡的身份杀掉一些梁城豪杰,然后后再故意放走几个。到时候,众人指证之下,杜衡就是邪魔!老夫再动用一些后手,杜衡必死无疑。”

    死掉一些尸傀不影响计划。

    将幻术玉符挂在腰间,韩千山伸手一挥,一股血光翻腾而起。

    “轰隆”一声爆响,滔天血光冲天而起,剧烈的冲击轰碎了香堂,无数碎石四下飞溅。

    韩千山浑身翻腾着血光,从碎石烟尘之中一步步踏出。

    “邪魔!邪魔出来了!”

    “为什么看起来很像是杜公子?我……我眼花了吗?”

    一众梁城豪杰,看到一个身穿白袍,疑似杜衡的身影,浑身翻腾着血光,凶煞滔天的走了出来。

    邪魔是杜公子?这不可能!

    众人满脸呆滞,只觉得……难以置信。

    “你们……都要死!”

    韩千山两眼爆出猩红的血光,朝众人扫视一眼,缓缓的抬起了手臂,无数血光如同旋风一般猛烈旋绕。

    劲风激荡,飞沙走石。

    这一刻,韩千山凶威赫赫,魔气滔天。

    然后……一颗碎石飞溅而起,恰好掠过韩千山的腰间,撞在了幻术玉符上。

    咔嚓一声,玉符碎了!

    血光一晃,韩千山又恢复了本来面目。

    “啊?韩城主?原来你才是邪魔!是你在假冒杜公子!”

    众人看清楚韩千山的模样,顿时惊叫起来。

    “嗯?他们喊我韩城主?我的幻术……啊!幻术玉符怎么碎了?”

    韩千山低头看到腰间破碎的幻术玉符,心头又惊又怒,忍不住大叫起来。

    “死!你们统统都要死!”

    被人看到了真面目,韩千山当然要杀人灭口。

    血光冲天而起,韩千山纵身掠上半空,朝着众人扑杀而来。

    然而……他忘记了这是个雷雨天气!

    “轰隆!”

    一声惊雷炸响,一道银亮的电光当头轰落,重重的轰在韩千山身上。

    “啊……”

    凄厉的惨叫响起,血光瞬间崩散,韩千山焦黑的躯体从半空栽落,重重的砸在地上。

    呃?这是……什么情况?

    用幻术变成杜公子的模样,然后玉符碎了。冲上半空扑杀,然后被一雷轰落。

    这个邪魔……是来搞笑的吧?

    梁城豪杰们又一次目瞪口呆。

    “啊……杜衡!杜衡!天子望气,谈笑杀人。神剑御雷真诀。杜衡,一定是你搞的鬼!我要你死啊!”

    焦黑的躯体轰然爆碎,一道血光冲起,如同长虹一般掠空而过,远远的消失在雨幕中。

    杜公子?原来是杜公子出手除魔?

    那个“天子望气,谈笑杀人”,还有那个“神剑御雷真诀”,难道就是杜公子的神功绝技吗?

    难怪那些魔物莫名其妙的死了,难怪韩千山这个邪魔被一雷轰落。

    杜公子果然高深莫测啊!

    一众梁城豪杰心头升起了无限景仰。